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5章 我可都是为了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烈逸像是受了炮烙一样,手立刻就缩了回来。

他怀疑自己出现了幻听!

“你……你说什么?”

“我说孩子还在。”黎嫣愁眉苦脸的看着烈逸,“阿逸,孩子真的还在,我没有做手术。”

“你说真的?”

烈逸脸上的表情有些滑稽,可黎嫣却笑不出来。

“是,那天我躺在手术台上,医生就要给我做麻醉的时候,我突然,突然……”

黎嫣深深地叹了口气,“我去检查的时候,都听到他的心跳了,像是小马蹄的声音,我做梦,甚至一闭上眼睛,就会听到那个声

音,我躺在手术台上,突然又听到了那个声音,所以我从手术台上逃走了。”

“那我……我看见你的时候,你好像……”

“那是因为我吐得厉害,刚从洗手间里出来,所以可能让你看起来比较虚弱吧。”

黎嫣耷拉着脑袋,像是一个做错事的孩子。

“阿逸,我不知道该不该把这个孩子留下来。”

烈逸的笑容僵在了脸上,原来是黎嫣还没有想好,并不代表着她就准备留下这个孩子。

“没关系,你先想清楚,如果想要把这个孩子做掉,那我陪你去,然后我们好好养养身体。”烈逸抚摸着黎嫣的头发说。

“你真的……愿意?”

黎嫣试探性地看着烈逸。

烈逸却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我都想好了,其实在出差的那几天我就想好了,只是没有想到你会怀孕,本来想跟你说,如果

你不想生孩子那就算了。”

黎嫣依偎在烈逸的怀抱里,“我可都是为了你。”

她委屈巴巴地撇着嘴。

“什么?”

烈逸有些不太明白。

黎嫣拿起烈逸的手臂张开嘴巴就是一口!

烈逸疼的龇牙咧嘴的,不过这次没有咬得很厉害,“我都是为了你!你以后要是敢背叛我,我就……我就……我就把孩子带走,

让你再也见不着了!”

“我怎么会背叛……”

烈逸后知后觉,“所以你打算留下这个孩子了?”

那一刻黎嫣突然有点后悔了,因为她看见烈逸眼睛里的光芒!

“你干嘛这么兴奋?我告诉你,这个孩子生下来,在你心里最爱的人也只能是我!你不许偏心!你永远最爱的人都是我!只有我

一个!我吃肉的时候,别人只能喝点汤!”

“好好好好……”烈逸连说了n个“好”,“我的小祖宗,在我心里永远最爱你。”

“这还差不多。”

黎嫣那一刻竟然有点心疼自己,“生孩子,身材会变差,脸会变丑,吐得昏天黑地的,挺着大肚子,生孩子的时候更是九死一生

,疼的死去活来!我想想都难受……”

面对未来,她充满了无数的问号,她是恐惧的。

可是她心甘情愿走这一遭。

“我会陪着你的。”烈逸轻轻地把黎嫣抱在了怀里。

“我都是为了你!”黎嫣戳了戳烈逸的胸口。

“好,是我为了我,我知道,是我对不起你。”烈逸只能一遍又一遍地安抚着她。

良久黎嫣突然想到了什么,“阿逸,你是怎么知道我怀孕的?你来的也太快了吧?”

那天黎嫣是知道烈逸出差回来的,不知道烈逸是不是故意的,他上飞机的时候发了一条状态。

黎嫣看见了,就知道烈逸要回来了。

“我在机场的时候遇见了黎姝,她告诉我的,我就赶紧回家,结果没有你,发现茶几上的那张报告单,就赶紧去了医院。”

黎嫣眉头一皱。

怎么会那么巧,就在机场碰见黎姝了?

“以后我们好好过日子,不吵架了好吗?”烈逸没心思理会那些乱七八糟的。

“谁要跟你吵架?明明就是你和我吵架!”

“是是是,都是我的错,是我要跟你吵,我以后再也不跟你吵了。”烈逸急忙像是捣蒜一样点着头。

对于烈逸的表现,黎嫣非常满意。

只是她对于以后的怀孕生涯还是怕怕的。

——

皇甫家

又是夜晚。

静谧而祥和的夜晚。

楚凌熙把两个孩子哄睡了,又去给汤圆、豆包和小迪讲故事,成功将三个孩子弄着之后,她才回到了卧室里。

皇甫澈坐在床上玩游戏,这还是她第一次看见皇甫澈玩游戏!

皇甫澈从来不喜欢手机游戏的,他也没有玩手机的习惯,但是会用手机关注一些时事新闻,以及查看一下自己的邮箱,回个邮

件什么的。

所以哪怕他是在看手机,也是在工作。

“你在玩什么?”楚凌熙奇怪地看着皇甫澈。

“没,没什么。”皇甫澈像是被抓到了把柄似的,立刻就把手机关掉了。

楚凌熙也没有太在意,毕竟人都有压力大的时候,只不过是消遣一下而已,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我去洗澡了。”说完楚凌熙就走进了浴室里。

皇甫澈坐在床上看着浴室的方向发呆。

他吞了一下口水。

等楚凌熙出来的时候,他走过去亲自给楚凌熙吹干头发。

楚凌熙满心欢喜。

上了床,关了灯。

皇甫澈终于试探性地靠了过来,他轻轻地亲吻了一下她的脖子。

楚凌熙自然也是心领神会,从y国回来之后,他们就没有亲热过了,想来皇甫澈应该已经调整过来了。

皇甫澈的吻落在楚凌熙的脖子上,脸颊上,然后是嘴唇。

楚凌熙忽然觉得身体浑身不舒服,就好像被一个陌生人抚摸似的,皇甫澈从来不会这般油腻。

正如江英南曾经说的,皇甫澈就是个老干部,哪怕是**这种事都是秉承着老干部的风格,没什么新鲜的,老一套,就像是按

部就班,例行公事一样。

不过楚凌熙也不是那么开放的人,他们在这方面高度契合,也还算默契。

皇甫澈的大掌慢慢地向下探去。

楚凌熙只感觉他的手游走过的地方一阵炙热,那种感觉让她很不舒服。

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这明明就是皇甫澈啊,是自己的老公,为什么自己会从心理上如此抗拒。

她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去迎合他。

皇甫澈的呼吸慢慢加重,楚凌熙却仍旧很难进入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