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3章 从一开始就是个局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个臭小子,他是故意这么做的吧?”

“是啊,皇甫澈这个人阴险狡诈,见咱们不和他合作,他就转去和岩昌合作,这是在打击报复!”安妮义愤填膺地说。

谁不知道一个合作其实只是一个开始,钟一夫一开始愿意和皇甫澈接洽,也完全是因为一旦双方第一个合作开展的顺利了,那

剩下来会有更多的合作。

背靠大树好乘凉,有了皇甫澈这个靠山,钟一夫就坐享其成了。

“决不能便宜了岩昌那帮老家伙们!”钟一夫咬着牙说,他立即给秘书打了一个电话,“马上和皇家集团接洽,就说他们之前开出

的条件,我同意了。”

第二天秘书跌跌撞撞地闯进了钟一夫的办公室,“钟总,不好了,皇家集团那边回复,说之前开出的条件不作数,他们准备和岩

昌合作了!”

“什么?”钟一夫吓得立即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奶奶的,皇甫澈这个臭小子,还不容人想想了,这么快就转投岩昌!”

“钟总,这时间不等人,皇甫澈也难得低声下气地来放低身段,您当时就应该立即答应他,结果……”秘书也只能深深地叹了口

气。

钟一夫的手掌在桌子上用力一拍!

真是失算了!

“那现在该怎么办呢?”

秘书紧接着问。

钟一夫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本来顺顺当当的一件事,结果搞成了这样。

“你去和皇家集团那边说,如果可以的话,希望可以继续聊一聊这个项目。”

钟一夫那么高高在上的人,也不得不放低自己的身段了,毕竟谁和钱都没有愁。

因为知道钟锦华住院的事情,钟一夫又来到了医院里。

钟一夫和自己的儿子关系都很一般,两个儿子都在自己家的公司做事,他们在一起的时候讨论的更多的是关于公司的事情。

在了解了儿子的伤势之后,钟一夫便说起了皇甫澈那边又变卦的事情。

“什么?皇甫澈不和咱们合作了?那咱们之前的投入岂不是都打了水漂了?!”这个项目的前期准备全都是钟锦华负责的。

钟一夫深深地叹了口气,“真是失算了!谁知道皇甫澈宁愿损失一些,也要转投岩昌啊,这次怕是要便宜了岩昌了。”

“爸,你当初是怎么想的?如果说想抻着皇甫澈,那两天的时间就够了,怎么会耽误好几天呢!”钟锦华难免会埋怨自己的父亲



“这……都怪这个骚娘们,她非要说什么那个皇甫澈是假的,还说拿什么证据,把把柄握在自己手里,我们可以随意开条件!”

钟一夫现在想想,悔的肠子都青了。

一听说是安妮从中挑唆,钟锦华越发认定安妮就是来报复自己的。

于是钟锦华把自己在医院遇见安妮,知道安妮在备孕,以及自己出车祸出的蹊跷这件事和盘托出。

顺便他还把自己和安妮在一起过一段时间告诉了钟一夫,听得钟一夫那叫一个目瞪口呆。

“爸,我本来不该瞒你的,本以为我和安妮的事情,已经过去了,我们谁也不提就好,可是现在看来,这个女人太不安分了!”

“他奶奶的,竟然被这个骚娘们玩得团团转!”钟一夫这才发现自己竟然被一个女人玩了,他怎么能咽的下这口气呢!

“爸,我听说安妮曾经和皇甫澈订过婚,而且好像她一直深爱着皇甫澈,该不会这是她自导自演的一场戏吧,实际上她很有可能

是皇甫澈的人,不然皇甫澈怎么能把你拿捏的死死的!”

“一定是这样!”

钟一夫怒火中烧。

他怒气冲冲地离开了医院,直接回到了家里,安妮正在卧室里洗澡,钟一夫拿着鞭子就冲进了浴室里。

鞭子无情地抽打在了安妮的身上,一阵阵的尖叫声传来。

这一次钟一夫有的是力气,他肆意发泄着自己的愤怒。

直到他打累了,这才把鞭子扔到了一边。

他吩咐家里的佣人,将安妮的东西直接收拾好,连同安妮本人一起丢出了钟家的大院!

安妮被打的奄奄一息,还好一个佣人实在于心不忍,给她叫了救护车,将她送进了医院里。

安妮是三天之后才缓过来了,她缓过来的时候也不知道钟一夫究竟为什么突然变了脸,究竟为什么要把自己赶出门来。

她没有亲戚,没有朋友,之前受过她恩惠的佣人,打电话帮她叫了救护车,也已经是仁至义尽,再也不和她联系。

她独身一人躺在床上,感受到的全都是这个世界的冰冷。

医院的人催着她交钱,她拿不出钱来,便偷偷地从医院跑了出来,她跪在钟家的门外苦苦哀求着,可是却没有人理会她。

她想到了楚凌熙,于是来到了皇甫家。

楚凌熙还算客气,接待了她。

看着安妮那落魄的模样,楚凌熙一点儿都不意外。

“你看见我这样满意了吧?楚凌熙,我求求你,我可是为了你才和钟一夫决裂的,你得负责到底!”

楚凌熙却摇了摇头,“话可不能说,我只是让你劝钟一夫和我们合作,没有让你和他分开呀,这又不是电视剧,演的那么悲壮做

什么?”

“你——我不管,你把解药给我,还得管我,我现在无家可归了!”

“你无家可归了怨我吗?”楚凌熙冷笑一声。

“你就不怕我把皇甫澈是假的这件事给你宣传出去吗?到时候两家集团内部肯定会大乱的!”

楚凌熙却不动声色,“那除非你不要命了。”

安妮顿时变了脸色,是啊,她身上还有毒没有解呢。

自从安家破产,她流离失所,经历了种种之后,她还是觉得活着最好,所以轻易不敢去死。

安妮突然跪了下来,狠狠地给楚凌熙磕头,“楚凌熙,你就放我一条生路吧,我求求你了,我已经走投无路了呀!”

楚凌熙也只是淡淡地说:“你还真是蠢得可怜啊,我让除非给你做点饭,回头你就走得远远的,再也不要出现在我面前了。吩咐

下去,以后这个女人再来,不要开门。”

说完楚凌熙就直接离开了,任由安妮嘶吼着。

楚凌熙叮嘱着一名保镖:“派人跟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