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7章 他吃醋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她是了解皇甫澈的,所以觉得皇甫澈不可能就这么轻易把这件事过去了。

这才是他的真实反映!

皇甫澈用力一搂楚凌熙的腰,吻上去的力度要比刚才重了五六倍!

让楚凌熙有些招架不住!

虽然平日里威武霸气,但是接吻和上床这事,他向来是温柔的。

今天却一反常态。

楚凌熙感觉自己快要窒息的时候,皇甫澈终于离开了她的唇,顺势将她瘫软的她抱起来放到了床上。

他不怪她,但是他会吃醋啊!

“我就应该了结了他!”皇甫澈越想越窝囊!

“了结了谁?”楚凌熙被吻的七荤八素的,直到自己把话问了,才想到皇甫澈应该说的是陈旭,“对了,我还没有问你,是怎么处

理陈旭的呢?”

皇甫澈拧了一下楚凌熙的脸蛋,“你这么关心他?”

“没有啦,就是问问。”

“我放了他,但是现在后悔了。”皇甫澈眉毛一挑,“现在把他抓回来应该还来得及,他竟然敢睡我的女人。”

“没有睡,没有睡,不是都已经说了吗?你不相信我,是不是?”

“我当然信你,和我老婆睡在同一张床上也是睡!那是我的床!”

看着有些孩子气的皇甫澈,楚凌熙突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你还笑!等我把他抓回来,再好好收拾你!”皇甫澈起身去拿自己的手机。

楚凌熙却一把抱住了他,“**一刻值千金!你要不要这么扫兴啊?”

皇甫澈急忙回来压在了楚凌熙的身上,“一会儿在说。”

“放了他吧,好吗?”楚凌熙知道,皇甫澈也不是真的要把陈旭抓回来。

“为什么?”

“他这个人也挺好的。”

皇甫澈看着楚凌熙良久良久才说:“你难道一点儿都不好奇,他临走的时候说了什么吗?”

楚凌熙摇了摇头,“不好奇,这有什么好好奇的呢?”

皇甫澈从口袋里掏出一封信来,“这是他临走的时候要我交给你的,我说可以给他一笔钱,让他走的远远的,但是他说只想提一

个要求,就是给你写一封信。”

楚凌熙眼睛一斜,“他应该是想见我一面吧?”

皇甫澈一囧,好像被人抓到了小辫子一样。

陈旭临走的时候的确是想见楚凌熙一面,但是皇甫澈不愿意,他承认自己很小气,但是他就是不愿意!

所以见一面就变成了写一封信。

“你真小气!”楚凌熙捏了捏皇甫澈的鼻子,“小气鬼。”

“我就是小气!他都和你睡了那么久了,还想见你,门都没有!”

楚凌熙拿着那封信,然后在皇甫澈面前一点一点将那封信撕成了碎片,丢在了地上。

“你不看?”

“又不是你写的,有什么好看的。”楚凌熙双手搂住皇甫澈的脖子,像是在撒娇一样,“要不你写一封信给我,我会好好看的,不

,我得背下来!”

“好,我写给你。”

皇甫澈顿了顿接着说:“你背下来,背不下来的话,看我怎么收拾你。”

楚凌熙一愣,好像自己给自己挖了一个大坑。

她捧起皇甫澈的脸,目光落在了那道伤疤上,“疼吗?”

看的出来,那道伤疤已经很久了,可是楚凌熙的手指轻轻抚过,生怕弄疼了似的。

“不疼。”

“胡说!你又骗我,怎么会不疼呢,这么长的伤疤,是怎么弄出来的?”

楚凌熙心疼不已,声音跟着颤抖起来,却又不想让皇甫澈知道自己难过,一直忍着。

“当时没觉得怎么疼。”皇甫澈轻描淡写地回答说:“凌玥不满意我不屈服于她,用匕首划了一下,那匕首很快,所以真的没觉得

怎么疼。”

楚凌熙却心疼地不能呼吸了,她的手指轻轻地抚摸着那道伤疤,“这伤口的边缘一点都不整齐,你又骗我。”

她又不是傻瓜,如果真的是很锋利的匕首一划而过,绝不会是这样的伤疤。

这明显就是一把不怎么锋利的匕首,亦或是故意一点一点剜出来的,无论是哪一种,楚凌熙都觉得疼死了。

皇甫澈抓住了楚凌熙的手,“很丑吧?你会不会嫌弃我?”

楚凌熙依偎在皇甫澈的胸口,“怎么会呢?一点都不丑,比以前更man了。”

“是吗?”

“嗯。”楚凌熙还能说什么呢?这样的伤疤是注定去不掉的。

“那会不会吓到孩子们?”皇甫澈还是有些担心的。

“我会和他们讲清楚的。”楚凌熙深情款款地看着皇甫澈,“老公,我们从此就再也不会有什么磨难了吧?”

她怕了。

很多时候是因为经历的多了,所以不再怕了,可是楚凌熙经历地越多,越是害怕。

总担心稍不留神,就会失去皇甫澈。

“不会了,以后再也不会了。”皇甫澈轻轻地在楚凌熙的脸颊上一吻,“熙熙,我们以后就踏踏实实地过我们的日子。”

“嗯,老公,我再也不想做一个坚强的女人了,我想脆弱一点,好吗?”

“好,有我在,你怎么样都可以。”

他们彼此凝望,眼神里再一次充满了坚定的光芒。

今后再也没有什么可以影响到他们了。

皇甫澈一只手插在了楚凌熙的脑后的头发里,顺势吻上了她的嘴唇。

风雨过后,互诉衷肠,这一切都显得来之不易。

他们有太久没有见面了,他们有太久没有亲吻了,他们有太久没有好好的温存一番了。

这一刻真的不需要太多的言语,肢体表达就已足够。

他们尽情拥抱在一起,拥吻在一起,还是和从前一样,想要彼此融入彼此的身体,再也不要分开。

突然感觉被子里有什么东西在动,楚凌熙一开始还以为是皇甫澈,皇甫澈也以为是楚凌熙。

可是越来越觉得不对劲,总觉得狭小的空间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在蠕动!

“啊——”

“靠——”

两个人一起大叫一声,然后从被子里钻了出来。

他们就看着被子里的东西不断向外爬着。

楚凌熙下意识地抱紧了皇甫澈,心脏“扑通扑通”的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