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8章 被吓到早产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皇甫家

皇甫家拖着疲惫的身子回来,最近他实在太忙了,皇嘉集团和天鹰集团都需要他重新建设,天鹰集团新产品上市一系列问题也

需要解决。

再加上他一直忧心着茹月的事情,楚凌熙又快生了。

他真恨不得自己能有个分身出来,好为自己跑跑腿,做做事。

楚凌熙倒是落了一个悠闲自在。

为了安全起见,她研究生的课程也都搁置下来,安心在家待产,每天在家里练练瑜伽,听听胎教音乐,再有就是陪着孩子们玩

玩闹闹了。

原来的幼儿园因为发生了那样的事情,虽然园长带着老师亲自来道歉,可楚凌熙也还是决定不让他们回去了,另外帮小汤圆和

小迪找了一家幼儿园。

家里很多时候都只有楚凌熙和小豆包。

不过最近皇甫澈一直让楚凌熙远离小豆包,原因就是小豆包简直就是行走的不定时炸弹,他太淘气了!

每天上蹿下跳,没个安稳,整个皇甫家被他一个还不满两岁的娃娃搞得鸡飞狗跳的。

楚凌熙看着再一次被小豆包拔秃了毛的公鸡,只能默默地把门关上了。

这已经不知道第几次了,自从那只可怜的公鸡被拔了一次毛之后,它的毛就再也没有过,每次好不容易长出了那么一星半点,

小豆包就要把它扒光!

楚凌熙的肚子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增大,进入怀孕后期,楚凌熙食欲大开,吃的多了,肚子长得也很快。

皇甫澈摸着楚凌熙滚圆滚圆的肚子,“你们两个究竟什么时候出来?”

他是既盼着两个小家伙快点出来,又盼着他们可以在自己解决掉茹月这件事之后再出来。

很纠结。

“是啊,你们两个赶快出来吧,妈咪都要胖死了!”楚凌熙捏了捏自己的脸,“老公,我的脸是不是又打了一圈啊?”

“还好。”

“你看都没有看!”楚凌熙抬起手来在皇甫澈的手臂上就是一巴掌,“你现在是不是一点都不关注我了!”

“又来了……”皇甫澈无奈地叹了口气,怀了孕的女人真的好难伺候。

他捧起楚凌熙的脸,左看右看上看下看,“没有胖,一点肉都没有长。”

“我的脸很大吗?需要你看这么久?”楚凌熙愁眉苦脸地看着皇甫澈。

皇甫澈急忙摇摇头,“不大,刚刚好。”

“那你怎么看了那么久啊?一定是我的脸太大了,我不要活了,我的脸!”楚凌熙哭天抢地。

“我一会儿有一个视频会议,汤圆,陪着妈咪去散散步。”

说完皇甫澈便起身去了书房,为了孕妇的心情着想,他还是远离一点比较好。

楚凌熙撇撇嘴。

孩子不出生,她也很烦躁。

关键是她几乎每天都会收到各种问候,有陆锦伦的,有姚嘉嘉的,有黎嫣的,各种被问到,有没有动静,要不要生了之类的。

她知道大家都很关心她,但是就是莫名其妙很烦躁。

又是新的一天,皇甫澈去了公司,今天是皇甫澈去公司的最后一天了,他准备把公司的事情处理一下,就陪着楚凌熙待产。

孩子们都去了幼儿园。

又是只有她和小豆包在家的一天。

楚凌熙觉得无聊极了。

她坐在花园里的摇椅上慢慢数着胎动,医生叮嘱过她,怀孕后期要格外注意数着胎动,如果胎动异常,也是要去医院的。

还是老样子,没有增多,也没有减少。

楚凌熙叹了口气,对着自己的肚皮发呆,“小东西们,什么时候出来呀?”

小豆包屁颠屁颠走过来了,“妈咪!”

“哎,豆包,快过来,和妹妹说说话。”

小豆包指着楚凌熙的肚子说:“弟弟,弟弟!”

楚凌熙的脸顿时拉了下来,“什么弟弟,是妹妹!妹妹!”

“弟弟,弟弟。”小豆包似乎故意和楚凌熙作对似的,坚持说肚子里是弟弟,听见楚凌熙气急败坏地喊着“妹妹”两个字,他还格

外得意。

楚凌熙白了他一眼,决定不再和这个捣蛋鬼说话了。

“你去玩吧,妈咪不想和你说话了。”

“嘻嘻嘻。”小豆包又屁颠屁颠跑开了。

微信群里又传来声音。

依旧是例行公事一样地问候她。

“没有动静,没有动静,没有动静,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楚凌熙说这话的时候,感觉自己都是有气无力的。

小豆包背着手又走过来了,脸上还带着他独有的坏笑。

“你又想发什么坏?一肚子坏水!”楚凌熙戳了戳小豆包的肚子。

“妈咪,礼物,礼物。”

楚凌熙下意识地把自己的手收了起来,她对小豆包嘴里的“礼物”都有阴影了!

毛毛虫,屎壳郎,臭大姐,真的是各式各样的“礼物”,每次都能带来震撼,甚至有一次,他拉了一坨屎,丢在了楚凌熙的手心

里——

楚凌熙真的是生无可恋。

“不要,妈咪不要礼物。”

“妈咪,礼物。”小豆包仍旧是十分执着地看着楚凌熙。

“你先让妈咪看看是什么。”楚凌熙才不会那么傻呢,坚决不伸手。

“妈咪,礼物。”

小豆包不厌其烦地重复着这句话,无论楚凌熙说什么,他都不肯把手拿出来。

最后他似乎失去了耐心,撇了撇嘴,似乎不高兴了。

看着小豆包有些失落的眼神,楚凌熙不禁有些心疼,说不定这次他是真的要给她礼物呢?

“好吧,那妈咪最后信你一次。”楚凌熙小心翼翼的伸出手来。

小豆包一看楚凌熙把手伸出来了,迅速将手里的东西丢到她手心里,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逃跑了。

“啊——”楚凌熙急忙把手里的东西丢掉!

一只死老鼠!

就知道不能相信他!

楚凌熙还没来得及想家里怎么会有死老鼠的时候,就感觉一股热热的液体缓缓地流了出来。

糟了!羊水破了!

见红也好,宫缩也好,千万不要先破羊水啊!

“来人,快来人啊!备车,我要去医院!”

保镖们赶上前来,慌慌张张地把楚凌熙送到了车上。

“快给先生打电话,叫他马上去医院,我羊水破了,快生了。”

楚凌熙躺在车的后座上,默默祈祷着,千万不要生在车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