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4章 孩子还在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楚凌熙轻轻地唤了两声,“老公,老公……”

皇甫澈睡的很沉,连哼都没有哼。

楚凌熙轻手轻脚地解开他的衣服,皇甫澈的胸口是有一个伤疤的,她仔细看了看,那伤疤似乎和之前一模一样。

她又检查了几个地方,这才放了心。

兴许是她想多了吧。

他可能只是压力太大,所以才偷偷抽了烟,可能最近孩子不需要夜奶了,所以拍嗝没有之前那么熟练了,这都不能说明什么问

题的。

这个男人就是她的老公,不然这个世界上还能有长的一模一样的人吗?

楚凌熙长长地舒了口气,这才踏踏实实地睡去。

皇甫澈早上醒来,发现身边没有人,他下楼的时候就看见楚凌熙在厨房里忙碌着。

“醒啦?”

“怎么起这么早?”

“早上起来给两个小东西喂奶,后来就没有回去睡,心想你好久没吃过我做的早餐了,就起来给你做啦。”

楚凌熙朝着皇甫澈俏皮一笑,“有你最爱吃的馅饼,还有我亲自做的皮蛋瘦肉粥,快尝尝。”

皇甫澈坐在餐桌前,“你还是多休息的好,这些事让佣人做就好了。”

“这样才有家的味道嘛。”楚凌熙是喜欢做这些事的,她没事的时候就喜欢做菜,做烘焙,总觉得有些东西只有自己做才有味道



皇甫澈吃了一口馅饼,三鲜馅的,外皮酥脆,馅料也很好吃。

“嗯,好吃。”

“好吃你就多吃点。”

一家人一起吃了早餐,便各奔东西了。

龙泽小区

黎嫣请了几天的假,身为一家公司的总裁,她总是有忙不完的事情,可是这几天她还是不舒服,也觉得,自己应该好好思考一

下她和烈逸的事情,所以没有去公司。

她知道烈逸以为自己把孩子做掉了,可烈逸还说出了那样的话,让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如果这个孩子注定要做掉,那还是别给他希望了。

黎嫣睡到了自然醒,她已经不记得自己上一次自然醒是什么时候了。

她起来打了一个哈欠,一下床,感觉暖烘烘的,柔柔的。

低头一看脚底下竟然铺了地毯,毛绒绒的地毯,是她喜欢的白色。

这地毯是什么时候铺上的都不知道,是自己睡的太死,还是烈逸手脚太轻了呢?

黎嫣有点饿了,她走出了房间,发现走廊里也铺上了地毯,是一整块的地毯,藏蓝色加上图腾文化的花纹,很有气韵,是她喜

欢的。

楼下烈逸还在指挥人铺地毯,“你们轻一点,我太太还在睡觉,尽量不要发出声音。”

他的声音很低。

黎嫣看着他的样子,突然有点心疼。

她有光脚的习惯,昨天晚上他还说她不要光着脚,流产了就要当成月子来做,免得以后落下病,他一直以为她做了流产手术,

整个人很啰嗦。

黎嫣嫌他烦,根本没理会他,没想到他竟然连夜定制了地毯,想来他在网上挑选自己喜欢的样子,又连夜量好了尺寸,工人这

么快就来安装,他估计一晚上都没有睡吧。

烈逸抬头看见黎嫣迅速跑了上来,“是不是把你吵醒了?”

“没有。”

“饿不饿?我让虹姐做了粥,我陪你吃点东西。”烈逸温柔的眼神,让黎嫣有些沉醉。

老实说,黎嫣一开始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爱上这个男人的,甚至不知道她究竟爱上这个男人什么,他没有皇甫澈的霸道,也没

有江英南的浪漫。

自己究竟爱他什么呢?

直到这一刻,她终于找到了答案。

“怎么了?不舒服吗?”烈逸去牵黎嫣的手,顿时皱起眉头来,“怎么手这么凉?你不喜欢穿鞋,那最起码穿双袜子。”

说着烈逸直接把黎嫣打横抱起,将她抱回房间放到了床上。

他拉开衣柜的抽屉,然后拿了一双袜子出来,蹲在黎嫣的脚边给黎嫣穿袜子。

黎嫣忽然胃里一阵难受,她迅速跑进了洗手间里,早上胃里空空的,什么也吐不出来。

烈逸急忙走了过来,手里端着一杯水,因为医生说过,即便是做了手术,可人体的激素水平还处于高点,可能早孕反应还是会

持续几天的,所以烈逸并没有觉得奇怪。

“喝点水,漱漱口。”

黎嫣把水接过来,喝了两口水。

“医生说过几天这种反应就没有了,再坚持坚持。”烈逸满眼都是心疼。

也是这几天他看见黎嫣孕吐的这么难受,忽然意识到黎嫣不想生孩子也没有什么错,男人也没有资格让女人心甘情愿为自己去

遭受这种折磨。

他想起楚凌熙当初刚生完孩子虚弱的模样,换做是他,他真的不想黎嫣遭受这样的苦楚。

“对不起,是我欠考虑了。”

烈逸的道歉让黎嫣觉得很内疚,明明是她特立独行,换作别的男人大概会说她矫情吧,毕竟这个世界上有几个女人不生孩子的

?唯独她,这么特别!

“阿逸……”黎嫣终于开了口。

“怎么了?要不要我把饭菜端过来?你吃完再躺一会儿。”烈逸坐在黎嫣的身侧。

黎嫣顺势躺在了烈逸的肩膀上,烈逸只当她是太难受了,想寻求一点安慰而已。

他的手放在她的小腹上,轻轻抚了抚,“肚子还疼吗?”

家里就是开医院的,最主要做的就是妇产科,所以烈逸对这一类的手术是非常了解的,他甚至清楚整个手术的过程,他知道黎

嫣做手术会遭遇什么。

自然是心疼无比。

黎嫣没有说话。

烈逸就那样静静地抱着她,两个人谁也不说什么。

“阿逸,你真的可以接受没有孩子吗?”黎嫣问。

“嗯,我都想好了,你不想生就算了,我也不想让你受那个罪,不过等过段时间,我们领养一个孩子,或者在福利院资助一些孩

子,就当我们自己的孩子,怎么样?”

“那你爸爸那边?”

“我爸爸那边你不用理会,我会解决的。”

黎嫣越发心疼起烈逸来。

她坐直了身子,“其实我没有做手术。”

她把烈逸的手放在自己小腹上,“孩子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