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7章 替身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嫂子,嫣儿已经和我说了,我最近也觉得哥有点奇怪,上次天鹰集团开会的时候,他一直犹豫不决,明明是已经计划好的项

目,他却没有点头,后来过了半天,让秘书传达下去,这太不符合他的风格了。”

烈逸说出了自己的感受。

“我本来是想给谭秘书打电话的,但是想到这件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就没打,我想谭秘书和他接触那么多,肯定会知道一些别

的。”

楚凌熙深深地叹了口气,头痛欲裂。

江英南却云里雾里的,“我靠,你们在说些什么啊?我怎么一句也听不懂呢?”

“阿南,你不觉得皇甫澈最近有什么不对劲吗?”楚凌熙看向了江英南。

江英南仔细想了想,“你这么一说,我还真觉得有些不太对劲,哥前几天找我要烟,他不是已经戒烟很久了吗?”

“是,他的确很久不抽烟了。”

“怎么个意思,现在的我哥不是我哥?”江英南总算是感觉出来了。

“那天子柠和我说了他抽烟的事情,还有他不会给孩子拍嗝,我就有所怀疑,晚上我在他身上检查了一遍,他所有的伤疤,所有

的痕迹都是一样的,这次没有进一步怀疑。”

楚凌熙咬了咬牙,“可是我发现他奇怪了,如果现在在家里的不是他,那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一个人和他一模一样呢?甚至连他

身上的伤疤都一样。”

楚凌熙始终想不通,“你们说会不会是被催眠一类的?他被人控制了心智?”

烈逸和江英南面面相觑。

“如果一模一样的话,那有一个人的确是可以办到的。”

烈逸皱了皱眉回答说:“阿澈曾经有一个替身。”

“替身?”楚凌熙错愕地看着烈逸。

“嫂子,你是忘了那段记忆的,事实上你也曾经试探过的。阿澈曾经装植物人的时候,有一个替身代替他躺在床上,那是因为阿

澈经常要出门,为了掩人耳目,也担心当时的皇甫策会突然过来,所以才安排了一个替身。”

“这个替身还是我找来的呢,他的容貌和哥一模一样的,后来又按照哥的样子做了一些微整容,就连我和逸哥,都分辨不出来。

”江英南补充说。

“而且为了让人信服,还在他身上做出了和阿澈身上一模一样的伤疤以及痣。”烈逸转向江英南,“最后这个人不是让你处理吗?



“我处理了呀!我给了他好大一笔钱的,把他送去了m国,告诉他永远不要回来,如果被发现的话,他一定没命了,他当时吓的

屁滚尿流的,谁知道他竟然有胆子回来!”

江英南撸了撸袖子,“我说到做到,当小爷说的话是耳旁风吗?我非把他彻底处理了不可!”

烈逸一把将江英南拉了回来,“别冲动!现在还不确定。”

楚凌熙听的汗毛都竖起来了,如果气这样的话,那八成皇甫澈已经被人带走了,而现在这个人就是当年那个替身!

“不对,时间上不对的,他肯定是在皇甫澈不再是植物人就走的,可是他身上的伤疤我看了,有前段时间就有的伤疤,应该不是

你们弄出来的。”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说明你们真的有可能被监视了,而且被监视的彻彻底底,甚至连阿澈身上有什么样的伤疤,你们在一起会

说什么话都知道!”

黎嫣摸了摸自己的胳膊,“天哪,我汗毛都竖起来了!这太可怕了。”

楚凌熙点了下头,“目前来看也就只有这一种解释了。”

“可是那个陈旭根本办不了这么大事啊!陈旭就是那个替身的名字,他就是一个流浪汉,当年我遇见他的时候,他正在要饭呢!

一抬头把我惊着了,他游手好闲,好吃懒做,家里连个人都没有,想要做到在皇甫家监视可不那么容易,还有在y国的火灾,

他绝对做不来这么大事!”

江英南的语气十分肯定,这个陈旭他太了解了。

“所以他背后一定有什么人。”楚凌熙更是头疼,完全没有任何线索和头绪,也不知道皇甫澈现在是死是活。

看着楚凌熙的样子,烈逸,江英南和黎嫣都替她着急。

“嫂子,你先不要着急,虽然我们不知道对方是谁,但是我敢肯定阿澈一定还活着。”

烈逸说。

“你怎么这么肯定?”江英南问。

“你想啊,对方找了一个人冒充阿澈,目的无非就两个,一个就是为了钱,如果是为了钱的话,那这个替身最后多半会抽身而退

的,如果他是想要以阿澈的身份活下去,那没有任何意义,所以他们肯定会转移财产,可现在并没有,所以我们几乎可以排除

,所以那就只剩下一个目的,报仇。”

江英南觉得烈逸说的有道理,“我也觉得对方报仇的可能性比较大,所以我哥肯定还活着,说不定是为了情。”

这句话一下子点醒了楚凌熙,“是凌玥!”

“凌玥?”

“凌叔叔很久就联系不上了。”楚凌熙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当初茹月的事情,我怎么就没有想到呢!茹月的眼神,我一开始总

觉得眼熟,现在想想,那是凌玥的眼神!”

楚凌熙后知后觉终于想到了!

“应该早一点想到的?”

“如果真的是茹月,那她就更不会伤害阿澈了,她那么爱阿澈。”

烈逸安慰着黎嫣。

楚凌熙却摇了摇头,“茹月爱皇甫澈爱的几乎病态,根本不敢确定她会不会伤害他,但是最起码可以确定他一定还活着。”

想到这里楚凌熙松了口气。

“可是现在我们该怎么办呢?哥下落不明,敌人在暗,我们在明,而且小嫂子这边还被监视,根本什么都做不了!”江英南说。

“嫂子,现在也就只能委屈你,和这个陈旭纠缠下去了,不能打扫惊蛇,他们肯定还会有下一步动作的。”

楚凌熙点了点头。

四个人分开以后,楚凌熙回了家。

而另外一家酒店里,皇甫澈坐在床上等待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