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8章 明艳动人的女孩儿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所有人都转过头去。

就连楚凌熙也好奇地朝着门口看了过去。

只见一个女孩子站在那里,那女孩子还穿着病号服,戴了一顶帽子,她的眼睛空洞洞的,很明亮,却没有任何神采。

她的衣领高高的,很不寻常,似乎是在遮挡着什么,帽子下面也看得出来,她没有头发。

她还是个瞎子。

楚凌屹急忙拨开人群跑了过来,“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女孩子摸摸索索地把手伸了过来,楚凌屹立即把手搭了上去。

抓到楚凌屹的手,女孩子终于露出了笑脸,“我怕你和上次一样喝多了,所以偷偷跑出来了,你没喝多吧?”

“我没有喝多。”

楚凌熙和皇甫澈对视一眼。

众人也猜测着这个女孩子和楚凌屹究竟是什么关系。

楚凌屹坚定地握着她的手,此刻的他不再像之前那样怯怯的,而是坚定的,勇敢的。

“你们不是一直怀疑我和楚总有什么吗?其实我早就有女朋友了,这个就是我的女朋友莫小希,我们从出生的时候就认识了。”

“不不不,我不是他的女朋友,我们只是很好的朋友。”莫小希似乎很忌讳似的,急忙摆手,“你们不要听他的话,他开玩笑的!

阿屹,你别胡说,你这样会讨不到女朋友的。大家千万不要误会!”

“我说过要娶你的!我三岁的时候就说要娶你,不然的话就天打雷劈!你是想让我遭天谴吗?!”对于莫小希的否认,楚凌屹似

乎非常介意。

莫小希摸索着捂住了楚凌屹的嘴巴,“别说了。”

“我就是要说,莫小希,我这辈子非你不娶!哪怕你一辈子看不见了,我也要做你的眼睛!”

虽然两个人的对话听上去像是儿戏,也像是小孩子过家家一样,可是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没有笑,他们被感动了。

不用问,大概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人们都散去了。

安心也离开了。

皇甫澈和楚凌熙这才了解了楚凌屹的故事。

楚凌屹沉默片刻说:“我和小希是在孤儿院里认识的,我们都是弃婴,从一出生就被丢掉了,后来我们受到了资助,出来上学,

可是老天爷对小希太不公平了,她有一次在路上,结果旁边的街道发生了车祸,好巧不巧,玻璃碎片划伤了她的眼角膜,两个

眼睛都看不到了。”

莫小希在一旁紧紧地握住了楚凌屹的手。

“我攒了好久的钱,终于凑够了手术费,结果医院等不了,把眼角膜给了别人。后来小希在进公司的体检中被查出了甲状腺癌,

又不得不手术切除了甲状腺,她的预后不太好,又做了化疗。好不容易又等来了眼角膜,我的钱花完了,奖金也没有发下来,

眼角膜又给了别人。”

楚凌熙内疚不已,“凌屹,那你为什么不跟我说呢?你如果告诉我的话……”

这个时候楚凌熙才想起当初告诉楚凌屹的时候,他是那么的震惊,原来他真的很需要这笔钱。

“我不想给你添麻烦,学姐,我已经给你添了很多麻烦了。”楚凌屹垂下头去。

“原来你就是阿屹的学姐啊,真是太谢谢你了,一直照顾他。”莫小希终于开口说话了。

楚凌熙看着莫小希,心里有种说不出的酸楚,如果不是因为眼睛看不见,她应该是个明艳动人的女孩子,是个眼里有光的女孩

子。

“不用客气,应该的。”楚凌熙说这话的时候,十分自责,她照顾楚凌屹?她照顾了什么呢?她甚至连莫小希的存在都不知道。

楚凌熙派司机把莫小希送回了医院,又把楚凌屹送回了学校里,他还没有毕业,还是住在学校的宿舍。

楚凌熙和皇甫澈一起回了家。

因为心里很难过,所以一路上楚凌熙一句话也没有说。

回到卧室里,她也是接二连三地叹气,皇甫澈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就看见楚凌熙呆呆地坐在那里。

“你一身酒味,是不是该洗个澡?”

楚凌熙抬眼看了看皇甫澈,“我乐意一身酒味,我就是不洗澡,我就乐意带着这一身酒味进被窝,你嫌弃的话,你出去睡!”

说着楚凌熙索性直接把被子一扯,躺在了床上,“都怪你,乱吃什么飞醋,竟然直接取消了他的奖金!如果不是你乱吃飞醋,那

莫小希估计都已经重见光明了!”

“我哪儿知道会是这样?”皇甫澈也没有想到那笔奖金对于楚凌屹来说那么重要。

“你不知道你就随便取消别人的奖金吗?二十万啊,对于任何一个人来说,那都不是一个小数字,要我说你就是小肚鸡肠!”

楚凌熙把一肚子的火都发在了皇甫澈的身上。

皇甫澈被气的没办法,“好,我就是小肚鸡肠,那你说说看,你偷了我的资料,这笔账怎么算?”

楚凌熙的眼睛机灵的转了转,是啊,资料,那当然不是皇甫澈给她的,那是她偷的。

“什么资料!不知道!”楚凌熙把自己蒙在被子里装傻充愣。

“不知道?”皇甫澈直接钻进了被子里,“你再说一句不知道?”

“啊……皇甫澈,你这个坏蛋!你放开我!”

“再说一句不知道?现在都敢偷我东西了,胆子不小!看我今天怎么治你?”

“我错了,错了,错了,老公,我错了,啊……你讨厌!别闹了,已经很晚了,明天还要上班!”

……

第二天一早,一切都是新的。

楚凌熙和皇甫澈一大早上鸡飞狗跳地钻进了车子里,匆匆忙忙去了公司,楚凌熙发了一路的牢骚,责怪皇甫澈大半夜还折腾,

皇甫澈倒是一脸餍足的样子。

到了公司,两个人分道扬镳。

皇甫澈刚走到办公室里,就看见财务部的部长安臣已经等候在那里了。

刚一打开门,安臣就“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对不起,总裁,都是我没有管教好自己的女儿!”

皇甫澈急忙把安臣扶了起来,安臣是天鹰集团的元老人物了,他可受不起。

安臣老泪纵横地站起身来,“总裁,看在我多年为公司操劳,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的份上,就原谅她这一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