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5章 周思雨,我们真的不合适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周思雨抬眼看向了江英南。

她从来没有见过江英南的脸上出现这么严肃的表情。

他们对视了一会儿,江英南才开口,“我们聊聊吧。”

江英南把手松开,周思雨也把自己的手收了回来,“聊什么?”

周思雨大大方方地坐在了江英南的对面,仍旧保持着她进门的时候那一贯的清冷。

“周思雨,我们两个是不可能的。”

周思雨从来没有想过江英南开口的第一句话竟然叫她如此心碎。

“我不知道你喜欢我什么,但是我很清楚我不喜欢你,我喜欢的人从始至终都是姚嘉嘉,姚嘉嘉是我第一个爱上的女孩子,也是

最后一个。”

江英南一本正经地样子让周思雨觉得很讨厌,她宁愿他此刻是嬉皮笑脸的。

姚嘉嘉把目光转向了一边,她似乎不敢面对这一切。

周琼不是说他心软吗?她把自己的肋骨都抽出来给他了,可他竟然没有丝毫的心软,每一句话都在戳她的心窝子。

“你是个好女孩,你配得上更好的人,我们真的不合适。”

“我就不明白了,你究竟喜欢她什么呀?她哪一点比得上我?”周思雨的眼睛里带着眼泪,可她倔强地不愿意把眼泪流出来。

“她的确没有你好,但是在我心里她无可取代。”江英南的话再一次给了周思雨暴击,“或许等你经历了一些事情就会明白,这个

世界上两个人在一起,不是因为你有多好,而是因为我只喜欢你。”

周思雨死死地咬着自己的嘴唇,“难道你就没有一丁点儿喜欢我吗?”

她用力擦掉了自己脸上的眼泪,江英南看见了,他心软了,只是他什么也不能做,他如果做了,那就是最大的犯罪,他不能给

她希望。

“没有。”

“你胡说!”周思雨马上反驳道:“在崇明岛的时候,你还为了我去找七彩贝壳!多危险啊,你都愿意为了我去做!”

或许那个七彩贝壳是她心里唯一的慰藉了。

江英南思考了一下回答说:“那个七彩贝壳并不是我找到的,我知道你想要七彩贝壳,但是看你为了七彩贝壳连命都不要了,便

去找,可惜没有找到,我实在没有精力浪费在这个上面,所以请人做了一个。”

听到这些的时候,周思雨的眼泪像是打开了闸门,稀里哗啦地流淌下来。

“你骗我,你这个骗子!”

她竟然还把那个七彩贝壳当成宝贝一样,没想到竟然是别人做出来的。

“我的确是骗了你,所以你也应该清楚了,我并不喜欢你,也不愿意为了你做任何事,这样的事情我只愿意为姚嘉嘉做,所以我

们是不可能的,周思雨,你清醒一点吧。”

周思雨猛地站起身来,“你这个混蛋。”

“如果你觉得骂我能好受一点,你随便骂,甚至可以打我,我不会还手的。”

周思雨拿起桌子上的一个摆件高高地举起了起来,她真的很想就这样砸过去,砸到江英南的头上。

那一瞬间她甚至幻想把他砸到大脑失忆,是不是自己就可以代替姚嘉嘉了。

可是那也只是一瞬间的念头罢了。

周思雨又把那个摆件放下了。

江英南看着周思雨,他是多么希望那个摆件砸下来,这样他心里或许会好受一些,可是周思雨没有砸他。

周思雨就那样头也不回的走了,走到那么倔强。

临走的时候她留下了一句话,“你会后悔的!”

江英南抱着头撑在桌子上,他真的不想伤害她,可是也是真的没有想到周思雨竟然会做出这么疯狂的事情,所以他必须要让她

断了这个心思。

看着桌子上那个骨瓷的杯子,江英南就觉得浑身发冷。

江英南做了一个梦。

周思雨紧紧地抓着他,“江英南,我就是爱你,我就是爱你爱的疯狂,你不爱我,那我就死给你看!”

江英南这个时候才发现原来他和周思雨站在一处悬崖边上,周思雨朝着他笑了笑便转身朝着悬崖跳了下来。

“你干什么?!”江英南想要抓住她,却怎么也抓不住,眼睁睁地看着她跳了下去。

江英南猛地从梦中惊醒,发现自己出了一身的冷汗,他想要喝口水定定神儿,发现自己的手机在响,拿起手机一看竟然是周琼

打过来的。

“儿子,你快起来!思雨自杀了!”

江英南拿着手机愣是半晌没有回过神儿来,他的梦竟然成真了?

“儿子,儿子,你究竟有没有在听啊,快点儿起来去医院,思雨还在抢救呢!快啊!”

“哦,好,好,我马上就去!”

江英南回过神儿来,胡乱地穿了一件衣服就跑了出去。

他赶到医院的时候,抢救室的灯还在亮着。

江恒和周琼已经到了,看见江英南过来,周琼一下子抓住了江英南的手,“儿子,你们究竟出什么事了啊?思雨竟然会自杀!”

“我们……先别说这个了,她怎么样了?”

“还不知道,我已经打电话通知了她爸妈那里,他们应该很快就到了。这思雨在这边连个亲人都没有,是我在照看着她,你说这

……我怎么和人家交代呀?!”

周琼急的直跺脚。

“妈,你先不要着急,先别急。”江英南急忙安抚着周琼。

江英南也是满头大汗,他想不到周思雨会抽一根肋骨给自己做骨瓷的杯子,也想不到周思雨竟然会自杀!

他低估了她,低估了她的疯狂举动!

没过一会儿,一男一女就匆匆忙忙跑了过去,“小雨,小雨怎么样了?”

男人和女人的岁数看上去比江恒和周琼还要大一些,他们就是周思雨的父母周建和林家枝。

周琼急忙迎了上去,“别急,别急,孩子还在抢救呢。”

“我的女儿怎么能做出这样的傻事啊!”林家枝掏出手绢开始抹眼泪,没有哭天抢地,一看就是很有涵养的人。

周建在一旁也是接二连三地叹气,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过了许久,抢救室的灯终于灭了。

医生从里面走了出来,“谁是病人家属?”

所有人全都围拢上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