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6章 咸猪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图涂的老板兼创始人名叫涂一鸣,可以说真的是白手起家,以自己出色的表现拿到了投资公司的投资,成为他的创业资金,随

后图涂便以侵略性的姿态迅速占领了整个市场。

他们公司的图像处理是目前业界最高水平,也代表了整个A国的最高水平,在世界范围内也有一席之地。

涂一鸣今年三十六岁,一直专心钻研事业,他是在三个月之前才结婚的,据说他和他的妻子一见钟情,认识不过一个月便迅速

闪婚了。

两个人站在一起还真的十分般配。

楚凌熙看着那个贵妇的脸,真的是太熟悉了,论相貌,好像并没有见过,关键是那个眼神,楚凌熙总觉得那眼神很熟悉。

不管怎么说,楚凌熙觉得这是一件好事,她准备找那个贵妇给自己的名片看一看,结果发现名片被佣人丢掉了。

楚凌熙不禁有些懊恼,她应该把名片收好的!

于是楚凌熙立即给黎嫣打了电话,“喂,嫣儿,我问你,你知不知道最近有没有什么宴会一类的?会请到各家的豪门太太一类的

。”

“怎么?你要开始以皇甫太太的身份帮你家皇甫澈应酬了吗?”

老实说在这个方面,楚凌熙的确觉得有些对不住皇甫澈。

别人家的太太都喜欢参加什么宴会、酒会、舞会一类的活动,甚至许多豪门太太还有自己专属的圈子,大家在一起喝喝下午茶

、打打牌,聊聊八卦什么的,看上去是富太太的消遣,可实际上对于维护各家的生意都是很有必要的。

这就是为什么豪门里都喜欢找一些名媛淑女和千金小姐,因为她们自小生在这样的环境里,能够通过这样的活动找到对自己、

对家族、对公司有利的消息。

另外太太们在一起,也能互相多认识一些人,一旦公司上有一些需求,很快便可以建立起关系来。

有时候女人建立关系比男人建立关系容易多了。

皇甫澈并没有要求楚凌熙做这些,他知道楚凌熙不喜欢和那些人打交道,除此之外,他也不想依靠女人,尽管依靠女人有时候

真的可以走很多的捷径。

“哎呀,我就是有件事想要找图涂公司的老总夫人,我上次见过她,可把联系方式弄丢了,你看最近有没有聚会什么的,能让我

联系到这位太太的?”

在这方面怕是没有人比黎嫣更熟练了,她自小就是在这种环境里长大的。

“你让我想想,图涂……”黎嫣在电话那端迟疑片刻,“我好像接到了一张请柬,你等一下我找找看。”

很快黎嫣就从N多张请柬里找到了那张请柬,如今的黎嫣可是昌黎集团的总裁,加上自小在豪门圈子里长大,认识的人太多了

,所以自从她做了这个总裁,每天都要收到好多的请柬。

“对,没错,的确是图涂的老总夫人给发的,好像是一个酒会,我肯定是不去的,你拿着我的请柬去吧。”

“真是太好了,嫣儿,我爱死你了!”

楚凌熙兴奋地手舞足蹈,“你好像不太对劲儿哎,是不是和阿逸……”

“我还有事,先挂了。”

黎嫣很快就挂断了电话。

楚凌熙也只好叹了口气,这个黎嫣就是太有主意了,看来烈逸和她两个人有的苦头吃呢。

很快楚凌熙就拿到了黎嫣派人送过来的请柬。

上面写着图涂老总夫人的名字,她叫茹月。

很独特的姓氏,很好听的名字。

楚凌熙带着请柬来到了酒会上,这是一个私人酒会,她一打听才知道原来是茹月自己买了一个庄园,这次庄园第一次酿出的酒

,邀请大家一同品尝。

虽说涂一鸣和茹月结婚没多久,可两个人真的好的不得了,而茹月在这个圈子里也是如鱼得水一般,很快就和一些太太建立了

亲密友好的关系。

楚凌熙一直坐在一旁吃蛋糕,她不能喝酒,就只能吃蛋糕了,眼睛一直盯着茹月看,茹月的身边围绕了不少的太太,她们说说

笑笑,似乎没有结束的时候。

茹月的身材是真的好,大概是楚凌熙见过的身材最好的女人了,无论哪一个部位,多一点嫌多,少一点嫌少,唯独她刚刚好。

再看看自己,越发圆润了,不过即便是没有怀孕,她的身材也是比不过人家的。

楚凌熙一直暗中观察着茹月,她举止优雅,好像是从小被训练出来的一样,挑不出一点错处。

好一会儿,茹月终于应付好了身边的太太,楚凌熙急忙走上前去,“涂太太,你还记得我吗?”

茹月一转身就看见了楚凌熙,也是喜出望外,“那天商场是你!我记得,当然记得!”

楚凌熙抿嘴一笑,“真巧呀,我替朋友来参加这个酒会,结果发现这个酒会竟然是你举办的。”

茹月的笑容稍显疲惫,但看着楚凌熙还是十分意外的,“就是请大家过来一起聚一聚,我这个人爱热闹,可是太热闹了,也累,

我们坐下聊。”

茹月的目光定格在楚凌熙的肚子上,急忙让人给她换了一把舒服的椅子,还换了一个靠垫,这般的贴心也让楚凌熙增添了不少

的好感。

随后茹月又让服务生给楚凌熙断了一杯橙汁过来,刚好楚凌熙吃了那么一会儿蛋糕,也想喝水了。

“涂太太,太感谢你了,为了我这个孕妇操那么多心。”

“该说谢谢你的人是我,”茹月抓住楚凌熙的手,“上次如果不是你,我可就被人骗了,虽说没几个钱吧,可是这事终究让人觉得

堵心,你真是心地善良,换做别人大着肚子,可是不敢招揽这种事呢。”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看不惯。”

茹月抚摸着楚凌熙的手,她的手十分轻盈。

楚凌熙只觉得手一抖!

茹月给她的感觉不像是寻常朋友间拍拍手,反倒像是遇上了占人便宜的咸猪手!

茹月见楚凌熙似乎有些介怀,便急忙松开了手,“对了,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

楚凌熙急忙把自己的手收回来,或许她想多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