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8章 决定先斩后奏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爸,这是唯一的办法,我妈可能会生气几天,但是你哄哄她就好了,省的你一提这件事,我妈一生气,把你从卧室赶出来!”

“你个臭小子!”

“行啦,我知道你怕什么,不就是怕我妈不让你……那个嘛。大家都是男人,我懂。”

听见这话,皇甫澈真恨不得一脚把儿子踹死!

这种话也就他敢在自己面前说。

“滚蛋!”皇甫澈抬起一脚,皇甫瑾昂非常机敏的朝着旁边一跳,“那我滚了,记住咱们的约定。”

“滚!”

皇甫瑾昂屁颠屁颠儿地走到了书房门口,都已经走出去了,又开门回来探进头来,“爸,我们学校的那件事,谢谢你啊!肉麻的

话就不说了!”

说着皇甫瑾昂朝着皇甫澈眨眨眼睛。

皇甫澈看着儿子的样子低头笑了,自从参加招飞的选拔,他突然觉得儿子像是成熟了。

这天半夜,烈歆甜在房间里睡得正香呢。

今天和小姑还有糖果一起逛街来着,累都累死了,她的双腿回来的时候还是木的,所以晚上睡得格外香甜。

手机响了好几次,她才迷迷糊糊地拿起手机,揉了揉眼睛,发现是米雪打来的电话。

“喂,米雪……大半夜的,你干嘛?”

烈歆甜钻进被子里,把手机放到耳边,闭上眼睛继续睡。

“歆甜,我……我有件事……”电话里米雪的声音有些颤抖,似乎很害怕的样子。

“怎么了?”烈歆甜还没有完全丧失听觉,下意识地问了一句。

然后那端便陷入到了沉默当中,米雪支支吾吾地也说不出来,“算了,你继续睡吧。”

“哦,好吧。”

挂了电话,烈歆甜一瞬间就进入梦乡了。

一直睡到第二天早上九点钟,烈歆甜才起床,她拿起自己的手机看了看昨天和米雪的通话记录,她是有些印象的,总感觉好像

不太对劲儿,米雪的声音听上去有些不自然。

她立即把电话打了过去,结果电话打不通。

烈歆甜心里七上八下的,可是她又不知道米雪的家住在哪儿,也只能一直通过电话和微信的形式联系米雪。

一直到晚上的时候,米雪的电话终于打通了。

“你可吓死我了,我联系你一整天了,你怎么也不知道回我一个啊!”烈歆甜感觉自己的心到现在还“扑腾”呢。

“哦,我出去玩了,没带手机。”米雪的声音仿佛又恢复了正常。

“还好,真是吓死我了,对了,你昨天晚上给我打电话干什么呀?我昨天去逛街了,回来实在是太累了,所以也没听太清楚你说

的话。”

“昨天……没事!”米雪的声音恢复了正常,似乎并没有什么事发生,以至于烈歆甜觉得自己昨天晚上是出现了幻听。

“真没事吗?我感觉你声音不太对劲儿呢。”

“真没事,可能做噩梦了,就把电话给你打过去了吧,哈哈。”

现在烈歆甜感觉米雪是没事了,可能是她多心了吧,“那就好。你到底有没有回老家啊?我们出来玩儿啊?”

“我……回老家了。”

“那好吧,那就下次再约,反正很快就开学了,我们之前约好的,可要算数啊!”

“算数,必须算数。”

挂了电话,烈歆甜又像是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了。

今年的春节,大家决定一起聚在皇甫家来过,人多热闹,可能是上一辈的人岁数大了,越来越喜欢热闹了。

他们这一辈的人对春节的印象就是玩,各种疯玩,原本大家约好一起守岁的,可老一辈的十点钟就坚持不住了,各自去睡了。

剩下小的们还叽叽喳喳个不停,又过了一个小时,又不停有人退出了战队。

最后就剩下皇甫瑾昂和烈歆甜了。

皇甫瑾昂仍旧十分兴奋,烈歆甜其实也困了,可她一直坚持着。

“别再我身边打哈欠了,行吗?困了就去睡啊!”皇甫瑾昂终于还是忍不住说了出来。

“我还要等着看烟花呢!”烈歆甜死鸭子嘴硬,就是不承认她就是想要和他一起看烟花,“你今天怎么这么精神啊?我姨说你昨天

晚上熬了通宵的,现在还熬得住?”

“不懂了吧?这是爱情的力量!我约了米雪一起跨年。”皇甫瑾昂一脸得意。

烈歆甜仿佛听见了心碎的声音,还是为了米雪,他真的很在意米雪。

“爱情的力量呢,人家米雪压根就不喜欢你,哪里来的爱情啊!”

“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皇甫瑾昂敲了一下烈歆甜的脑袋,看了看时间十一点半了,“十一点半了,你也别睡了,我爸买了好

多的烟花,一会儿我去放去!”

“真的?皇甫伯伯买的什么烟花?”

“据说是给我妈定制的,也不知道什么样子,结果他们睡着了,那就由我代劳了。”

皇甫澈给楚凌熙买的东西自然是不会差的。

十二点的钟声敲响了,皇甫瑾昂和米雪的视频也连线上,“米雪,新年快乐!”

烈歆甜也在镜头里和米雪打招呼,三个人隔空一起说着新年的祝福。

皇甫瑾昂把手机交给了烈歆甜,“你拿着,我去放烟花了!你把镜头对准了。”

“知道了!”烈歆甜对着镜头里的米雪抱怨着,“生怕你看不到。”

皇甫瑾昂点燃了一束又一束的烟花,漫天的火树银花把他们的脸都映衬地格外美丽。

烈歆甜拿着手机对准了皇甫瑾昂,米雪也看见了皇甫瑾昂放烟花的样子。

烟花放完了,皇甫瑾昂跑了回来,“怎么样,好看吗?我爸给我妈买东西,那从来不会糊弄的。”

“好看,太好看了!”

“好了,时候不早了,早点睡吧,我都困了,拜拜!”

米雪下线了。

皇甫瑾昂多少觉得有些遗憾,他还有好多话要说呢,身边就只剩下了一个烈歆甜。

喧闹慢慢停了下来,天上的烟花也越来越少。

“巧克力,过了年我就要走了。”

“你真的要去做飞行员了?”

“废话!”皇甫瑾昂一脸得意,“到时候你就可以在天上看见我了!”

“哥,我舍不得你走。”烈歆甜终于不再像以前那样强势和泼辣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被皇甫瑾昂对米雪的心思给刺激到了,她

竟然哭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