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2章 他终于妥协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烈逸冒出了一身的冷汗!

黎嫣竟然怀孕了,而且都不和自己打招呼就要把孩子打掉!

他看了一眼检查报告上的医院名称,开着车就立即追了过去。

他火急火燎地赶到了医院,因为不是自己家医院,他并不太熟悉,所以一路打听终于来到了妇产科的手术室这边。

当他终于赶到的时候,便看见黎嫣从里面走了出来。

黎嫣一抬头就看见了烈逸,她也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看见烈逸。

两个人四目相对。

烈逸看着黎嫣,她脸色苍白,手捂在了自己的小腹上,似乎十分痛苦。

看到黎嫣这个样子,烈逸痛苦地转过脸去,看来他来晚了一步,黎嫣已经把孩子做掉了。

他的孩子,他刚刚知道他的存在,就没有了。

黎嫣张了张嘴,刚准备说话的时候,就看见烈逸迅速转身离开。

烈逸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黎嫣怎么可以这么自私呢?那是他们两个人的孩子,不是她自己的,她怎么可以说做掉就做掉,都

不和自己说一声!

可是当他从医院出来,坐在自己的车里,却迟迟没有发动车子。

他用力拍了一下方向盘,还是下了车。

黎嫣刚做完了手术,正是最需要人关心的时候,他又迅速折了回去,可是这一路都没有看见黎嫣的身影。

兴许她已经走了吧。

烈逸失魂落魄地回到了公司,坐在办公室里,看着自己的电脑发呆。

在这之前他从未想过自己会当爸爸,虽然为了这件事和黎嫣冷战,可是那也只是在计划而已,没想到孩子这么快就有了,这么

快又没了。

大起大落。

那种感觉,心痛无比。

他在办公室里抽着烟,秘书敲门走了进来,“烈总,这是明天的会议安排。”

出差了这些日子,公司积压了不少的工作,明天开始又要各种开会了。

烈逸没有说话,而是静静地抽完了这支烟。

“把最近紧急要处理的文件全都拿出来,我集中处理一下,然后所有的会议都不安排,我要休息一个月。”

“一个月?”秘书震惊地看着烈逸。

“对,一个月,这一个月的时间如果没有什么紧急的事情就不要联系我,如果有事直接去家里找我,或者视频会议。”

“好的,烈总。”

秘书很快将近期积压的紧急文件找了出来,烈逸统一处理完,便直接回了家。

家里安安静静的,就好像没有人一样。

黎嫣躺在卧室的床上,正在睡觉。

她很难受,连做梦都在流眼泪。

事实上,她并没有做手术。

她是真的准备把孩子做掉的,可是当她躺在手术台上的时候,脑袋里全都是小马蹄的声音。

那声音很有节奏,又很有力量,那是她的孩子的心跳。

想到这个心跳马上就要停止,她的心一阵疼痛。

所以她从手术台上逃跑了。

她之所以脸色苍白是因为从手术台上下来的时候,又是一阵恶心,吐得稀里哗啦的。

她其实过了许久才睡着,很难受,舍不得自己的孩子,又无法说服自己生下孩子,那种感觉就好像在被一点一点凌迟。

看见烈逸的时候,她很想和烈逸分享自己的感受,她想要和他倾诉,想要依偎在他的怀里,想要他一个怀抱。

可是烈逸竟然转身离开了。

黎嫣醒来的时候,外面的天都黑了,她拿起手机看了看,已经是晚上八点钟了。

肚子里传来咕咕叫的声音,她饿了。

怀孕之后虽然一直吐,可也总是会觉得饿。

黎嫣从床上爬起来准备叫外卖,也不知道烈逸回来了没有。

她打开房门,就看见烈逸坐在门口的地板上。

烈逸感觉们开了,他用手迅速拭去脸上的眼泪,站了起来。

虽然烈逸的动作很快,可还是被黎嫣发现了。

烈逸站起身来,脸上带着微笑,“你醒了?看你睡得很香,没叫醒你,下楼吃点东西吧。”

“哦……”黎嫣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本以为烈逸那么生气地从医院离开,肯定不会理她了,可是却没有想到他会对自己这么温柔。

厨房里有佣人已经准备好了晚餐。

之前家里没有佣人的,这个佣人黎嫣也见过,是烈家厨房的佣人,看着憨厚老实,四十多岁了,人总是笑眯眯的。

“少夫人你醒了?快吃点东西吧,刚做了手术,身子虚得很,要多补一补。”

烈逸听见这话顿时色变,把佣人叫到了厨房里。

黎嫣这才知道原来烈逸以为自己已经把孩子拿掉了,毕竟她那张同意手术的单子落在了家里,刚好烈逸又在医院的手术室撞见

自己。

她坐在了餐桌前。

“虹姐,不要在少夫人提流产的事情。”

“哦……不好意思,大少爷,我就是一时没考虑那么多。”

“还有少夫人流产的事情不允许告诉任何人,尤其是家里的人,一个字都不能说。”

黎嫣听见了他们的谈话,厨房的门又不怎么隔音,虽然烈逸的声音很小,可她还是隐隐约约听到了一些。

她心里暖暖的,如果真的做了流产手术,烈家估计就要对自己狂轰乱炸了吧。

烈逸从厨房里走了出来,坐在了黎嫣的旁边,给她盛了一碗粥。

虹姐大概是得到了烈逸的吩咐,去楼上收拾屋子去了。

餐厅里只有他们两个人。

“喝点小米粥。”烈逸把粥递给了黎嫣。

黎嫣的确是想喝小米粥,吃别的东西总觉得腻,会恶心。

看着黎嫣安安静静地喝粥,烈逸满是心疼。

“对不起。”

黎嫣抬起头来看向了烈逸,不明白烈逸为什么要道歉。

“我不该跟你吵架,不该和你冷战,也不该出差一个星期都没顾得上你。”

烈逸十分内疚,“嫣儿,如果你实在不想要孩子的话,那就随你吧,不要也罢。”

听着烈逸的话,黎嫣的心一遍一遍疼了起来。

他妥协了。

他终究还是妥协了。

烈逸回过神儿来,朝着黎嫣笑笑,“快趁热吃吧,我陪你在家坐小月子。”

说着烈逸伸出手来摸了摸黎嫣柔顺的头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