第609章 他的心结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楚凌熙有些诧异地看着皇甫澈。

她愣了数秒钟然后搂住了皇甫澈的脖子,“没关系,你太忙了,顾不上也很正常,不需要自责的。”

楚凌熙并不觉得皇甫澈能和小迪会有什么隔阂。

“不是,我有很多时间可以去她的房间,或者陪她玩一玩,可是我没有。”

“那……你是因为还在介意她父母的事情吗?”楚凌熙试探性地问。

“不是。”

皇甫澈紧皱着的眉头,还有那忧思的神色,让楚凌熙觉得这中间一定是有什么事发生,于是她乖乖地做一个听众,静静地等待

着下文。

“你还记得汤圆过生日的那一次吗?”

“记得啊,那次多热闹,还把小迪也带来了。”

楚凌熙怎么也忘不掉那一次,那是她第一次觉得原来一个家庭可以那么热闹,她从小就没有享受过家庭的温馨和热闹,那一次

尤其深刻。

“那一次你们都没有注意到,小迪走过来牵住我的手,问我,你可以做我的爹地吗?”

回想起那一刻,皇甫澈就心如刀绞一般。

“那你是怎么回答的。”

“我很决绝地告诉她说,不可以。当时我看见她落寞的眼神,她很失望,甚至是有些绝望的,我到现在都忘不掉那个眼神,有时

候甚至会做梦梦见小迪用那样的眼神盯着我看。”

皇甫澈懊恼地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熙熙,我想那个时候小迪就已经在遭受虐待了,皇甫策和慕心慈的品行,我们都十分了解

,他们连自己都没有活明白,又怎么可能会对一个孩子好呢?我应该想到的。”

楚凌熙搂着皇甫澈的手臂,似乎是想要给他一丝温暖。

“如果那个时候我没有狠心地拒绝她,你说她现在会不会不一样?”

皇甫澈充满期待地看向了楚凌熙。

楚凌熙摇了摇头,“不会。”

皇甫澈拧了拧眉头,他知道楚凌熙一定是想安慰自己,让自己减少一些自责。

“因为那个时候我们全都无可奈何啊,那个时候皇甫策还在,慕心慈也在,他们全都存在,小迪是他们的女儿,我们即便是想管

她,也管不了啊。”

楚凌熙伸出手来去舒展皇甫策皱起的眉头,“老公,你要知道今天所发生的一切都是必然的。”

“可是我还是很自责,明知道她过得不好,却什么都没有做,她还那么小,什么也不懂,大人做错了事,和她又有什么关系呢?



听着皇甫澈的话,楚凌熙有些想笑。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这个男人变得越来越多愁善感了,不再像从前那样冷冰冰的,像个冰坨子,捂也捂不热,总是一副

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

不过她喜欢从前的他,也喜欢现在的他。

她觉得他真的是越来越有魅力了。

“老公,不如你哪天找个时间,亲口去和小迪把这件事说清楚啊,小迪已经四岁多了,她能听明白的。”

可是想到要面对小迪那一双方眼睛,皇甫澈心里就有些发憷。

在这个世界上小孩子的眼睛是最干净的,任何污秽的东西在那双干净透明的眼睛面前,都无处遁形。

“等我有时间吧。”

“好,等你有时间一定去找小迪说清楚哦,今天小迪还答应说做我的女儿呢,她是个心地善良的小姑娘,不要把她想的太复杂。



楚凌熙知道要让皇甫澈走出这个阴影,恐怕需要时间,没关系,她可以等,小迪也可以等。

——

龙泽小区

烈逸这段时间都用工作来麻痹自己,他吧自己所有的精力都用在了工作上,可是工作总是有限的,当工作结束之后,那一系列

的问题全都没用解决。

他坐在自己家的沙发上,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天花板。

空虚,寂寞。

他拿起手机甚至都找不出可以把谁约出来,喝酒,聊天。

大家好像都很忙,皇甫澈和楚凌熙那一对现在忙着等待肚子里的小宝宝出生,而江英南似乎也和姚嘉嘉的关系很好。

唯独他,一个人孤单寂寞冷。

“用你的雄性荷尔蒙征服她!”

江英南上次说的话回荡在耳边,他当时并没有往心里去,他和黎嫣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

他们自从结婚之后,基本上没有说过话,他很忙,黎嫣也很忙,大家又住在不同的房间里。

突然,烈逸不知道哪里来的精神和毅力,捡日不如撞日,不如今天试一试!

他立即上楼换了一身衣服,准备了一瓶红酒,用江英南那一套来硬的,他是做不到的,可是先礼后兵,他还是可以的。

他决定先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说不定黎嫣会理解自己的。

打定主意之后,烈逸就一直在客厅里等着。

已经很晚了,可是黎嫣还没有回来。

等着等着,烈逸便开始心烦意乱,黎嫣该不会出什么事吧。

就在烈逸的心越来越乱,终于等不下去的时候,他终于掏出了手机,给黎嫣打了一个电话,可是电话响了两声,他自己就挂了



因为门外来了一辆车,黎嫣好像回来了。

烈逸站在门口,又开始紧张起来。

他眼巴巴地看着那辆车停下来,又眼巴巴地看着——

车上首先下来的不是黎嫣!

而是一个男人!

因为天很黑,他看不清楚那个男人是谁!

那一瞬间,烈逸感觉五雷轰顶一般!

林谦首先从车里走了下来,他给黎嫣打开了车门,两个人去看了一场电影,心情好的不得了。

“谢谢你送我回来,我就不请你进去了。”原本黎嫣是拒绝林谦把自己送回来的,毕竟这房子里还有另外一个男人的存在。

可是林谦坚持,她也没有办法。

林谦没有说话,而是静静地走到了黎嫣面前,他突然牵起她的手。

“嫣儿,我有话对你说。”

黎嫣像是受了炮烙一样,立即把自己的手抽了出来,“我今天有点累了,有话改天再说吧。”

说完黎嫣就仓皇地回了家。

她的心跳很快,凭她的直觉,林谦这是要告白的节奏。

可是她却逃了,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逃。

林谦站在门口,也只能深深地叹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