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5章 必须好好聊聊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楚凌熙在电话那端十分疑惑,她明明就什么都没有说啊,她仔细回想着自己说过的话,看看有没有会伤到人的地方。

可是就这样的迟疑,让皇甫怀谦断定楚凌熙肯定是说了什么。

“妈,你要找栀冷,是不是应该和我说一声啊?”皇甫怀谦自然不会直接指责楚凌熙,可是他的语气已经说明了一切。

“我……我没有说什么过分的话啊,只是问了问她家里的情况,你们两个谈恋爱我问一下总没有什么的吧,谁家见父母不都得问

问家里情况的。”

皇甫怀谦捏着自己的眉心。

“是不是她和你说了什么?”楚凌熙总觉得不对劲儿,自己说话还是很有分寸的。

“没有,她什么都没有说,我还有事,先挂了。”

毕竟是自己亲妈,皇甫怀谦也不想过多的指责什么。

这个时候冯栀冷也回来了,手里端着一盘点心,还有一杯水,“总裁,吃点东西,喝点水吧。”

她叫了他总裁,而不是哥哥。

皇甫怀谦承认自己的确有点敏感,但是她出去之前的确是喊他哥哥的。

“栀冷,我们可以好好聊聊吗?”皇甫怀谦把冯栀冷按在了沙发上,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他是没办法安心工作了。

就在这个时候冷滟来敲门,“总裁,会议的时间到了。”

“取消!”皇甫怀谦没好气地朝着门口喊了一声。

冯栀冷错愕地看着皇甫怀谦,“这不好吧?”

皇甫怀谦打开了门,冷滟还在门口站着,“通知下去,今天所有的会议和行动都取消!”

“总裁……”

“不想被开除,就不要过来打扰我!”皇甫怀谦“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冷滟吓得急忙灰溜溜地跑开了。

冯栀冷也吓得够呛,皇甫怀谦坐在了冯栀冷的旁边,“现在可以说了吧,如果时间不够,那我把明天的安排也全部取消!”

冯栀冷垂下头去,“哥哥,你不应该这么为了我,我不配。”

“胡说!不许这么说!”皇甫怀谦立即呵斥了一声。

冯栀冷抬起头来看着皇甫怀谦,“你妈跟我说,我们身份地位悬殊,不适合在一起,她还说恩情不能代表爱情,她还……”

冯栀冷从自己的口袋里拿出一张银行卡,“给了我一张银行卡,说……让我离开你。”

皇甫怀谦错愕地看着那张银行卡,那的确是楚凌熙的银行卡,他见过的。

“哥哥,我觉得你妈说的对,我的确是配不上你的,所以我们……”

“闭嘴!”皇甫怀谦怒斥一声,制止冯栀冷继续说下去,“以后不要再说这种话了,你知道,我不喜欢听。”

“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我说过我们在一起,所有的一切我都会解决的,我妈下次再来找你,你不要出去,先和我说一声,如果她今后

遇到你再说这种话,你就叫她来找我。”

“哥哥,我不希望你夹在我和你妈中间为难。”冯栀冷低垂着头,“我就知道我的感觉不会错的,你妈根本不喜欢我。”

皇甫怀谦将冯栀冷拥入怀中,心疼无比。

自从接到了皇甫怀谦的电话,楚凌熙在家里就十分不安。

等皇甫澈一回来,楚凌熙就立即把这件事告诉了皇甫澈。

“你这么一说,我好像是知道这个女孩儿是谁了。”皇甫澈说。

“谁?”楚凌熙疑惑地看着皇甫澈。

“几年前,豆包还上大学的时候,曾经救了一个卖花的女孩,后来他把那个女孩安顿在酒店里,再后来他找到了谭秘书,要谭秘

书给那女孩找个学校,还千叮咛万嘱咐,不要告诉我,结果谭秘书还是告诉我了。

在我的授意下,谭秘书把那个女孩安排去了宁城,也把他们两个人的联系给断了,那个时候豆包还不够成熟,我怕他把持不住

,所以才这么做。”

楚凌熙张着嘴巴,愣是半晌没有说出话来,良久她才说:“这么大的事,为什么我一点儿都不知道!”

皇甫澈没有说,皇甫怀谦也没有说,她的老公和儿子竟然把她瞒得严严实实的!

“当时觉得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加上也顺利解决了,所以没有告诉你。”

楚凌熙气得直跺脚,“那豆包有没有找你说过这件事?”

“没有,我找过他一次,他什么都没有说。”

“皇甫澈!你这么多年难道还不了解他?怕是上一次你把冯栀冷送走的时候,就在儿子心里留下了芥蒂!”

楚凌熙努力让自己平息下来,皇甫澈没有接话,他有时候做事的确是专断了一些,不过他也是为了儿子好。

那个时候他还在上学,不能因为儿女私情就影响到学业。

“怪不得呢,我说豆包怎么都学会用这种语气和我说话了,原来他几年前就很介意了,你问都不问,说也不说,就擅自替他做了

决定,他懂事啊,他从来都是听话的,当然不会说什么,可并不代表他不往心里去啊!”

楚凌熙在房间里来回踱步,“我看这个冯栀冷也不是个善茬,不知道她和豆包说了什么,豆包和我说的语气是变了一个人,看着

办,有的闹腾呢。”

星期五这天的时候,楚凌熙还是觉得心里不踏实,她决定要和皇甫怀谦好好聊一聊,原本是希望皇甫澈可以为当年的事情道个

歉的,可是想到皇甫澈的性格,压根不可能向儿子低头,更何况都过去那么久了,再道歉的话,显得目的太明确了。

所以楚凌熙还是决定自己单独和皇甫怀谦聊。

电话打通的时候,楚凌熙简单说了一下,没想到皇甫怀谦竟然答应的那么爽快。

“好,妈,我明天回去,正好我也有事找你。”

这个晚上楚凌熙竟然失眠了,她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总感觉要出事似的。

楚凌熙还是像以前那样,准备好了皇甫怀谦爱吃的水果和饭菜,就等着皇甫怀谦回来了。

谁知道回来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两个人。

皇甫怀谦是大大方方牵着冯栀冷的手进的门,冯栀冷一副怯怯的样子,甚至连头都不敢抬起来。

楚凌熙没想到皇甫怀谦会带着冯栀冷回来,急忙招呼着,“栀冷也来了,快坐。”

冯栀冷抬眼看了看皇甫怀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