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6章 你也算女孩子?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米雪“噗嗤”一声就笑了出来。

这一笑倒是让烈歆甜更加尴尬了。

“你别胡说!我对你的第一印象特别差,所以讨厌你!”烈歆甜把头转向了正前方,脸却微微红了。

“你看你看,你脸都红了!还不承认!”

米雪走到了烈歆甜的前面,“我告诉你哦,我可从来不相信我给别人的第一印象会不好哦!”

“我哪有脸红!”烈歆甜有些恼羞成怒了。

米雪见她这副模样,这才停止了打趣她,“好了,好了,不闹了,跟你说真的,其实我早就看出来了,你就是喜欢皇甫瑾昂的。



“我……”烈歆甜这次没有斩钉截铁地拒绝,而是垂下头去思索着什么。

“爱情呢,具有排他性,当你把我当成假想敌的时候,就证明你已经喜欢上他了,你之所以没有发现,是因为他身边就只有你一

个女孩子,你一直都觉得他就是你的,谁也抢不走了,可是当皇甫瑾昂表达出对我的好感时,你就着急了。我说的没错吧?”

烈歆甜停住了脚步,“可是他是我哥。”

“你哥又不是亲生的,你们又没有血缘关系,更何况,我觉得他虽然成绩不好,还是老师眼里的坏学生,但是我觉得他是个很有

魅力的男生。”

“那你干嘛不和他在一起呀?他可是皇甫家族的二少爷,你和他在一起,好处多的很!”烈歆甜带着醋意说。

“你看你看,我连夸他几句,你都受不了,你还不承认喜欢他?”米雪指着烈歆甜撅起的嘴巴说。

米雪拉住了烈歆甜的手,“我不喜欢他这种类型的,所以我和他是不可能的。”

“那你喜欢什么类型的?”

米雪也毫不吝啬自己的分享,“我喜欢我男朋友那种类型的,很儒雅,很有内涵,又很文静,有点书呆子气,就像古时候的书生

那样的。”

烈歆甜一脸艳羡地看着米雪,她是一个目标明确的女孩子,知道自己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不想要什么



“那你会和他结婚嘛?”

米雪迟疑了一小会儿说:“如果可以,我一定会努力争取的,并且把嫁给他成为我的奋斗目标!”

米雪斗志昂扬地握紧了拳头。

烈歆甜是真的被米雪的样子迷住了,她成绩好,人也漂亮,心智也非常成熟,会为了自己想要的东西而努力,可是她自己呢?

她甚至不知道自己上学是为了什么。

“你真好,”烈歆甜耸耸肩膀,“我连以后想做什么都不知道。”

“哎呀,慢慢来,人有的时候会在一瞬间长大的,到时候你就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了,不过从现在开始,你应该知道自己喜欢谁了

。”

米雪俏皮地看着烈歆甜。

烈歆甜笑着点了下头。

这个晚上烈歆甜辗转反侧睡不着,她满脑子都是米雪的话,她真的喜欢皇甫瑾昂?喜欢她从小一起长大的干哥哥?

真的是这样吗?

她不断问自己这个问题。

第二天就是周六,不需要起床,不然烈歆甜真的会迟到的。

她天快亮的时候才睡着了,这一觉一直睡到了快十点钟的时候。

“起床啦!”

突然一声刺耳的声音传来,紧接着就是一阵凉意,烈歆甜正在做梦呢,猛地一下子就坐了起来,看见皇甫瑾昂正大笑着看着自

己。

“哈哈哈哈,都几点了,太阳晒屁股了,还不起床!”说着皇甫瑾昂拍了一下烈歆甜的屁股。

烈歆甜的脸顿时就红了,自从昨天和米雪聊过之后,她发现她不能直视皇甫瑾昂了。

“你有病吧你?干嘛掀我被子!”烈歆甜立即把被子扯过来盖住了自己。

“你才有病呢,都多大了还穿蜡笔小新的睡衣,丢不丢人?”

烈歆甜看了看自己睡衣上的图案,没好气的瞪了皇甫瑾昂一眼,“你怎么随便闯人家女孩子的房间啊?万一没穿衣服呢!”

“人家女孩子?”皇甫瑾昂一字一顿地重复着,“哈哈哈哈……”

然后就是狂妄的笑声传来。

“怎么了?!笑什么笑?!”烈歆甜用高分贝的声音吼着。

“你竟然还好意思称自己是女孩子?谁家女孩子跟你一样吃那么多?谁家女孩子跟你一样爱咬人?谁家女孩子像你一样力气那么

大?哈哈哈……你还好意思说自己是女孩子!”

听着皇甫瑾昂嘲笑的声音,烈歆甜想要抓住皇甫瑾昂的手咬他一口,结果皇甫瑾昂早有防备,立即闪开了。

“哈哈,抓不着,咬不着!”皇甫瑾昂跳着笑着。

“出去!”烈歆甜蹬着腿进行反抗,简直要被他气死了。

打闹间,烈歆甜发现自己的睡衣扣子开了,她急忙抓紧自己的睡衣,这个举动更是让皇甫瑾昂大笑不止。

“有什么好遮的,你又没胸!哈哈哈——”皇甫瑾昂又是一阵大笑。

烈歆甜觉得自己要被气的爆炸了!

“滚——出——去!”烈歆甜对着天花板嚎叫起来。

皇甫瑾昂笑的更是开心了。

楚凌熙听见声音,急忙上了楼,“豆包!你老惹巧克力生气了,赶紧给我滚出来!”

皇甫瑾昂这才乖乖地走出去。

楚凌熙急忙把门给烈歆甜关上了。

“你也真是的!你还当这是小时候呢!巧克力都大了,你也不知道避避嫌!”楚凌熙说着拧了一下皇甫瑾昂的耳朵。

“大了怎么了?她小时候我还给她换过尿不湿呢,早就看光了,你们还把我们放在一个浴盆里洗澡呢,你忘了?”

小时候楚凌熙和黎嫣的确是这么干过。

“那是小时候!”

“长大了她就不是我妹了?”皇甫瑾昂的话让楚凌熙噎了一口。

儿子说的话像是有道理,又像是没道理,关键是她也不知道怎么反驳。

孩子们都大了,是时候该避避嫌了。

“总之你给我注意着点!”

“行行行,我知道了,她连胸都没有,我占不着便宜!”

楚凌熙瞪大眼睛,伸出手去拧住了皇甫瑾昂的耳朵,“你再给我说一次!”

“妈妈妈,疼疼疼!我说着玩儿的!说着玩儿的!”皇甫瑾昂急忙求饶。

“你个兔崽子,你再敢说这样的话,小心我打死你!”皇甫瑾昂这才松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