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0章 最擅长的是不穿衣服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皇甫怀谦回到自己家里才意识到,自己可能太仓促了。

他比冯栀冷大了七岁,整整七岁啊!

他可不想耽误了她的青春,更何况,自己家里能接受冯栀冷这样的身份吗?

可是转头一想,似乎也是冯栀冷想要和自己在一起的,她应该是乐意的,自己也老大不小了,谈场恋爱应该也没什么的,就当

是哄小孩子开心了,说不定冯栀冷哪天会喜欢上别人,那样的话,他就可以全身而退。

这样想着,皇甫怀谦也就没有什么心理负担了。

可这一次冯栀冷算是把冷滟得罪惨了。

一大清早,冯栀冷就感觉到周遭滚滚而来的恶意。

“看着是个土包子,没想到勾搭人倒是挺有一套的。”

“说的也是,穿得那么土,总裁竟然会看上她。”

“人家最擅长的是不穿衣服!哈哈哈……”

同事们对于她的讨论,自然没什么好听的话,不过冯栀冷不在乎,她们爱说什么就说什么去吧,他们讨论的越是厉害,讨论的

越是不堪,她就是越是可以达到自己的目的。

冷滟在茶水间里堵到了冯栀冷,“你别得意,现在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

这一次冷滟承认自己是轻敌了,她应该清楚总裁特别助理的选拔有多严格,冯栀冷能走到最后肯定不简单。

冯栀冷却抿嘴笑笑,“谁输谁赢?不好意思,我的手下败将,你没有资格做我的对手。”

“你——”冷滟感觉自己受到了极大的侮辱。

“怎么样?不服气?你信不信我三言两语就可以让总裁开除了你?”

冷滟狠狠地盯着冯栀冷,真恨不得将她这张伪善的面孔撕碎!

就在这个时候,冯栀冷突然拿起冷滟的杯子,那被子滚烫的水一下子浇到她的手背上,“啊——”

冯栀冷尖叫一声。

冷滟都看呆了!

“你这是干什么?”

冷滟还没有反应过来,一个身影已经将她推到了一边,抓住了冯栀冷的手,“没事吧?”

冯栀冷摇了摇头,看向了冷滟,“冷秘书她……不是故意的,总裁,你的水我马上给你拿过去。”

冷滟瞪大眼睛,竟然一个字也没有说出来。

皇甫怀谦狠狠地瞪了冷滟一眼,便带着冯栀冷在众目睽睽之下离开了茶水间。

冷滟反应过来,才意识到自己又被这个绿茶婊坑了!

皇甫怀谦带着冯栀冷回到了办公室里,他带着她来到了洗手间里,用冷水冲洗着冯栀冷的伤口。

“你先冲洗着,我去找药。”

皇甫怀谦迅速找到医药箱,从里面拿出了药膏。

冯栀冷的手还在水龙头底下冲洗着,刺痛感已经没有那么强烈了。

过了好一会儿,皇甫怀谦查看了一下她的伤口,拿出药膏给她轻轻地涂抹着,他的眼神是那样的温柔。

冯栀冷的心突然一阵酸痛。

他是真的很紧张她的。

“疼吗?疼就说话,不用强忍着。”皇甫怀谦见冯栀冷不说话,急忙看了看她的眼睛。

“哥哥帮我敷药就不疼了。”冯栀冷的嘴巴一如既往的甜,只是这一次,她说这话的时候很是心虚。

皇甫怀谦抬头看了看冯栀冷那可爱的小脸蛋,“怎么能不疼呢?还好水应该不是开水,不然你这手怕是要脱层皮了。”

冯栀冷看着皇甫怀谦那关切地目光,内心五味杂陈。

上好了药膏,皇甫怀谦看向冯栀冷,“冷秘书是不是总给你气受?”

冯栀冷耸耸肩膀,“也没有啦,她就是觉得我抢了她的功劳,所以……没关系,回头我给她送点礼物意思意思,过段时间就好啦

!”

看着冯栀冷天真的模样,皇甫怀谦有些不忍心,“这段时间我不能没有秘书,事情太多了,找到一个像是冷秘书那么能干的也着

实不容易,不过我在考虑换掉她了。”

“别,哥哥,你别换掉她。”

换掉了这个女人,就没有好戏看了。

“怎么了?她那么欺负你。你还替她说话?”

“这件事终究是我一开始没有想的那么周全,所以错误在我,还是不要换掉冷秘书了吧,毕竟她走了你这边也不好办,对不对?



皇甫怀谦抿嘴笑笑,“那我再观察一段时间吧。”

“好!”冯栀冷眯起眼睛笑笑。

“出去做事吧,晚上带你去吃好吃的。”

“真的吗?那我现在肚子就有点饿了,嘻嘻,我空着肚子,晚上多吃点。”

冯栀冷开开心心地回去了,不过皇甫怀谦还是让人事部发布了招聘秘书的消息,这样也让冷滟有些压力,别再针对冯栀冷。

下午的时候,皇甫怀谦接到了楚凌熙的电话,“妈,什么事?”

“你周末有事吗?”

皇甫怀谦犹豫了一下,他本来是没什么事的,但是脑海中浮现出冯栀冷,他或许应该和冯栀冷在一起。

“我……”

不等皇甫怀谦说完,楚凌熙就打断了他的话,“不管你有事没事,反正你得回家,我有事!”

“嗯……”家里有一个霸道的老妈也不是什么好事。

“就这么定了,拜拜,乖儿子。”楚凌熙挂了电话。

皇甫怀谦无奈地挂了电话,快下班的时候,冯栀冷跑了过来,“哥哥,你周末要做什么?”

皇甫怀谦看着冯栀冷充满期待的样子,实在不忍心开口。

“不如我们去游乐场吧?”冯栀冷开心地说:“我上班的路上看见游乐场的广告了,太好玩了,我都没玩过呢,也不知道是什么样

子的。”

皇甫怀谦咬了咬牙还是残忍地说“栀冷,我周末要回家,我妈叫我有事。”

就好像一盆冷水一下子浇了一个透心凉,冯栀冷才意识到皇甫怀谦是不属于自己一个人的,他有家有父母,有兄弟姐妹。

“我们下周再去游乐场吧?我好久没回家,我妈找我应该有事,我得回去。”皇甫怀谦见冯栀冷的眼神有些落寞,急忙说。

“好吧,没关系,我都忘了你是要回家的!”冯栀冷装着没什么所谓的样子,“下周去也是一样的。”

可皇甫怀谦却很不是滋味,他不愿意看到冯栀冷难过的眼神,她的生活好不容易安稳下来,应该很期待在这边好好生活,好好

玩一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