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5章 仨兄弟碰头大会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但是为了杜绝这种事情再次发生,等和好的时候,一定要使出杀手锏,玩命折腾一次,让她知道杀敌一千,自损八百!下次

她就知道再也不敢用这一招了。”

皇甫澈和烈逸恍然大悟。

好像是很有道理的。

皇甫澈突然看向江英南,“阿南,姚嘉嘉找熙熙借钱是怎么回事?”

“什么?她找小嫂子借钱?”

“对,我也是偷听到熙熙打电话,好像也没有确定要借,只是提了一句,说是让熙熙先把钱准备出来,如果要用的话,立马把钱

给她。”

皇甫澈突然想到了这个问题,顺便问了一句。

江英南心知肚明,姚嘉嘉没有那么需要花钱的地方,所以借钱就只有一种可能,帮程一辰交违约金!

“哦,我哪儿知道她借钱干什么,兴许是家里有什么事吧。”

“那也用不着一千万吧?”皇甫澈怀疑地打量着江英南。

江英南支支吾吾说不出来,最后索性把目光转移到了烈逸身上,“嗨,人家的事跟我有什么关系?再说了,人家现在都有男朋友

了,更和咱没关系了,来吧,下一位男嘉宾,说出你的烦恼!让贫僧帮你解决一二。”

这话把烈逸和皇甫澈都逗乐了,好像他们来找江英南是来解决烦恼的。

好像也的确如此。

“我能有什么烦恼?”烈逸背靠在沙发上,端起酒来抿了一口,“如果有,那也是幸福的烦恼。”

最近晋升为奶爸,烈逸还真的是有很多幸福的烦恼。

“你快拉倒吧,看你的黑眼圈,都可以被拉去动物园当熊猫了,怎么样,新晋奶爸的滋味怎么样?”

烈逸提起来那就是一肚子苦水,“你说这也奇怪了啊,没怀孕生孩子之前,嫣儿对这个生孩子是非常抵触的,害怕身材走样了吧

,害怕没有奶了,害怕这个,害怕那个,觉得小孩子烦,还让我发誓,不可能疼女儿超过她,结果倒好,我特么是我们家的食

物链最底端!”

烈逸想起来就觉得有些窝火。

本以为黎嫣会因为担心自己的爱被女儿抢走,会格外爱惜自己一点,结果这倒好。

“她现在是看我哪儿哪儿都不顺眼!我一天被骂八百回!”烈逸摇了摇头,“一晚上醒个三四次也就算了,还要被骂,我怎么那么

冤!”

“哈哈,这就是为啥我不结婚,因为这些事情我都猜到了,都预想到了,我才不要让自己陷入这种氛围里呢!不过你们家黎嫣的

反应很正常的,这个女人生完孩子脾气很暴躁的,那是因为荷尔蒙的影响,加上黎嫣的脾气本就不好,这影响就更大了。”

烈逸有些懊恼,他觉得自己是天底下最惨的男人。

“我掐指一算,你这个问题今后还会伴随着各种问题出现,所以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不过这种情况会随着三个月之后慢慢好转。



皇甫澈听到这话,勾唇一笑,一副过来人的样子。

“三个月,真的?为什么是三个月?”

“因为三个月之后你们就可以同房了,哈哈哈哈……”

江英南搂着皇甫澈的肩膀大笑起来。

江英南看着皇甫澈和烈逸都各有各的苦恼,反倒开心起来。

“哥哥们,你们看我早就说过的婚姻是爱情的坟墓,你走进去就掉进坟墓里了,你看看你们一个个的,灰头土脸的。还是我最自

在!”

江英南开心地举起酒杯,此刻觉得被子里的酒也是无比香甜的。

“这你就不懂了吧,我们这叫幸福的烦恼。”

烈逸倒是看的开,看上去灰头土脸的,整个人倒是很精神,他拍了拍皇甫澈的肩膀,“我终于体会到你的感受了。”

江英南却不以为然,“你们两个这是在自欺欺人。”

皇甫澈看着江英南的样子摇了摇头,“阿南,这个世界上的幸福其实有很多种,你看着我们很苦恼,但我们其实也是乐在其中。



“对,就是乐在其中,你说这也特别神奇,那天我和嫣儿正吃饭的时候,就听见一个闷雷响了起来,紧接着就是一声又长又闷的

声音传来,我和嫣儿当时都特别淡定,就知道孩子拉了,我们淡定地把饭吃完,才给孩子处理粑粑。”

江英南一口把自己嘴里的酒吐了出来,“逸哥,你恶心不恶心?”

“这要是别人家的孩子,我也会恶心,但是同样的事情发生在自己孩子身上,就觉得没什么所谓了,哈哈,嫣儿还天天照着图片

,研究孩子的粑粑是不是正常。”

烈逸一边说着一边喝酒,好像还十分享受。

皇甫澈在一边面带微笑,他已经是过来人了,早就习惯了。

“你们两口子也太重口味了吧?”江英南像是看着外星人一样看着烈逸。

烈逸却笑了起来,“你不懂,这种事只有亲身经历了你才会懂的。”

江英南摇了摇头,“那我还是不要懂了,我想踏踏实实地吃饭,不想对着大便吃,哈哈!”

三个兄弟大笑起来。

江英南搂着皇甫澈的肩膀,“哥,我再教你一招,其实你可以把你那些漂亮的女秘书利用起来,让小嫂子吃吃醋,吃吃醋就好了

。”

“这一招已经用过了。”

“有些招式百试百灵,绝对不能放弃!这个女人永远改不掉的就是嫉妒!”

烈逸在一旁说:“这一招我可不能用,容易有生命危险。”

他倒是很有自知之明。

“你家黎嫣不能用这招,你家黎嫣欠治!打她几回就好了!”

“滚!”

几个人边说边聊,不知不觉就喝多了,全都喝多了。

尤其是烈逸和江英南。

“阿南,你说说你,泡妞那么厉害,技术那么多,你信不信。你这些技术可以把任何一个女孩弄到手,却弄不到真心。”

江英南大笑起来,“这年头哪有那么多真心啊!”

皇甫澈也有点喝多了,但是还保持着清醒。

江英南一不小心摔倒在沙发上,趴在了皇甫澈旁边。

“阿南,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啊?”

“我能有什么心事啊,我才没有心事呢。”江英南靠在皇甫澈的怀里,“哥,我就是放不下她。”

喝醉了,终于说了实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