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4章 竟然睡着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保镖指了指湖中心的房子,“太太还在上面呢。”

“混账!你们不守着太太,在这里待着做什么?!”

保镖们这才开始紧张起来。

可是此时的船只上没有人,他们只好自己划船去湖中心,这船只还那么小,只容得下一个人。

快要到达湖中心的时候,皇甫澈站起身来,向上一跳就跳了上去。

“熙熙!”他一边喊着一边走了进去。

可是走进卧室的时候,却看见楚凌熙一个人躺在床上,似乎是睡着了。

“熙熙!”皇甫澈走近了一些。

突然感觉自己背后有人!

他猛地转过身来,就看见了茹月。

那一瞬间他的瞳孔微缩,不仅楚凌熙觉得她这个人有似曾相识的感觉,就连皇甫澈也觉得她有些似曾相识,可是的确想不起来

在哪里见过。

这种感觉真的太奇怪了。

“皇甫先生,小声一点,不要吵醒了你的太太才好。”茹月做了一个“嘘声”的动作。

“你对她做了什么?”皇甫澈对眼前的女人没有什么好感。

“没什么,她太累了,因为怀孕,因为一直担心你公司新产品的事情,所以好几天都没有睡好了,来到我这里,一放松就睡着了

。”

听到这些,皇甫澈不禁有些自责,他不应该把公司的事情告诉楚凌熙的。

茹月轻轻摇动着手里的团扇,这给她平添了几分妩媚,“你就让她睡吧,难得她睡的这样香甜。”

皇甫澈坐在了床边,发现楚凌熙的确是睡着了,好像还在做着什么美梦。

他舍不得叫醒她。

还记得怀着小豆包的时候,她的睡眠质量就一直很差,虽说这次怀着双胞胎,状况好了不是一星半点,可是随着她肚子越来越

大,睡眠肯定也会越来越差的。

“皇甫先生,那我就不打扰你们了。”

说完茹月转身准备离开。

皇甫澈朝着她微微点了下头,“谢谢。”

虽然不知道这女人打的什么鬼主意,最起码现在楚凌熙是安全的,他没有理由对这个女人不客气。

茹月微笑着点头致意,走出房间,隔着窗户,她站在窗前看着房间里的两个人。

只见皇甫澈拿起床上的薄毯轻轻地盖在了楚凌熙的身上,那般小心翼翼,生怕把她吵醒了似的。

这不禁刺痛了茹月的眼睛。

她的眼睛里有着晶莹的东西,把心一横,迅速离开了这里。

皇甫澈一直坐在床边等着楚凌熙,他凝视着她,他已经很久没有见过她睡得这般香甜了。

脸上的那块红斑脱皮的情况越来越严重了,不过有些脱皮快的地方似乎看到了新的皮肉,说不定等孩子出生的时候,她的容貌

便可以恢复了。

他已经不记得上一次这样凝视着她的脸是什么时候。

一直到天黑的时候,楚凌熙终于醒了,她揉了揉眼睛,一睁开眼睛就看见了皇甫澈。

“嗯?你怎么在这儿?”楚凌熙诧异的看着皇甫澈。

“我一听说你来这里来了大半天了,就赶紧过来看看,谁知道你竟然在这里睡着了。”皇甫澈面露微笑,眼睛微眯,露出温柔的

光芒。

“那你怎么不叫醒我?”楚凌熙看向窗外的时候,天都黑了,“几点了,我竟然睡了这么久,天都黑了!”

“现在快八点钟了。”

皇甫澈扶着楚凌熙坐了起来。

“我真的太失礼了,竟然在这里睡着了,涂太太也不知道怎么样了,竟然也不叫醒我,真是的,我们回家吧。”

于是皇甫澈带着楚凌熙去找茹月,可是他们找遍了整个湖中心的房子都没有见到茹月,就连带上来的两个保镖都说不知道她去

了哪里。

这就奇怪了。

这个地方就这么大,而且这里位于湖中心,如果茹月要离开的话,那肯定也要坐船离开。

她怎么连招呼都不打就走了呢?

皇甫澈和楚凌熙坐了一会儿,仍旧不见茹月的踪影。

楚凌熙的肚子开始咕咕叫了起来,她只顾着睡觉,都没有吃什么东西。

“她们饿了。”楚凌熙摸了摸自己圆滚滚的肚皮,“要不然我给她打个电话,我们先回去好了?”

“也好。”

楚凌熙给茹月打电话,可是却没办法打通。

“奇怪,电话也打不通了。”楚凌熙尝试了好几次,电话仍旧是打不通,于是她给茹月发了一条消息,“月儿,也不知道你去哪儿

了,我先生来接我,我们就先回去了,下次再聚。”

发了消息,楚凌熙等了一会儿,没有回复,便和皇甫澈离开了。

坐车回去的路上,皇甫澈仍旧觉得有些奇怪,他想起茹月那张脸,还有那双眼睛,就觉得十分怪异。

“熙熙,你是怎么睡着的?”

楚凌熙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当时她说去一趟洗手间,我坐在那里就觉得好困好困,眼皮都睁不开了,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实在太困了,就去里面的房间里躺了一会儿,谁知道一直睡到了现在。”

楚凌熙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就能那么困,现在想想的确很奇怪,虽然她昨天晚上没有睡好,但是也不至于困到那种程度吧,而且

一睡竟然睡了好几个小时。

皇甫澈皱了皱眉头,“确实有点古怪。”

“可是我睡着了,她应该什么也没有对我做啊?而且你来了,不是也见到她了?”

“是,她只是不让我叫醒你,说你难得睡这么好。”皇甫澈仔细思索着究竟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

可是真的想不到这个茹月想要做什么。

“刚好明天是产检的日子,我陪你去做个检查,好好查一查。”

楚凌熙点了点头,虽然她觉得身体没有什么异样,可是查一查也没有什么坏处。

回家之后,皇甫澈陪着楚凌熙吃了东西,楚凌熙仍旧是觉得很困,吃过饭之后倒头便睡着了。

直到第二天早上,两个人起床,饭也没有吃,收拾东西准备去产检。

楚凌熙需要空腹,皇甫澈便陪着她不吃东西。

“先生,太太,门外有一位涂先生求见。”

楚凌熙喜出望外,“一定是茹月帮咱们说好话了!快请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