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4章 你敢发誓吗?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你们两个快一点!”

皇甫澈催促着。

他没有那么多时间,万一皇甫玥提前回来呢?

她出去的时间已经不短了。

“别着急啊,我们已经很快了,这手铐实在太难打开了。”

“对对,越着急越打不开!”

两个保镖出了一身的汗,还在和手铐较劲。

只听见“铛——”的一声,又一个手铐被打开了。

“还剩下最后一个了。”

皇甫澈的两只手以及一只脚都被打开了,就只剩下最后一个手铐了。

“你们在做什么?”

就在保镖们准备打开最后一个手铐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传了过来。

凌玥发现两个保镖正拿着工具打开皇甫澈的手铐,顿时瞪大了眼睛,“你们这两个蠢货!”

她迅速冲了过去,拿起桌子上的鞭子朝着保镖们挥了过去。

保镖吃了痛,可也怒了。

“你这个臭娘们,竟然敢打我们!动手!”

他们就不信了,两个大男人还斗不过一个小娘们。

凌玥突然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把手枪,对着其中一个保镖就是一枪,正中心脏。

那个保镖抖了两下,就倒了下去,他的眼睛瞪得大大的,捂着自己的胸口,献血不断从胸膛里流淌出来。

另一个保镖刚准备过去看的时候,又是一枪。

那保镖双腿一蹬,死了。

这是这个保镖第一个面对死亡。

和他共同奋战在一起的好兄弟就这么倒在了他的面前!

“如果你不听我的话,那你就是下一个他!”

那保镖顿时举起手来,早就吓破了担子,村子里的农民哪里见过这样的阵仗啊!

“我听话,我听话,别开枪!别开枪!”

“把他的尸体给我拖出去!”

“好,好,好,你别开枪。”保镖吓得急忙把兄弟的尸体拖了出去。

另一边皇甫澈早已经趁机寻找工具,他拿起保镖留下的一个斧头,突然手上一阵疼。

一个窟窿顿时出现在他的手臂上,凌玥对着他开枪了!

凌玥冲过去,立即将他的手铐重新拷上!

“挺有本事啊?竟然可以说服我的人叛变!”

凌玥露出狰狞的面孔。

皇甫澈无言以对,就差最后一步了,如果他们再快一点,这手铐全部打开,他就不会受制于人了。

凌玥拿着枪把皇甫澈的脸板了过来,“我告诉你,我对你的忍耐也是有限度的,再惹急了我,我就真的杀了你!”

皇甫澈看着凌玥那狰狞的面孔,突然唤了一声:“玥儿。”

听到这久违的称呼,凌玥仿佛如梦初醒一般,“你叫我什么?”

她已经不记得上一次皇甫澈叫自己“玥儿”是什么时候了,自从他们兄妹分道扬镳,她就已经不再是他的妹妹。

“玥儿,你还记得当初我们在一起的时光吗?”

凌玥愣愣地看着皇甫澈。

“我那个时候真的很喜欢你,我无数次的期待着,你如果不是我的妹妹该多好,我们就可以永远在一起了,在我的心里从来没有

任何人走进来过,那个时候我真的好孤独。”

凌玥失了神儿。

皇甫澈继续说:“后来我一直控制我自己,告诉自己不喜欢你,你是我的妹妹,我只把你当成妹妹。直到我遇见楚凌熙,你知道

我为什么会喜欢她吗?因为她的脸上有着和你一样天真无暇的笑容。”

凌玥陷入到了皇甫澈温柔的漩涡当中。

“可是那个时候我并不知道你并不是我的妹妹,我只能一直压抑自己的感情,然后把这份感情转移到另外一个人身上。”

“你说的都是真的吗?”凌玥的眼角有晶莹的东西流淌出来。

“我为什么要骗你,后来我们的身份终于被曝光了,你不是我的妹妹,可是那个时候她已经怀孕了,我们有了孩子,我们就再也

回不去了。”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是这样的,我的预感没有错,我的猜测没有错,你心里一直都是有我的,只是因为她怀了你的孩子。”

凌玥仿佛一个等待了许久的恋人,终于等到自己的恋人回来了。

“玥儿,我们真的回不去了。”

“不,你们回的去,我们一定回的去!孩子不会成为我们的阻碍,我会让他们消失在这个世界上的!”

凌玥的目光露出了凶狠的光芒。

“不,孩子都是无辜的,你不可以做出伤害孩子的事情!”

这话让凌玥十分反感。

“你刚刚不是说孩子是我们之间的羁绊吗?难道说都是骗我的?你根本就不爱楚凌熙,杀了她的孩子又怎怎么样?”

“玥儿,你不懂,你没有做过母亲,所以你很难体会到那种感觉,孩子永远都是无辜的,他们不仅是楚凌熙的孩子,还是我的孩

子。”

皇甫澈慢慢放缓了自己的语气,“不要伤害他们,就当是为了我们的孩子积德。”

“我们的孩子……”凌玥听到这话的时候,眼神里迸发出温暖的光芒。

“对啊,难道你不想拥有我们的孩子吗?属于你和我的孩子。”

凌玥垂下头去唇角带着淡淡的笑容,“是,我们的孩子,我和你的孩子。”

那一刻她的眼里带着光,仿佛一幅幅美好的画面就在眼前。

皇甫澈试探性地看着她,“玥儿,我想抱抱你。”

凌玥靠在皇甫澈地肩膀上,因为皇甫澈的手已经被她重新拷上了,他没办法拥抱她。

“玥儿,把我的手铐打开吧?我好想抱抱你。”

凌玥拿出了自己的钥匙,可是却在最后一刻的时候停了下来,她看向皇甫澈的眼神破有深意。

皇甫澈却微微一笑,“怎么了?你该不会还在怀疑我吧?”

“你以为我那么容易就上当吗?”凌玥抚摸着皇甫澈的胸口,“你说的可有一个字的假话?”

“没有!”

“那你发誓!”

凌玥勾了勾唇,“用楚凌熙和你的四个孩子发誓,如果你说了半个字的假话,他们就全部不得好死!”

皇甫澈愣愣地看着凌玥。

“你说啊,怎么不敢说吗?如果你骗我,他们就下十八层地狱,这辈子你们都休想团聚,你敢说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