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8章 我做梦都愿意!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那一刻,她脑袋里突然冒出了一个可怕的想法。

如果可以的话,她是不是真的可以和皇甫怀谦在一起呢?

只可惜这个念头只是一闪而过。

“怎么,不愿意?”皇甫怀谦立即质问道,还抬起冯栀冷的下巴,让她和自己对视。

“不是,我当然愿意,哥哥,我做梦都愿意,只是我觉得……”

皇甫怀谦的脸瞬间又冷了下来,“我说过了,这件事你不要管,包在我身上。”

冯栀冷捧起皇甫怀谦的脸,“哥哥,我真的好爱你,只要你不抛弃我,我就会一直留在你身边的。”

她鼓起勇气说了谎话,她多希望自己说的是真话,只可惜做不到。

皇甫怀谦吻上了冯栀冷的嘴唇,这一吻是那么的动情。

冯栀冷也享受着这个吻,希望这一切都是真的,都是真实的,都是永久的。

她的眼角甚至有眼泪溢了出来,她的心好痛啊,如果这个男人不是皇甫家族的该多好,如果她和皇甫家族没有仇怨该多好。

只可惜哪有那么多的如果啊。

房间里的温度渐渐升高,两个人的呼吸也越来越急促,皇甫怀谦感受到自己身体的变化。

冯栀冷也不是小孩子了,自然知道皇甫怀谦下一步想要做什么。

可是她没有阻止,她也不想阻止,就当是用自己的身体回报他对自己的爱吧。

毕竟她的仇人是皇甫澈和楚凌熙,而不是皇甫怀谦,她感谢他给自己那么多的爱。

突然,皇甫怀谦停了下来,他像是做错了什么事一样,急忙帮冯栀冷把衣服穿好,“对不起,栀冷!对不起!”

皇甫怀谦推开冯栀冷,站起身来,站在床边,吹着冷风,冷静了一下。

他实在是太冲动了,没有控制好自己。

冯栀冷却被皇甫怀谦惊到了,他都准备娶自己了,难不成还不愿意碰自己?

“对不起,栀冷,是我冒犯了,我一定会等到娶你的那天,等到我们真的成为夫妻,才会做这种事,对不起。”皇甫怀谦像是个

做错事的孩子,一脸的惊慌失措,仿佛真的做错了什么大事。

冯栀冷真的觉得很悲哀,皇甫怀谦,你为什么是一个这样好的男人呢?

她多希望皇甫怀谦坏一点,再坏一点,这样她就可以心安理得得报仇了,可是她竟然找不到他身上任何的坏。

“哥哥,我愿意。”冯栀冷说着去解自己的扣子。

皇甫怀谦看见冯栀冷解扣子,却突然生气了,他迅速走过去,抓住了冯栀冷的手,制止她下一步动作。

“我知道你愿意,可是我不愿意,栀冷,我要尊重你,这种事在结婚之前不可以做,明白吗?”

冯栀冷一脸地无奈,这个男人有的时候真的好执拗。

“我不介意等,好了,我送你回去。”

皇甫怀谦把冯栀冷送回了冯栀冷住的那栋别墅,他没有进门,他也怕自己把持不住。

冯栀冷回到卧室里,看着皇甫怀谦离去的背影,心里隐隐的疼着,这个笨蛋。

你真的是捞不到半点好处啊!

冯栀冷关上窗户,深深地叹了口气。

皇甫怀谦正式卸任总裁一职,这距离他上任其实不过一个多月的时间。

天鹰集团这么大,总裁一职何其重要,肯定是要公示的,一下子引起了轩然大波,大家纷纷揣测,为什么皇甫怀谦上任短短一

个多月就卸任了。

是他能力不行?还是皇甫家要生什么变动?

皇甫怀谦对外公布的理由是因个人原因。

这理由说了等于白说,个人原因究竟是什么原因呢?

总之,他几乎是以神速离开了天鹰集团,至于他要去哪儿,接任什么工作,一概没有提。

天鹰集团这边也没有公布最新的总裁人选。

公司内部的人却都知道,随着皇甫怀谦的卸任,他的特别助理冯栀冷也一并辞职了,而他的秘书冷滟,却仍旧好好的,等待人

事部的最新安排。

所以这不得不让人产生遐想,皇甫怀谦可能是因为冯栀冷,估计和家里闹翻了,所以辞职!

这个原因得到大家的一致赞同,也只能这么解释了。

皇甫伊依被叫回了家,皇甫澈自然料到了皇甫怀谦会卸任,他们皇甫家的男人说到做到,绝不认怂,只是没有想到皇甫怀谦的

速度竟然会这么快。

“爸,我都听说了,怀谦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好端端的,怎么就……”

皇甫伊依装作什么都不知情。

“为了一个女人。”

“你是说他为了栀冷?不至于吧?”皇甫伊依疑惑地看着皇甫澈。

“好了,他的事慢慢再说。现在天鹰这边缺少人,你就先去天鹰这边出任总裁吧。”

这个决定更是吓坏了皇甫伊依,“爸,我对公司不熟悉,我刚回来,皇家集团这边才刚了解了一些,我怕……”

“没什么好怕的,我相信你有这个能力,而且天鹰集团现在也的确需要一个新人去好好管理一下了,小迪,你好好干。”

皇甫伊依深吸一口气,“爸,那我就先干着,回头怀谦回来了,我再把这个位置还给他,还有啊,我听佣人说,那天他带着栀冷

过来了,和你还有妈闹了一通,我要不要找他好好聊聊?”

“这件事你就先别管了,先由着他。”皇甫澈似乎不愿意和皇甫伊依多说。

下午的时候,皇甫伊依便约出了冯栀冷,冯栀冷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我是不是应该和你说一声恭喜呢?恭喜你出任天鹰集团

总裁一职。”

皇甫伊依心里“咯噔”一下,这女人竟然料事如神,天鹰集团都还没有公布这个消息,她竟然就知道了。

“你怎么知道的?”

“这还用的着猜吗?皇甫澈这个人做事情从来不会便宜了别人,两个小儿子还小,而且学的都是艺术,肯定不能拉过来用,而你

刚好回来了,自然就会用你。”

冯栀冷的脸上带着骄傲的神色,“你找我什么事?是不是想好了要和我合作了?”

“我的底牌你全都知道,最起码也要让我知道你的底牌吧?不然我们怎么合作呢?”

冯栀冷轻笑一声,“好啊,那我就告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