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2章 老子差这点钱?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医院

钟锦华一条腿被打伤了石膏,头上也缠上了纱布。

他的秘书敲了敲门走了进来,“大少爷,事情已经调查清楚了,对方是全责,而且认罚认赔,无论我们提出多少钱的赔偿,他都

愿意,我们需要多少赔偿呢?”

钟锦华却没有开口,直到秘书再一次叫了他,“大少爷,您在听我说话吗?”

“对方的态度真的这么好?”

钟锦华不相信,这个世界上还会有这么善良的人?

与其说是善良,不如说是个糊涂蛋,像这种车祸,如果任由对方开价,那还得了,即便是自己这么生在这么有钱的人家里,撞

了人,恐怕也不会乖乖地掏钱赔偿吧。

“是,对方的态度非常好,应该也是不差钱的人。”

“对方章什么样子?男的,女的?”钟锦华不得不多长一个心眼儿。

“我没有见到,是他请的律师过来的,说是他们负全责,让我们开个价。”

“奶奶的,老子差这点儿钱!”

钟锦华实在是太窝火了,“不对,这绝对是故意的,他们就是故意要我出车祸!是谁?谁想要害我?”

钟锦华不禁想起了安妮。

又想起安妮准备备孕生孩子。

一定是她没错,她想要报复自己!

想当初他和她在一起的时候,分分钟都在泡她,根本没把她当回事,甚至还想着睡了她就丢了,可是他看得出来,安妮是太想

嫁给他了,这样的女人,他可不敢收,所以躲得远远的。

就在安妮已经打着他的旗号,甚至自称是钟家的大少奶奶的时候,他却逃之夭夭,让她好大个没脸。

所以安妮一转身嫁给了自己的爸爸,现在又是备孕,又是搞出了车祸,她就是想要报复自己!

不行,他必须制止她!

与此同时,安妮也早已回到了家中,她挨了钟一夫的鞭子,身上还有些伤,虽说去了医院,可她也只顾着看自己中的毒,根本

没顾得上自己的伤,于是让家里的佣人给自己上药。

这佣人平时受安妮的小恩小惠比较多,对安妮那叫一个言听计从。

佣人絮絮叨叨地在安妮耳边说了不少的话,可安妮满脑子都是自己中了毒该怎么办,根本听不进去。

“唉,太太,你如果能生个孩子就好了。”佣人不由得感慨了一句。

一语惊醒梦中人!

“你说什么?”

“我说太太你生个孩子就好了呀!”佣人眨巴着眼睛,“我说的有什么不对的吗?”

佣人们并不知道安妮答应过钟一夫是不能生孩子的。

“太太,你想啊,你没有孩子,先生喜欢你的时候,你就是太太,他不喜欢你了,你看你就成了奴隶了,可如果你有个孩子,那

就不一样了,即便是先生哪天不喜欢你了,你仍旧是少爷或者小姐的亲妈,这一点是改变不了的,不看憎面看佛面。”

对,孩子!

安妮突然想到了这一点,虽然钟一夫在婚前就说过她不可以给他生孩子,可是如果自己真的怀上了他的亲生骨肉,让他老来得

子,他应该不会让自己去打掉吧,那毕竟是他的孩子!

可是这是后话了,现在她最重要的就是拿到解药。

于是她上了药就约出了楚凌熙。

楚凌熙自然会赴约了。

“三天的期限到了,怎么,现在有症状了吧?知道我没有骗你?”

安妮恶狠狠地看着楚凌熙,“你这个恶毒的女人,快把解药给我!”

“你是傻,还是蠢,我好不容易给你下了毒,凭你骂我一句,我就把解药给你吗?”楚凌熙挑了下眉毛。

安妮嚣张的气焰顿时去了大半,“你说的我根本做不到。”

说着安妮撩开了自己的袖子,上面的鞭痕还历历在目,每一道伤痕都触目惊心。

“你看见了,我才只是说了个开头,钟一夫就狠狠地拿鞭子打了我,你把解药给我,我保证今后不会在骚扰你了,我走我的阳关

道,你过你的独木桥,好不好?”

“如果我说不好呢?”楚凌熙看见那个伤痕,没有丝毫的触动,那是她咎由自取,和她有什么关系呢?

“你——不要欺人太甚!”

“安妮,如果你乖乖地按照我说的去做,劝钟一夫马上和皇家集团合作,你放心,解药我一定会给你的。”

说着楚凌熙那一个白色的小药丸递给了安妮,“这是一部分解药,吃下去,可以缓解你的症状,不过有效期只有三天而已,这三

天如果你可以说服钟一夫,那我就把剩下的解药都给你。”

安妮伸出手来立即把那个药丸吞了下去。

结果楚凌熙大笑起来,“你还真吃啊,你就不怕这一颗也是有毒的?”

“楚凌熙,你耍我!”安妮说着就准备抠自己的喉咙。

楚凌熙摇了摇头,“我当然没有耍你,只是开个玩笑,就是提醒你,长个心眼儿而已。”

说完楚凌熙站起身来,“我知道说服钟一夫没那么容易,可容易的事,也就不需要我这么大费周章了,你就按照我说的去和钟一

夫说,我相信他会改变主意的。”

楚凌熙说完这些便扬长而去。

安妮也只好回了家。

说来也奇怪,吃了楚凌熙给她的白色药丸,她这身上便不痒了,看来楚凌熙并没有骗她。

安妮在衣柜里拿了一件性感的衣服套在了身上,等到钟一夫回来,她老老实实地伺候他,给他捏脚,给他按摩,然后顺理成章

地和他滚了床单。

钟一夫这个老匹夫也是个没出息的,到了这个年纪,还是那么好色,所以上次的事情也就既往不咎了。

安妮做完依偎在钟一夫的身边,“亲爱的,其实上次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呢,你知道我为什么突然劝你和皇甫澈合作吗?”

“怎么回事?”

“我那天不是去皇家集团了吗?我偷听到他们的员工说,皇甫澈准备拿这个项目区和岩昌合作。”

“什么?”

岩昌那可是钟一夫的死对头,两家井水不犯河水,一直暗地里较劲呢。

“是啊,咱们把前面的都铺垫好了,如果皇甫澈真的转过头去和岩昌合作,那不是给嫁衣裳吗?所以我才和你说,要你和皇甫澈

合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