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7章 避避嫌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烈歆甜还坐在床上,她拽着自己的睡衣朝着里面看了看,皇甫瑾昂说的没错,她的确是没胸……

班上的女生们偶尔也会偷偷讨论这个问题,大家都发育了,好像就她不发育,也是奇怪了!

外面皇甫瑾昂又喊了一声,“巧克力,再不起床,我去掀被子了!”

烈歆甜翻个白眼儿,烦死了!

她赶紧下床找自己今天的衣服去了。

烈歆甜起了床,就被皇甫瑾昂拉着出去玩儿了,兄妹俩的关系总算是缓和了一些。

楚凌熙却有些淡淡的担忧,“嫣儿,刚刚豆包去掀巧克力的被子,你说这俩孩子都大了,是不是应该避避嫌啊?”

按理说这种事自然是女孩子的父母先提出来的,楚凌熙作为男孩子的父母,似乎不应该提这种,毕竟两个孩子真出点儿什么事

,他们家男孩,又不会吃亏。

可她从小就把巧克力当成亲生女儿一样带,这种事可不能委屈了巧克力。

“避什么嫌?掀被子就要避嫌啊?他俩小时候还光着屁股睡一个被窝呢!”黎嫣津津有味地吃着葡萄。

“那不是小的时候吗?现在都大了,巧克力都来例假了,已经是大姑娘了。”

黎嫣瞥了楚凌熙一眼,“我都不担心呢,你担心什么,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管他们干什么?万一真的成了,干脆让巧克力嫁给

豆包好了,这有什么吗?”

楚凌熙被逗笑了,“就我家那个混世大魔王,你看得上吗?不觉得委屈你家巧克力?”

“咱们当初不也说好的你家四个儿子任我挑的吗?”

“是这么说的,可是我家四个儿子,就是豆包屁都不是,你竟然看上他了?”楚凌熙怪异的看着黎嫣。

“也不是看上了,随缘呗,我仔细想了想啊,汤圆吧,好是好,人太老实了,你看我家巧克力风风火火的,他俩在一起不合适,

你家小北和小南呢,又是乖乖仔,我家巧克力肯定也不感冒,所以就剩下豆包了。”

“我的天哪,天底下竟然会有你这样当妈的。”楚凌熙也是看了眼了,别的家里人,把女儿看的跟眼珠子似的,黎嫣倒好,恨不

得女儿赶紧嫁出去。

“我这么当妈的怎么了?我觉得挺好的啊,她嫁到你们家,跟没嫁有区别吗?我可告诉你啊,这万一两个人真成了,彩礼钱一分

钱别想少,到时候别跟我谈交情,我不吃那套。”

“你这人真是的!刚才还说跟没嫁一样,现在又要彩礼!”

“到底是便宜了你家豆包那个混小子!不然谁愿意嫁给他啊?就他那个混小子,八成连个老婆都讨不到!所以这彩礼你得给我翻

倍!”

楚凌熙大笑起来,黎嫣也跟着笑起来。

可是笑归笑,楚凌熙可没有黎嫣那么心大,这感情的事情还是要看缘分的,没有牛不吃草强按头的道理,另外即便是两个孩子

真的要走到那一步,可他们现在是学生,楚凌熙也绝不允许那样的事情发生。

于是楚凌熙立即和皇甫澈说了这件事,“你把儿子教育教育吧,有些事情我这个当妈的说不出口啊?”

“你是不是操心的过头了,豆包虽然每天没个正行,但是这方面他还是有分寸的。”皇甫澈虽然很为儿子头疼,但是对儿子的人

品还是信得过的。

“当然相信他不会那么做,可毕竟青春期嘛,有些事情呢,就怕他们孩子一时冲动就犯了错,你说对吧?”

楚凌熙挽住了皇甫澈的胳膊,“老公,你就给他打打预防针,或者给他普及一下这方面的知识也好,别让他整天胸不胸的挂在嘴

边。好不好?”

皇甫澈拗不过楚凌熙,只好把皇甫瑾昂叫到了书房里。

皇甫瑾昂向来天不怕地不怕的,哪怕是挨了皇甫澈不少的揍,也并不害怕皇甫澈。

“爸,你找我?”

“嗯,坐下。”皇甫澈反倒是有些紧张起来了,他不知道如何和儿子开口,虽然他们都是……男人。

“什么事啊?”皇甫瑾昂一脸好奇的看着皇甫澈,他很少会被皇甫澈单独叫进书房里,最近他也没有犯错啊,怎么就被单独谈话

了呢。

“那个……”皇甫澈支支吾吾地说不出来。

“爸,你跟我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我是你儿子啊!”皇甫瑾昂似乎看出了皇甫澈的为难。

这话说的皇甫澈反倒是更紧张了,“你给我严肃点!”

“嘿嘿,我爸也有紧张的时候啊?”皇甫瑾昂立即闭上嘴巴,坐直了身子。

可是这样的皇甫瑾昂让皇甫澈越发不好意思起来,“你放松,不用太紧张。”

“爸,不是我紧张,是你紧张。”皇甫瑾昂憋着笑。

皇甫澈瞥了他一眼,就不能和这儿子多说话,多说了话能给人气死!

皇甫澈思虑再三,“那什么,你妈让我跟你说说,听说你今天给巧克力掀被子了?”

“我去,这什么大不了的事吗?不就是给她掀了个被子吗?你和我妈现在是不是不用请家长了,觉得不舒服啊?这么点儿小事也

值得拿出来说。”

你问了一个问题,他有一大堆的话等着怼你呢,这就是他们家的儿子!

“这不是小事,你都多大了,巧克力是个女孩子!”

“她怎么算是女孩子了?她就是个黄毛丫头!哈哈哈!”皇甫瑾昂大笑起来。

皇甫澈一拍桌子,“严肃点!”

皇甫瑾昂顿时憋住了笑,“爸,你有话快点儿说行吗?我作业还没有写完呢。”

“你们两个都大了,这种事以后不能做了,而且你得学会避避嫌,更出格的事更不能做,知道吗?”

“还有什么更出格的事?”

皇甫澈被气得有点儿无奈,“那万一巧克力没穿衣服呢,你是个男人!”

“没穿衣服怎么了?我俩以前还一起洗澡呢,早看光了。”

“以前是以前,以前不是小吗?你是脑子缺根弦?这么说你都不明白?!”皇甫澈只好从抽屉里拿出了一本书,“把这本书好好看

看。”

皇甫瑾昂一看那本书的封面,青春期性教育,他“噗嗤”一声就笑了出来。

这一笑让皇甫澈更尴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