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4章 你想不想去上学?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皇甫怀谦还是坚持要把冯栀冷送去酒店,她一个女孩子怎么睡火车站也是不安全的。

因为冯栀冷连身份证都没有,所以冯栀冷趁着前台的人不注意偷偷地跑了进去。

“哇,这里简直太好了吧!”冯栀冷看着这酒店房间。

皇甫怀谦没有说什么,这并不是最好的酒店,只是他觉得距离学校比较近,而且这也只是这里最普通的房间。

他给冯栀冷介绍了一下这里的情况,“那我就先回去了,你今天先好好睡一觉吧。”

冯栀冷一下子就抓住了皇甫怀谦的胳膊,“你要走啊?那我怎么办啊?”

“我把我的手机号留给你,这房间里有电话,如果有任何问题,你给我打电话就好了。”皇甫怀谦说。

“不行,我害怕!如果你要走的话,那我还是回火车站吧。”冯栀冷说着就准备拿自己的东西离开。

皇甫怀谦是无论如何也不让冯栀冷回到火车站去了。

“那好吧,我去换个房间。”皇甫怀谦于是来到了前台,“你好,我想换一个房间,换一个套房吧。”

前台的小姐十分歉意地说:“不好意思,先生,咱们家现在是旺季,现在实在是没有房间了,只有一个单人间了。”

“什么房间都没有了吗?”

“是的,实在不好意思。”

皇甫怀谦也只能叹了口气,真是不凑巧,看来只能和冯栀冷在一起睡了,他重新回到了房间里,“我睡沙发,你睡床,不早了,

早点儿睡吧。”

冯栀冷看了看那张超大的大床,“这张床这么大,足可以睡下我们两个人了。”

皇甫怀谦一脸尴尬,这女孩子大概从来没有人教过她男女授受不亲吧。

“没关系,我睡沙发就好了,你睡床。”皇甫怀谦把沙发收拾了一下,本来想洗个澡的,可是房间里有冯栀冷,他又觉得不好意

思,只好就凑合一晚上了。

冯栀冷倒是很乐意洗个澡,她已经好几天没有洗过澡了,在浴室里,她一边哼着歌一边洗澡。

皇甫怀谦听着那百灵鸟一样的歌声,露出了微笑。

冯栀冷走出来的时候,身上只穿了一件浴袍,她拿着一条毛巾擦拭着自己湿漉漉的头发,“太舒服了,哥哥,这里简直就是天堂

!”

“好了,快睡吧,那边有吹风机,你去把头发吹干,不要湿着头发睡。”

“吹风机?”冯栀冷走到皇甫怀谦说的地方,看了看吹风机,一脸尴尬地看着皇甫怀谦,“我不会用吹风机。”

“我帮你。”皇甫怀谦帮冯栀冷擦干了头发,她的头发又黑又亮,还散发着清香,令人有些陶醉。

“好了,睡觉去吧。”

皇甫怀谦急忙回到了沙发上,然后蜷缩在小小的沙发上。

关了灯,房间里一片黑暗。

“不要抓我,不要抓我!”冯栀冷惊恐地大叫着。

“没事,没事,只是做梦了。”皇甫怀谦轻轻地拍着冯栀冷的后背,冯栀冷抬起头来看了看皇甫怀谦。

“我梦见我妈派人来抓我了,吓死我了。”冯栀冷随即朝着皇甫怀谦笑了笑,“哥哥,你在床上陪我睡,我真的害怕。”

皇甫怀谦的喉结上下滚动一下,他还是觉得不太合适。

“这不太好,我就在外面,你有事叫我就行。”

“那我和你去睡沙发!”说着冯栀冷就准备起身走出去。

“哎,有床干嘛不睡在床上呢?”

那沙发他一个人睡都不够,怎么可能还有她的位置呢?

“可是我害怕,你就陪我在大床上睡吧?好不好嘛?”冯栀冷撒娇似的语气让皇甫怀谦无法拒绝,只好点头同意。

于是他们两个人躺在了同一张床上。

冯栀冷依偎在皇甫怀谦的怀抱里,“哥哥,你真好,晚安。”

“晚安。”

冯栀冷慢慢地进入梦乡,可皇甫怀谦却怎么也睡不着,这还是第一次和一个女孩子如此亲近。

突然间,他脸涨的通红通红的。

“皇甫怀谦,你脑子在想些什么东西啊,她只不过是个十五岁的小女孩!”皇甫怀谦在心里咒骂着自己。

这一夜注定是无法安眠,他睁着眼睛一直到了天亮。

因为还要上课,所以他得回到学校里去,给冯栀冷买了早点,他好说歹说,总算是让冯栀冷同意自己提前离开了。

皇甫怀谦再三叮嘱她不要乱跑,有事就给自己打电话,随后便回到学校里上课去了。

上课的过程他也是心不在焉的,下了课又匆匆忙忙跑去了酒店里,顺便给冯栀冷带了吃的。

一进门,冯栀冷就扑进了他的怀里,“哥哥,你终于回来了!我还以为你不要我了呢!”

“怎么会呢?快吃东西吧,你肯定饿了。”皇甫怀谦把自己带来的饭菜交给冯栀冷,冯栀冷大口吃了起来。

冯栀冷这几天一直住在酒店里,皇甫怀谦给她带来了几本书,让她无聊的时候就看书,皇甫怀谦只要没有课就会来酒店里陪着

她。

这样过了几天,皇甫怀谦知道终究不是个办法,冯栀冷自己也觉得很无聊。

“哥哥,我还是去卖花吧?”冯栀冷撅着小嘴巴看着皇甫怀谦,“我一直住在这里,应该会花不少钱的吧?我还是去卖花赚钱好了

,哥哥,你对我已经很好了。”

“你不能去卖花了。”皇甫怀谦看着可怜巴巴的冯栀冷,她身上的衣服很大,还是那天被小混混扯破的那一件。

而且她都十五岁了,胸部已经开始发育起来,却没有穿内衣,大概乡下,她的母亲也不重视,所以从来没有教给她这种东西。

于是皇甫怀谦带着冯栀冷来到了商场里,给她买了几件衣服,顺便带着她去了内衣店,谎称这个女孩是自己的妹妹,让内衣店

的店员帮她选了衣服。

回到酒店里,冯栀冷开心地穿着漂亮的裙子,“哥哥,你看我穿这个衣服好看吗?”

“好看。”

冯栀冷开心地笑了起来,像是个没心没肺的孩子。

“栀冷,你想不想去上学?”皇甫怀谦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