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7章 要怎么告诉她真相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烈逍点了点头。

“她还没有醒过来,她的样子……你最好做一个心理准备。”

烈逍拍了拍江英南的肩膀。

姚嘉嘉被送进了病房里,江英南站在病房门口,好一阵子,他才鼓起勇气走了进去。

病床上一个小小的身体躺在那里,静静的,很安详。

姚嘉嘉一动不动。

江英南慢慢走近,身体在忍不住颤抖着,姚嘉嘉的头上缠满了纱布,像是一个包裹严实的木乃伊。

就在之前江英南看电影的时候,曾经也有一个整容女孩的片段,被包裹成了这个样子,当时江英南在电影院里笑的上气不接下

气,可这一刻看见姚嘉嘉以这样的姿态躺在那里,他只想哭。

不知道姚嘉嘉醒过来见到自己这副模样会作何感想。

她怎么能承受的住呢?

楚凌熙赶到的时候,看见姚嘉嘉的样子便哭了出来,“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她一直都以为姚嘉嘉和程一辰过的还算可以,毕竟媒体上但凡有他们的消息,都是说程一辰如何如何温柔体贴,两个人如何如

何甜蜜。

可是怎么会这样呢?

她竟然就这样躺在这里!

江英南把楚凌熙带出了病房,把事情的前前后后告诉了楚凌熙。

“都怪我!我为什么没有和她聊一聊呢?这么长时间没有看见她,我就应该问问她,我还可以去找她!我算什么闺蜜,我竟然没

有觉察出她过得不好!”

楚凌熙硬生生地把自己的嘴唇咬出了血,身体在剧烈地颤抖着。

皇甫澈将她抱在了怀里。

“小嫂子,你也不要这样自责,是我没有照顾她,我应该和她在一起的,我不应该放开她的手,如果我们分手,今天这一切就不

会发生了。”

江英南比楚凌熙更难过。

“不要放过他。”楚凌熙眼睛通红,闪过一丝恨意,“那个渣男,绝对不可以放过他!”

“我会的。”尽管江英南回答得十分平静,可是他的内心早已经打定好了主意。

“好了,都不要自责了,谁都不愿意发生这种事,我们还是先想想等嘉嘉醒了,该怎么安慰她吧,这才是最重要的。”皇甫澈还

是保持着一贯的冷静和理智。

楚凌熙抹掉了脸上的眼泪,“她的情况有多严重?”

其实她从表面上也看得出来,姚嘉嘉伤的很重,尤其是脸。

“阿逍说,如果想要恢复原来的容貌,可能只有整容了。”

听到这话,楚凌熙对那个人渣又多恨了几分。

“身上的伤很多,她肯定很疼。”江英南的声音有些哽咽。

楚凌熙努力咽下自己的怒火,“还是由我来说,我想我来说她可能会好接受一些。”

说着楚凌熙看见了江英南,“阿南,我想还是不要让嘉嘉看见你了。”

江英南错愕得看着楚凌熙,“为什么?”

“女为悦己容,一个女孩子,她最在意的不是别人看她漂亮还是不漂亮,在意的是自己心爱的人眼里自己漂亮不漂亮,在她还没

有接受这个事实之前,我希望你不要出现在她面前,这样她或许会好接受一些。”

江英南也觉得楚凌熙说的有道理,只好点了点头。

可是他真的很想陪在她身边,虽然他知道自己帮不上什么忙,可是就那样看着她,哪怕只是握着她的手也行。

姚嘉嘉是第二天早上醒过来的,是浑身上下的疼痛将她的大脑叫醒。

有那么一瞬间,她以为自己死掉了。

楚凌熙凑过来,硬是挤出一个微笑来,“嘉嘉,你醒了?”

“熙熙……”姚嘉嘉的声音倒是没有受到什么影响,只是说话牵扯到面部的肌肉,会有点儿疼。

“是我,别动,你身上都是伤。”

姚嘉嘉笑的很牵强,她微微一笑,“我没事,我还活着。”

楚凌熙原本不打算哭的,可是听见姚嘉嘉的话,她的眼泪就止不住地掉下来了。

她被打的时候,大概也是以为自己活不成了吧?

她该是多么绝望啊!

可是她竟然不知道她处于这样的境地。

“嘉嘉,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怎么就什么都不知道呢?我算什么闺蜜,连你过得好不好都看不出来,都感觉不到!”

姚嘉嘉却淡淡笑笑,“我又没有告诉你,你当然不知道了,我们也没有见面,你又从哪里去看去感觉呢?”

楚凌熙哭的泣不成声,她本来做好了心理准备了,坚决不能在姚嘉嘉面前哭,可是还是没有忍住。

她努力擦干了自己的泪水,“嘉嘉,为什么要瞒着我?为什么不告诉我呢?”

姚嘉嘉摇了摇头,“过去了。”

“好,我们不提了,不提过去的事情了。”楚凌熙紧紧地握住了姚嘉嘉的手,“都过去了,过去了,嘉嘉,你放心,那个渣男,他

会得到报应的。”

姚嘉嘉深深地松了口气。

一连几日,楚凌熙都守在医院里,一直都陪着姚嘉嘉,两个姐妹回忆着过去的种种,时不时哭哭笑笑。

黎嫣也来了一次,一向要强的她看见姚嘉嘉的样子,也没忍住哭了。

楚凌熙一直没有找到机会和姚嘉嘉说她的脸需要整容的事情,她看着姚嘉嘉的心情一如既往地沉重,实在不忍心说出口。

虽然姚嘉嘉不愿意说,可楚凌熙看的出来,姚嘉嘉的心如同一汪死水。

楚凌熙去外面透了透气,刚好看见江英南发来的消息。

“她还好吗?整容的事情和她说了吗?我这边联系了整容医院,他们愿意试一试。”

“我还没有说,不要着急,我在想办法。”

发完消息,楚凌熙深深地叹了口气,她回到病房里,发现姚嘉嘉根本不在病房里!

“嘉嘉!”楚凌熙喊了一声。

前几天,因为身上有伤,所以姚嘉嘉不能下床,可是这两天她基本上可以下床了!

“嘉嘉!”

楚凌熙刚准备出去找,就听见洗手间的门开着,她蹑手蹑脚地走了过去,就看见姚嘉嘉一动不动地站在镜子前。

一动不动,像是一尊雕像一样。

“嘉嘉……”楚凌熙轻轻地唤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