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8章 她的证据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从一开始,黎嫣被举报抄袭,她就一直没有反驳什么。

大家还以为她是因为心虚不敢说话,而现在她终于说话了。

“孙妙言,我最后问你一句,你承不承认污蔑我?如果你承认了,今天的事情到此结束,如果你不承认的话,那咱们就掰扯掰扯

。”

“污蔑?笑话!”孙妙言把头转向了一边。

“好,那我问你,你说我抄袭了你的作品,那你可以解释一下这几个设计细节吗?”

说着黎嫣朝着那几个模特招了招手,那是她的设计成品。

模特走上前来,黎嫣指着一个模特身上的礼服说:“这个采用传统的云肩设计,云肩很平常的,喜欢用的设计师都喜欢用,我是

第一次用,你的设计薄上也有这个云肩的设计,那么我问你,大家也看到了,这个云肩最特色的地方就在于上面的花纹,你知

道上面的花纹是什么意思吗?”

孙妙言被问的一愣神儿,她其实也做过功课的,她咽了一下口水气定神闲地回答说:“那是云纹,我设计这件衣服的时候,刚好

窗外的云非常漂亮,所以设计了这种独特的云纹。”

黎嫣勾唇一笑,“这不是什么云纹,这是数字!”

全场惊呼!

当黎嫣说出上面的纹路是数字的时候,大家顺着这个思路一看,还真的是——

竟然是数字。

孙妙言也慌了神儿,“你胡说八道!这就是云纹罢了,什么数字,根本就是瞎猫撞上死耗子!”

黎嫣一一把那几个经过艺术处理的数字指了出来,“这上面所有的纹路都是用1219这四个数字组成,这个数字是我老公的生日

。”

烈逸错愕得看着黎嫣,他从来没有想到黎嫣竟然把他的生日给设计进去了!

“我老公的生日是不是1219,大家随便搜一下他的名字,去看他的资料就知道了。如果这个你说是瞎猫碰上死耗子,那好,我

再问你。”

黎嫣走到了另一件礼服的前面,这是一件稍显中性的礼服,显得霸气十足,气场全开。

“这上面只有一个图案,这图案你说是什么?”

这件礼服简单奢华大气,采用的是纯色的设计,没有过于花哨的图案,而唯一的图案就位于裹胸的部分,而这个图案也是点睛

之笔。

“那是图腾!”

近年来用图腾做礼服上的图案的很多,那些图案看上去也像极了图腾。

黎嫣却摇了摇头,“老公,把你的钢笔给我。”

烈逸随身带着一支钢笔,这是他的习惯,只是他也不知道黎嫣是怎么知道自己随身都带着钢笔的。

他把自己的钢笔递给了黎嫣。

黎嫣把钢笔举了起来,“我老公喜欢用这个牌子的钢笔,这图案就是这钢笔上的,我在做这件衣服的时候,也和钢笔品牌商商量

过,拿到了他们的版权,可以用在我的衣服上。”

孙妙言的脸色越发难看了。

“还有,我再问你,这件礼服。”黎嫣指着最后一件礼服说,“这个大大的蝴蝶结有什么玄机吗?”

最后一件礼服,模特的头上戴了一个大大的夸张的蝴蝶结,这个蝴蝶结乍一看觉得很做作,可是看久了,也觉得很有特色。

“这个无非就是个装饰罢了。”

“错了,这个蝴蝶结,实际上也可以放在这里。”黎嫣把模特头上的蝴蝶结拿了下来,系在了模特的腰上,于是整件礼服就变了

,少了那么一点夸张,多了几分从容。

“大家一定很好奇,我这次的参赛作品和我平时很不一样,风格上我一向很夸张,而这次走的都是清新的路线,甚至有些礼服带

着家常的样子。”

黎嫣深吸一口气接着说:“这大概是因为我的心境发生了一些变化吧,我要当妈妈了,设计这些作品的时候,我一直很烦躁,没

什么灵感,直到那天我老公在我身边陪着我创作,我看见他在我旁边工作的样子,我脑海中只剩下了四个字,岁月静好。

于是我摒弃了之前所有的创作理念,就在今天的T台上设计出家常的礼服,所以才有了今天的设计作品。”

评委们纷纷点头。

如果黎嫣指的问题都是一些很小的细节也就算了,偏巧她拿出的地方都是礼服的点睛之笔,而这些孙妙言也回答不出来,足以

可见谁抄袭谁了。

“好了,下面轮到你解释一下,你的所谓的设计薄是怎么来的?”黎嫣把矛头指向了孙妙言。

孙妙言眼角的余光瞥向了黎姝。

黎姝急忙站了出来,“我也相信我的姐姐根本不可能抄袭!姐姐从来不屑于抄袭的,这一点圈里很多人都知道!”

她立刻就转移了话题。

评委们也宣布孙妙言的举报是碰瓷,黎嫣仍旧是冠军。

主持人最后采访了一下黎嫣,“那黎嫣女士,可以回答一下刚刚的问题吗?为什么这个蝴蝶结可以从头上转移到腰上?大家似乎

都和我一样好奇,是因为有什么特别的用意吗?”

烈逸也很期待,该不会和他有关吧?

他今天终于感觉到了自己的家庭地位,原来黎嫣心里是有他的!

“这个嘛,没什么特别的意思,保密。”黎嫣却选择了保密,这可是大大吊足了所有人的胃口。

“那就只能拜托烈逸先生,回头帮我们打探一下啦?”主持人只好尴尬地看向了烈逸。

“好,我保证完成任务。”

现场又恢复了刚才的喧闹。

黎嫣接受了几个简短的采访就回到了自己的工作室里,她有点儿累了,烈逸跟在她的身后,急忙帮她脱掉鞋子,虽然她今天选

择了一双只有三厘米的高跟鞋,可是站了这么久,估计也累坏了。

“累坏了吧?”烈逸急忙给黎嫣揉揉脚。

“脚疼,腿疼!”黎嫣指挥着烈逸给自己揉脚,“那个蝴蝶结究竟是什么意思呀?”

黎嫣的眼珠转了转,“你想知道吗?”

“当然想知道了。”

“那你把我伺候舒服了,我就考虑告诉你。”黎嫣坏笑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