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3章 会不会帮着老情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黎嫣从医生的话里已经听明白了,黎姝活不了多久了。

事实就是这么残酷。

她深吸一口气。

“我清楚了。”

随后她便离开了医院。

黎姝醒过来的时候,一睁开眼睛发现入目全都是白色,鼻息间满是来苏水的味道,她蹙了蹙眉,知道这里是医院。

“黎姝,你醒了?”

黎姝一转眼就看见了涂一鸣,她还以为自己在做梦,眨了眨眼睛没有说话。

“为什么生病了都不肯告诉我?”涂一鸣忧心忡忡地看着黎姝。

是学校同学知道了黎姝的情况,所以用黎姝的手机联系了涂一鸣,涂一鸣立即就赶到了医院,这才知道原来是因为黎姝得了病

,她才拒绝了自己的表白。

黎姝硬挤出一个微笑来,“原来我不是在做梦,我还以为是在做梦呢。”

涂一鸣紧紧地抓住了黎姝的手,“这么大的事都不告诉我!”

“这没什么好说的,反正我也是要死的人。”

“不许胡说!”涂一鸣立即板起脸来,恶狠狠地瞪着黎姝。

这还是黎姝第一次看见涂一鸣露出这种凶狠的表情,她吓了一跳,又觉得很心酸。

涂一鸣也意识到自己可能太凶了,急忙又变得温柔起来,“会好起来的,我已经请了最好的医生,已经在安排你的手术日期了。



黎姝露出淡淡的笑容,“谢谢你,一鸣哥。”

涂一鸣还想说什么,但是终究没有说出口。

黎姝转到了烈家旗下的私立医院,负责给黎姝做手术的便是那家肿瘤医院最好的专科大夫,因为这家私立医院和肿瘤医院也有

合作,所以才能请到肿瘤医院最好的大夫。

手术安排在了两天之后,进手术室的这天,黎姝一直眼巴巴地看着门口,和涂一鸣说话的时候,也是心不在焉的。

直到把黎姝送进手术室,黎姝也没能等到她想要见的人。

手术进行的很顺利,医生和涂一鸣说明了情况,黎姝就被送进了病房里,度过了最煎熬的六个小时。

涂一鸣在给黎姝喂水的时候,黎姝终于掉下了眼泪。

“她还是不肯原谅我。”黎姝一边苦笑一边掉眼泪,“原是我做了太多对不起她的事情,奢望着自己得病,她就能原谅我,这成了

道德绑架了。”

涂一鸣给黎姝喂了一口水,“黎姝,其实我一直都没有告诉你,这病房,医生全都是她给安排的。”

黎姝转过头来错愕得看着涂一鸣,“真的?”

“那边肿瘤医院的床位爆满,其实黎嫣拖了很多关系,也可以安排上,但是她去看了一下,那边的条件实在和这边差的很远,所

以她把你转院来这里,然后又安排医生过来手术,原本那个医生是不接外面医院的手术的,是黎嫣求了好几次,才把人求过来

的。”

黎姝的眼泪缓缓地流淌到了腮边。

“你做手术的时候,她来了,只是你还没有醒的时候,她就走了,她不想见到你,但是并不是心里没有你的。”

黎姝内疚地垂下头去,“我对不起她,是我对不起她,都是我的错。”

“这个时候你更需要振作起来,赶快康复,然后和她重归于好。”

黎姝用力点了点头。

很快就到了楚凌熙实行新制度以来第一次公开投票了,这次选品大会,楚凌熙召集了研发部所有人,然后通过大屏幕介绍的方

式,将这一个月来所有人提交的产品进行了展示,然后进行了编号。

“好了,我们现在进行投票,大家不允许进行讨论,凭借自己的专业眼光来评价每一款产品,给大家十分钟的考虑时间,十分钟

之后进行投票。”

会议室里安静极了。

谁都没有想到这一个月竟然提交了这么多的新产品,以往每个组每月需要提交五个新产品,三个组加起来就是十五个,可是今

天竟然有三十个之多,这也让楚凌熙倍感意外。

这里面除了以组别提交的之外,还有以个人名义提交的。

楚凌屹自己就提交了三个,一组整个组也只有六个而已,剩下的二组提交最多,他们早就铆足了劲,想要拼一拼呢。

“时间到了,大家投票,把喜欢的产品编号写在纸上,一会儿公开唱票。”

投票结束,由言落这边公开唱票。

最后编号5,17,26获得了较高的票数。

楚凌熙露出了微笑,“好了,言助理,麻烦你揭晓一下这些产品都是谁的。”

言落宣布说:“5号产品和26号产品是楚凌屹单独提交的产品,17号产品是二组的产品。”

楚凌熙一点儿都不意外,因为她也选择了楚凌屹的作品。

这样的结果真是几家欢喜几家愁,如果楚凌屹不是一组的人,那想必一组的脸都要丢光了,三组也同样如此,一个作品都没有

被选上。

“好,那我们就重点开发5号17号和26号产品。”

“我不同意!”安心立即站了起来,“这不公平!”

所有人都看向了安心。

“你说说看,有什么不公平的?”‘

安心气定神闲,“大家可以看一下投票的结果,30号产品是我的,我的30号只比26号少了一票,我想少的那一票是楚总的那一

票吧?”

大家一副看热闹的姿态。

“我们投票的这些人,除了知道自己组里,以及自己的作品是几号,也就只有楚总知道,所以我们都是盲选,只有楚总一个人是

公开选的,这是第一个不公平,第二个不公平,那就是楚总和楚凌屹的关系了。”

“你胡说什么?!”楚凌屹顿时站起身来。

“我还没有说话呢,你紧张什么?楚凌屹,难道说你真的和楚总有什么不为人知的关系?”

“我没有!”楚凌屹的辩白显得那么苍白无力。

安心勾唇一笑,底下也有一些人忍不住笑了起来。

“我亲眼看见楚总单独把楚凌屹叫到了办公室好几次,在学校的时候,楚凌屹帮着楚总复习,两个人也经常私底下见面,和我们

这几个其他实习生相比,楚总和楚凌屹的关系是最好的,所以楚总公开投票的情况下,是不是会帮着老情人呢?哦,不,我说

错了,老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