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5章 孩子是我的!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一次烈歆甜决定炸一下皇甫瑾昂,对付皇甫瑾昂还真的不能用常用的办法。

“别胡说,不是我的,是你的!”

“根本不可能是你的!你整个寒假几乎都和我在一起,从哪儿和米雪开房去啊!”

“你二十四小时都和我在一起吗?”皇甫瑾昂一副懒得理会烈歆甜的样子。

“你就承认了吧!米雪都承认了,她说她肚子里的孩子是她男朋友的,根本就不是你的!”烈歆甜朝着皇甫瑾昂嚷嚷着,“你根本

就是想帮米雪!”

皇甫瑾昂一把捂住了烈歆甜的嘴,烈歆甜直接咬了皇甫瑾昂一口。

“我去!”皇甫瑾昂吃了痛,看着烈歆甜那愤恨的目光,“你有病吧你!”

“你才有病呢!这么大的事,你竟然当个替死鬼,你……”

“孩子就是我的!腊月二十五那天晚上!我去哪儿了,你知道吗?”

“腊月二十五……”烈歆甜一下子愣住了,她仔细回想,那天自己的确不和皇甫瑾昂在一起,因为小姑非要让自己陪着她去买衣

服,所以她和小姑逛了一天的街,回来都要累死了,睡得也特别早。

因为那天实在是太累了,所以她印象很深刻。

对!就是那天晚上她接到了米雪的电话,因为又困又累,都没有提起注意!

“知道了吧?我就是那天晚上带着米雪去开房的,你以后不要再问了,也不要和我爸妈胡说八道,这件事都过去了,过去了,明

白吗?”

烈歆甜的眼泪在眼睛里打着转,这一次她终于信了。

皇甫瑾昂话音刚落,就看见烈歆甜噙在眼眶里的眼泪,他一下子慌了神儿,“你哭什么啊?我也没说什么啊!”

烈歆甜只是傻傻地看着皇甫瑾昂,一声不吭,努力抑制自己的眼泪。

可眼泪还是不争气地掉了下来。

“哎,你哭什么呀?”皇甫瑾昂还从来没有见过烈歆甜这个样子,他有些慌了手脚,上去用手给烈歆甜擦眼泪,“我也没有说什么

吧?要不你咬我一口出出气?”

烈歆甜拿过皇甫瑾昂的手,张开嘴巴就是狠狠地一口。

“靠!”皇甫瑾昂疼的叫出了声,“行了,行了,断了,断了,断了!”

可烈歆甜没有要放开的意思,用力咬了下去,直到血水流到了自己的嘴里,她才松开。

“我靠!你特么真咬啊你,你这个死丫头!”皇甫瑾昂刚准备把烈歆甜好好骂上一通,烈歆甜扭头就跑开了。

他想把她叫回来,却发现她跑得飞快。

烈歆甜哭的很厉害,正在客厅里的楚凌熙,看见烈歆甜从楼上跑下来,急忙喊她,“巧克力,怎么了?是不是你哥欺负你?”

可烈歆甜没有回答,便迅速离开了皇甫家。

楚凌熙急忙上楼询问,“你又欺负巧克力了?”

“我没有!你看她把我咬的!我还欺负她!”皇甫瑾昂正用纸巾擦拭着自己手上的血。

楚凌熙看着皇甫瑾昂,总觉得不太对劲儿,这两个孩子不对劲儿。

米雪在医院里住了足足一个月,刚一出院,皇甫家就派人来告诉她,出国的事情已经安排好了,希望她尽快出国。

米雪听得出对方的意思,是想让自己马上离开,她也很听话,很快就收拾了行李,坐上了飞往M国的飞机。

米雪的爸爸和米雪的妈妈没有去,他们没什么文化,语言也不通,虽说一切费用由皇甫家承担,可他们还是不愿意乱花这个钱

,只能含泪送走女儿。

坐在头等舱里,米雪看着飞机慢慢起飞,飞入云端,她知道自己的新生活就要开始了。

“皇甫瑾昂,你要等着我回来。”

米雪离开,皇甫澈是故意没有告诉皇甫瑾昂的,而在米雪离开之后,皇甫澈才把皇甫瑾昂叫到了书房里。

至此,皇甫瑾昂也在家里关禁闭一个月了。

“爸。”皇甫瑾昂站在皇甫澈面前。

看着他身上少了几分痞子气,皇甫澈也十分满意,“今天米雪出国了。”

“什么?你怎么没有告诉我?我最起码要去送送她吧?”皇甫瑾昂顿时急了眼。

“有这个必要吗?”

皇甫澈冷冷的一句话,让皇甫瑾昂顿时垂下头去。

“你说没这个必要,那就没这个必要。”皇甫瑾昂嘟囔着。

“你也在家里反省了这些日子,有什么打算吗?”

“我想去工作,虽然我不学无术,可毕竟也不能在家里吃干饭,不行我去送快递,送外卖,总不能让家里白养我。”

皇甫澈看着自己的儿子,竟觉得有些可笑,“我儿子好大的志气!”

皇甫瑾昂无奈地笑笑,“我又不能去上学了,我还能干点什么啊?在学校也没有好好学习,去咱们家公司,屁都不会,能干什么

?”

“所以你是在反思自己,上学的时候没有好好学?”

“算是吧。”

皇甫瑾昂最近这些日子的确是想了很多,他发现自己真的荒废了很多的时光,那些最宝贵的时光就让他做坏事了。

“你不是想去做飞行员吗?”

皇甫瑾昂猛地抬起头来,“学校不是不让去了吗?”

他已经被华天大学开除了,原本皇甫澈是可以帮忙的,只是皇甫家的目标实在太大了,不好明着操作,皇甫澈也想让皇甫瑾昂

得到一些教训,所以就什么也没有做。

既然被开除了学籍,那招飞肯定是去不了了。

“学校的确是不让去了,你已经被开除了,自然去不了。”

皇甫瑾昂失望地垂下头去,他还以为事情有转机呢,没想到空欢喜一场。

看着儿子失落的目光,皇甫澈也欣慰地点了下头,“所以你后悔吗?”

“后悔什么?”

皇甫澈终究是没有拆穿,既然他说了过去了就是过去了,“没什么,我准备把你送去部队。”

“什么?”

“以成年人的身份送去部队,和大学生征兵入伍不太一样,可能要吃些苦头,不过如果你表现好,说不定还可以在部队上报名去

参加飞行员的考试,说不定可以做上飞行员。”

皇甫瑾昂的眼睛顿时放亮,“爸,你说的是真的吗?”

“我不想在你身上浪费时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