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4章 再管你的事,我就是王八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没关系的,一辰,如果你确定要解约,确定要拿这笔违约金,我会帮你想办法的。”

程一辰却笑了起来,“你呀,也太看不起我了吧?我是男人,你放心,我会努力工作,让你过上好日子的。”

姚嘉嘉很喜欢程一辰这样积极向上的模样,哪怕他知道前路并不是坦途,也一直充满了自信和期望。

“嗯,我知道你一定养得起我。”

“哈哈,谁叫我是男人呢。”

不过姚嘉嘉也打定主意,如果真的要解约,大不了她去找楚凌熙借钱。

回到公司里,江英南气得看什么都不顺眼,一脚将垃圾桶踢飞,垃圾在地上一滚,弄得满地都是垃圾!

他坐在椅子上,双手捂住脸,真特么憋屈!

秘书打电话回来,“江总,程一辰已经被送回病房里,他没什么大碍。”

“小爷我下手的轻重还是有的,就几拳头就晕过去,他根本就是装的!”

江英南咒骂了几句立即挂了电话。

回来仔细琢磨了一下,越想越觉得憋屈。

“姚嘉嘉,可是你不知好歹,回头被人骗了,别回头找我哭!你的事,我再也不管了!再管你的事我就是王八蛋!”

江英南对着空气自言自语。

可转头一想,姚嘉嘉即便是真的被人骗了,又怎么会找他来哭呢?

他算是她什么人啊?

就在这个时候周琼的电话也打了进来。

“喂,妈。”

“哎呀,我的好儿子,明天晚上你把工作处理一下,去相个亲。”

“又相亲?”江英南一阵头疼,自从他和姚嘉嘉分手,周琼似乎是怕自己找不到媳妇儿似的,每天催着他相亲,他已经推了七八

次了。

“这次的女孩特别好,如果你错过了,那就是打着灯笼也难找了,听话,去!”

“不去了。”江英南觉得怪无聊的,这都什么年代了,竟然还要相亲?

“必须去!你不去就是把你妈我往死路上逼!人家姚嘉嘉都找了男朋友了,你这还单身,搞不好人家还笑话你呢!怎么,你是忘

不掉她,还是找不到新的啊!”

就连自己亲妈都在嘲讽自己,江英南心想,肯定有不少人都在背地里笑话自己吧。

“好,我去!”

江英南说完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秘书也从医院里回来了,及时汇报程一辰的情况,“他没什么大碍,就是软组织受伤,也没有脑震荡之类的,我已经把医院的记

录全都拿来了,不过毕竟是你动的手,这个医药费是我交的。”

“知道了,他如果想告我,让他随便告,该赔多少钱就赔多少钱。”

江英南为自己的行为买单,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那程一辰要解约的事情?”

江英南沉思片刻,“马上去和代言方那边说,程一辰可能面临解约,如果他们愿意换人,我们可以在艺人方面进行调配,并给他

们打折,另外通知公司的法务部,准备起诉程一辰。”

“好。”秘书也觉得这样很解气!

明摆着就是程一辰在利用姚嘉嘉要挟江英南,这一起诉,估计程一辰非得傻了眼不可!

江英南坐在自己办公室,那叫一个不舒服,索性把皇甫澈和烈逸拉到了一个群里。

“哥哥们,晚上去喝酒啊。”

本以为这两个人忙得要死,没那么快回复的,他们三兄弟已经很久没有在一起喝过酒了。

结果皇甫澈竟然秒回,“好。”

一分钟之后,烈逸也直接回复了“好。”

“我去,看来你们有情况啊!”

江英南的八卦因子作祟,让他暂时忘却了自己的烦恼。

晚上,爵士酒吧

江英南是第一次到的,点好了酒,唱起了歌,一个人也显得那么热热闹闹的。

随后皇甫澈和烈逸就来了,一看见这两个灰头土脸的男人,江英南就笑了,原来这个世界上不只有他一个伤心的男人,大家都

各有各的烦恼。

一进门刚一坐下,皇甫澈端起一杯酒就喝了个精光。

“哎哟喂,我哥好酒量啊!”江英南狗腿子似的坐在了皇甫澈的身边,“让我猜猜看,这是遇见什么糟心事了!”

江英南伸出手来,掐了掐手指,“我掐指一算,一定是昨天晚上没吃吃着小嫂子,所以嘛,嘿嘿嘿……”

“滚!”皇甫澈没什么好气。

最近楚凌熙和他冷战,已经在孩子房间睡了好几天了,死活不理他。

别说是房事了,就是想抱抱她,和她说上几句话,那都是奢望。

“你看我猜对了吧!”江英南一脸得意,用胳膊肘碰了碰皇甫澈,“哥,跟我说说,到底什么情况,让小弟我给你出出主意,是不

是年纪大了,这个精力不够充分了?没关系,我可以给你推荐一点药,保证药到病除!”

看着江英南一脸猥琐的样子,皇甫澈顿时瞪起眼睛,吓得江英南不敢造次,急忙求饶。

“哥,我错了,你肯定精力充沛,正当壮年,哪用得着那些破药,那……和小嫂子吵架了?”

“你说这女人脑子里天天都是什么?有问题就解决问题,这冷战是怎么个意思?”皇甫澈满肚子的牢骚。

这在以前他是绝对不会说出这种话的,和楚凌熙在一起之后,他就越来越像是一个血肉之躯。

“女人嘛,就喜欢用的这一招,动不动就分房睡,不让你砰,这是天底下所有女人都惯会用的这一招。”

江英南耸耸肩膀。

“那你说该怎么办?”

烈逸也凑了过来,最近黎嫣经常对他发脾气,他也很想听听解决办法。

江英南却对他摆了摆手,“你不用听,你们家黎嫣不在女人的讨论范畴里。”

“滚!”

“说。”皇甫澈催促着。

“其实啊,在我看来,这种女人是很蠢的,因为这种办法没有任何作用!只要男人想明白了,那就男人没有任何杀伤力。”

皇甫澈和烈逸都一脸不可置信。

明明这对于男人而言是暴击!

“你们想啊,不给男人碰,不理男人,分房睡,能有什么结果呢?会离婚吗?不会的!如果真的是非离婚不可,也用不着这一招

了,那就直接离好了。

所以吵架终究是要和好的,这一招根本没用,顶多是男人回来认个错,哄一哄她,这件事就过去了。”

皇甫澈和烈逸面面相觑,仿佛说的有道理。

“那接下来怎么办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