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1章 突然出现的男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楚凌熙看着自己的儿子,微微一笑,“什么都不用说了,汤圆,其实妈想了想,这些年最亏欠的就是你,一开始我和你爸分开

,你一个人跟着我,后来我们又发生了很多事,每次都只能把你送去外公那边。

等到咱们家里风平浪静,豆包又是个不省心的再加上你两个弟弟,还有小迪的心理也有问题,我们的的确确是忽略了你,对不

起儿子。”

听了这些话,皇甫怀谦也觉得一阵心酸,原来爸妈并不是心里没有他,他们都知道。

“这一次的确爸妈做得不对,你想要娶栀冷,那爸妈就支持你,你想做什么,我们都会支持你的。”

楚凌熙伸出手来摸了摸皇甫怀谦的头发。

皇甫怀谦忽然一阵内疚,这次的确是他太任性了。

母子二人相视一笑。

“好啦,快去栀冷商量一下婚礼的事情,小丫头小时候吃了不少的苦,又没有父母在身边,可别委屈了她。”楚凌熙叮嘱着。

“知道了,妈。”

冯栀冷在客厅里看着这个钻石项链,不免有些惆怅,不知道皇甫伊依说了什么,楚凌熙竟然这么容易就认下了自己这个儿媳妇



她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觉得自己看到的,和父亲告诉自己的好像都不一样。

不管了,反正她要给妈妈报仇,这么顺利不是更好?

很快,楚凌熙就请人算好了日子,下个月初八就是好日子,除了这个日子之外,三个月内都没有好日子了,可下月初八还是有

些赶,毕竟也就剩下半个多月了。

皇甫怀谦也想早点把冯栀冷娶进门,也就把日子定在了下个月初八,于是婚礼开始紧锣密鼓地开始筹办。

因为筹办婚礼,很多时候皇甫怀谦都不在家,冯栀冷一个人在家,也就多了一些自己的时间。

她打开了皇甫怀谦的电脑。他的电脑里必定有许多公司的事情,她试图找出一些蛛丝马迹,披露天鹰集团的不轨行径,甚至想

把皇甫家族一些不可告人的秘密挖出来,只可惜她一无所获。

这让冯栀冷有些犯愁了,如果没有这些东西,她要怎么在婚礼上让皇甫家一败涂地呢?

于是她打电话给皇甫伊依,“我这边从皇甫怀谦的电脑里找不到任何东西,你看你进入公司能不能找到一些资料?”

“放心吧,这件事交给我,我这边可是大有收获呢。”

冯栀冷暗喜,就在这个时候,门铃响了起来,她急忙挂掉了电话,然后去开门。

心想可能是送快递的,结果打开门,什么人都没有,也没有放在门口的快递,冯栀冷心里想可能是谁家孩子在搞恶作剧,便直

接关上了门。

可是她刚回到卧室里,楼下的门铃再一次响了起来,冯栀冷通过可视电话看着外面,也什么都没有看到。

可门铃响,她这下有点生气了,谁家孩子这么不懂事的!

冯栀冷猛地开了门,突然有人从天而降,把她吓得大叫起来!

来人也被她的叫声吓到了,“对不起啊,不好意思,我找错了。”

冯栀冷惊魂未定,这人穿了一身迷彩服,脸上的笑容不怀好意,一看就不像是好东西,冯栀冷下意识地拿起了门后面的那个棒

球棒,朝着那男人就来了一棒。

“来人啊,救命啊!”冯栀冷紧接着就开始大喊起来。

被打了一棒的男人捂着后脑勺,看着这女人,“我去!你别乱喊行吗?”

男人被送去了小区的保卫科,他把自己的证件亮了出来,结果竟然没有人相信!

甚至要把他送去警察局。

“你看你这个鬼鬼祟祟的样子,哪里像是个军人,这证件八成都是假的!”

“走,送他去警察局,冒充军人可是犯法的!”

保卫科的几个人一个个都撸着袖子,生怕他跑了似的。

“我去,你们认不认识字啊?”男人指着自己证件上的字说,他还没有把自己真正的证件拿出来呢,怕是拿出来他们也不会相信

,毕竟那证件上的身份会把人吓坏的。

刚好一辆车驶了进去,皇甫瑾昂一眼就认出了这是皇甫怀谦的车。

“哥,哥!”皇甫瑾昂追了出去,几个保安也急忙追上,“别让他跑了!”

皇甫怀谦似乎听见了什么声音,他停了下来,朝着车窗外一看,结果就看见了皇甫瑾昂,他立即下了车。

“豆包!”

“哥!”皇甫瑾昂一下子窜到了皇甫怀谦的身上,差点儿没把皇甫怀谦压垮。

皇甫瑾昂急忙下来,“哥,你可以,竟然抱住我,一看就没少泡在健身房里。”

“你怎么突然回来了?”

保卫科的人面面相觑,他们自然是认识皇甫怀谦的,“皇甫先生,原来这是您弟弟啊。”

“是啊,这是我弟弟,当兵的,刚回来。”

保卫科的人急忙道歉,“我们真是有眼不识泰山,不好意思啊,弟弟。”

“叫谁弟弟!”皇甫瑾昂没什么好气,“把我证件还给我!”

保卫科的人双手奉上皇甫瑾昂的证件,皇甫瑾昂宝贝似的又塞进了自己的包里。

皇甫怀谦带着皇甫瑾昂来到了自己家。

“不对呀,哥,我刚才来的就是这家,是个女的开的。”

“那是你未来嫂子。”

皇甫瑾昂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真是的,我怎么把这事给忘了,你要结婚了!”

皇甫怀谦扯了扯唇角,那是幸福的微笑。

“对了,你怎么突然就回来了?”

“这不是想给你们一个惊喜吗?搞个突然袭击,嘿嘿。”

皇甫瑾昂憨憨地笑了笑。

“那你怎么连身衣服都不换,你看哪个当兵的,穿着军装在大街上转悠的,人家肯定以为你是冒充的。”皇甫怀谦拍了拍皇甫瑾

昂的胸口。

“我这多光荣啊,怎么就是冒充的了!”皇甫瑾昂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军装,“其实,也是因为我没衣服穿,实在是没衣服穿。”

皇甫怀谦摇了摇头,“你怎么就混到这种地步了?你们部队上不也是有津贴的吗?再说了,妈上次不是还给你打钱了吗?”

“我没钱,即便是有钱也没时间上街买衣服啊!”皇甫瑾昂回答得理直气壮。

“那你怎么不回家?妈都快想死你了。”

“我怕挨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