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6章 我要和栀冷结婚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皇甫怀谦给冯栀冷使了一个眼色,两个人便一起坐在了沙发上。

因为冯栀冷突然出现,原本准备的那些话,楚凌熙也就没办法说了。

气氛变得有点儿尴尬。

楚凌熙甚至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工作……忙吗?”

也就只能是没有话来找话说了。

“妈,我有件事要通知你。”皇甫怀谦故意用了“通知”两个字,而且还在这两个字上故意强调了一下。

“什么事啊?”楚凌熙还一脸茫然。

“我要和栀冷结婚了。”

听见这句话的时候,别说是楚凌熙瞪大了眼睛看着皇甫怀谦,就连冯栀冷也是一脸的不可置信。

“怎……”楚凌熙结结巴巴地说不出话来了。

皇甫怀谦抢先一步说:“你和我爸不是一直都很关心我的婚姻大事吗?希望我可以早点结婚成家,现在好了,我决定和栀冷结婚

了,你们也就放心了,婚礼的事情,就不用你们操心了,我自己会操办的,到时候你们来参加婚礼就好。”

听见这话,楚凌熙只感觉自己的心很痛很痛。

这是自己的儿子在和自己讲话吗?

为什么他觉得那语气就像是陌生人一样。

她的儿子一向听话懂事孝顺,怎么今天会变成这副模样。

楚凌熙按捺住自己的情绪,“豆包,这结婚是大事……”

不等楚凌熙把话说完,皇甫怀谦就打断了楚凌熙的话,“正因为是大事,所以我才带着栀冷过来特意和你们说一声。”

看着皇甫怀谦眼睛里的疏离,楚凌熙感觉自己的心都要碎了,什么时候自己的儿子竟然和自己疏远到了这个地步?

“豆包,你先听妈说好不好?”

皇甫怀谦也微笑着,“好啊,妈,你有什么建议吗?”

“……”楚凌熙被儿子的话伤的体无完肤,一时间竟然组织不好语言,她努力克制着自己,“冯小姐,请你回避一下好吗?我想单

独和我儿子聊一聊。”

“没什么好回避的,结了婚,栀冷和我们就是一家人了,一家人回避什么,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吧。”

皇甫怀谦紧紧地握住了冯栀冷的手,冯栀冷则像是一个木偶一样,眼神慌张,也不敢说话。

这下楚凌熙真的有些招架不住了。

“既然妈你没什么要说的,那我就先带着栀冷回去了,回去还要筹备婚礼的事情呢。”

皇甫怀谦拉着冯栀冷站起身来,楚凌熙也站起身来,嘴唇甚至在发抖,要说什么?要说什么?

“站住!”突然一声呵斥从楼上传了下来。

皇甫澈从楼上下来了。

皇甫怀谦和冯栀冷停住了脚步。

皇甫澈阴沉着一张脸走了下来,“我们养了你二十七年,你就是这么和你妈说话的吗?”

楚凌熙连忙给皇甫澈使眼色,示意他不要说下去,皇甫怀谦应该在气头上。

皇甫澈走到了皇甫怀谦面前,“说话啊,刚才和你妈说话的气势呢?”

皇甫怀谦抬起眼眸看向了皇甫澈,“我妈的的确确是养了我二十七年,你呢?”

这话对于楚凌熙还是皇甫澈,那都是暴击!

楚凌熙当年怀着孕离开皇甫澈,直到皇甫怀谦三岁的时候才把他带了回来,又过了许久,他们父子才得以相认。

“混账!”

皇甫澈抬手就给了皇甫怀谦一巴掌。

空气仿佛了凝息了一样。

这似乎是皇甫澈第一次打儿子,皇甫怀谦一向是很懂事的,所以也从来不会挨打。

楚凌熙也惊住了,皇甫澈竟然动了手。

冯栀冷更是吓得噤若寒蝉,说不出话来了。

皇甫怀谦慢慢把脸转了过来,他的表情令人难以琢磨。

“这话也是你能说的?”皇甫澈狠狠地瞪着自己的儿子。

“所以我没有父亲养的那几年,我连说都不能说吗?”皇甫怀谦和皇甫澈对视着。

“不能!”皇甫澈暴怒,他怒吼着,一双眼睛瞪得通红。

“好了,别吵了,都过去的事情了!”楚凌熙急忙来打圆场,她可不希望父子俩闹得这么僵,尤其是还有外人在,“这还有人呢,

有什么话我们私下里说。”

皇甫怀谦看向了楚凌熙,“妈,你的意思是栀冷是外人,对吗?”

楚凌熙一时语塞,不知道如何回答,“豆包,我……”

“我知道你就是不喜欢栀冷,不喜欢你就直说,又何必在我背后搞那些小动作,我从来不知道原来我妈也这么虚伪,也喜欢在人

背后搞小动作。”

“豆包,你在说什么?”楚凌熙拧着眉头看着皇甫怀谦,她瞄了冯栀冷一眼,总觉得这些事情恐怕和冯栀冷脱不了关系,“冯小姐

,那天我的确去找你了,可是我和你说了些什么,你心里清楚,你究竟和我儿子怎么交代的?”

皇甫怀谦顺势将冯栀冷一拉,将冯栀冷藏在了自己身后,“妈,你有什么就冲着我来,栀冷她还小,什么都不懂。”

对于皇甫怀谦如此袒护冯栀冷,楚凌熙当真是被气到了极点。

“好,豆包,我说实话,我的确是不喜欢冯栀冷,我对她的第一印象很差,我觉得……”

“终于肯说实话了。”皇甫怀谦再一次打断了楚凌熙的话。

楚凌熙被气得胸口疼,“是!这就是说话,你满意了吗?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你了解她吗?皇甫怀谦,妈从来没有想过你有一

天会这么和我说话!竟然为了一个女孩子,你根本就不了解的女孩子!”

“谁说我不了解她,是你根本不了解我!”皇甫怀谦也怒吼着。

气氛再一次陷入了僵局。

这个时候谁也不知道该如何缓解这场尴尬的气氛,皇甫伊依就在楼上,她早已经看到了这一切,她知道恐怕这一切都是冯栀冷

挑唆的。

可是她没有想要下楼的意思,她也不想下楼,只想坐山观虎斗。

楚凌熙努力呼了一口气,“豆包,结婚是大事,妈不希望你因为一时意气用事。”

“你怎么知道我是意气用事呢?我说了我一定要娶栀冷,我过来只是通知你们的。”

说完皇甫怀谦牵着冯栀冷的手就准备离开。

“如果你要结婚的话,那就卸任总裁一职,再也别进这个家门。”皇甫澈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楚凌熙急忙去拉皇甫澈,“你在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