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1章 千算万算算错了她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在逃跑的过程中,凌玥屡次献媚,只可惜皇甫澈都不理会,凌玥的耐心也就渐渐消失殆尽了,取而代之地是愤怒。

她拼命折磨皇甫澈,他也是不屈服,她就越是要折磨他。

可是都这么久了,他就是不肯服软,永远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

有时候就连保镖都十分同情皇甫澈,他一个大男人竟然被折磨成这个样子。

保镖也是无可奈何留下来的。

他亲眼看着自己的好兄弟被这个凶狠的女人打死,又看着皇甫澈被折磨成这副鬼样子,他不知道自己逃走会有什么后果。

估计比现在好不到哪里去吧,他又没有拿到钱,说不定还会被当成嫌犯抓起来,所以还不如跟在凌玥身边,反正已经这样了。

因为只剩下这一个保镖,凌玥离不开他,给他承诺了不少的钱,甚至还和他发生关系,所以保镖觉得日子过一天算一天吧。

保镖走到了凌玥身边,亲吻着凌玥的脖子,“亲爱的,你想吃什么,我去买?”

凌玥不敢轻易露面,只有这个保镖出去才不容易被察觉,所以外出采买全都是保镖来做的。

“一会儿再去吧,现在还不想吃东西。”

保镖看着皇甫澈的手臂渗出的血水,“我需要去药店买点消毒清创的药水,不然他的手臂就废了。”

凌玥却不屑一顾地看了看那受伤的手臂,“那让他来求我呀?”

她伸出一脚踩在了皇甫澈的手臂上,保镖心疼地转过脸去,他不该提起皇甫澈的手臂。

疼痛从手臂上传来,皇甫澈也只是蹙了蹙眉,丝毫没有动摇。

“亲爱的,你的衣服上怎么有血?”

保镖急忙指了指凌玥的衣服。

凌玥这才把自己的脚从皇甫澈的手臂上离开。

她慌忙去了洗手间里,原来是来例假了。

她翻开抽屉发现里面所剩无几的卫生棉叹了口气,有些东西是她必须要出去买的,比如说内衣,这种东西拜托这个保镖去买,

买不来合适的不说,他一个大男人买这种东西还容易暴露身份。

凌玥十分小心谨慎,所以这种东西还是她亲自去买。

她收拾妥当走出了洗手间里,“我今天出去一趟。”

“好。”保镖和凌玥心照不宣,倘若凌玥需要出去,那一定是买他买不来的东西。

凌玥乔装打扮,戴上了假发和墨镜,换上了当地人流行穿得衣服,这就出了门。

凌玥这一走,保镖立即来到了皇甫澈面前,将他手脚松开,还去拿来了消毒的药水,消毒药水不多了,他还是耐心地给他上了

药。

皇甫澈的手臂几乎完全动弹不了,保镖点燃了一支烟直接塞进了皇甫澈的嘴里,或许抽抽烟能减缓一点疼痛。

“你说你,我就不明白了,怎么就那么想不开呢,你明知道那娘们喜欢你,你就服个软,最起码她也不会这么对你的,现在谁还

看得出来你是个高高在上的大总裁啊。”

保镖深深地叹了口气,“我看着你,也真是可怜,你服了软,她就不会这么对你了,等你养好了,再想办法逃跑啊,不过你可别

拉上我,我还不想死。”

皇甫澈没有说话。

自从上次他试图说服保镖,结果被凌玥逮了一个正着之后,凌玥就一直防着他这么做,她花费了很多唇舌,让保镖不敢,也不

愿意帮助皇甫澈。

皇甫澈也懒得和保镖说什么。

凌玥很久没有出门了,享受着外面的阳光,她竟然还有些不习惯。

这是一个四季不分明的城市,好像一直停留在春天,凌玥享受着威风的吹拂,享受着阳光的照耀,步伐也轻快起来了。

她打了一辆车来到了一家小型商场,买了她需要的内衣内裤还有卫生棉,还买了许多好吃的东西,为了避免外出,他们每次出

来都会买一大堆的东西。

凌玥的心情今天还算不错,她舒舒服服地坐在一家咖啡馆里,要了一杯咖啡,点了一块甜点,就那样吃了起来。

还是在阳光下的感觉比较好,在家里的时候,她除了每天折磨皇甫澈和讨好皇甫澈之外,就是和保镖****,其它的真的什

么也做不了。

凌玥做完这一切的时候,将自己收拾妥当,在附近找了一个洗手间。

她拿掉了自己的假发,换了衣服,之所以这么做,是担心被监控拍到,以捕捉到她的路线,所以她需要中途换装一次。

之前在别的城市停留,她甚至出门需要变装两次。

做完换装,凌玥便拎着自己采买的东西准备回家。

她刚一出来,就感觉有人跟踪自己。

她心里“咯噔”一下,该不会是碰上了楚凌熙派出来的人吧。

一边嘀咕着,一边又打消这样的念头,楚凌熙不可能盯上她的,她现在肯定断了线索,正缠身于安妮死掉的案子中呢。

不可能的,那会是谁跟踪自己呢?

凌玥只有一个人,手里又拿着那么多的东西,她连续绕了好几圈,终于通过有一个变装把对方的人甩掉了。

就在她长出一口气,准备马上回家的时候,突然有人拍了一下她的肩膀。

凌玥吓了一跳,一抬头就看见了一张陌生的面孔!

“月月,真的是你!天哪,我竟然找到你了,我亲爱的月月!”涂一鸣紧紧地把凌玥抱在了怀里!

凌玥刚想要反抗的时候,突然想到了眼前的人是谁。

图涂的老板涂一鸣!

她派出茹月勾引这个男人的,后来茹月就凭空消失,实际上是被她杀了,难不成这男人还在找茹月?

凌玥这个时候才想起来自己整容成了茹月的样子,他应该是认错了。

“先生,不好意思,你认错人了。”

凌玥推开了涂一鸣,拿着自己的东西就准备离开。

“我没有认错!月月,你怎么回事?你怎么不认识我了吗?我是一鸣啊,涂一鸣,你忘记了吗?我们两个一见钟情,我们举行了

盛大的婚礼,你都忘记了吗?”

“我……”凌玥支支吾吾地说不出来。

对于茹月和涂一鸣的故事,她还真的知道的不多。

怎么也没有想到这男人会突然冒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