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2章 混蛋儿子回来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皇甫家

楚凌熙正在拟定婚礼邀请的名单,皇甫家好歹也是第一豪门,这邀请的宾客实在太多了,搞的楚凌熙焦头烂额的。

这刚第一个儿子就已经忙成这样,后面还有三个等着呢,想到这里,楚凌熙真是后悔,当初怎么就能生四个呢!

“妈!”皇甫怀谦叫了一声,后面跟着冯栀冷。

楚凌熙放下手里的笔,抬眼看了看自己的儿子,“你们两个怎么想起今天来了,也不提前打个招呼,我好做点好吃的。”

“不光我们两个来了,还有一个呢!”

“surprise!”皇甫瑾昂就这么突兀地冒了出来。

楚凌熙整个人都吓傻了,愣了好久都没有回过神儿来,她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出现了幻觉!

眼泪决堤而出。

看着楚凌熙的样子,皇甫瑾昂撒娇似的把楚凌熙抱在怀里,“妈妈妈,不带你这样的!”

“混蛋儿子,有你这样的吗?别人当兵两年就可以探亲回家了,你倒好,不回来也就算了,电话半年才有一个,我白生你了!”

楚凌熙哭的像是个孩子,这几年最惦记的人莫过于皇甫瑾昂,看不见,摸不着,只能看他以前的照片,不知道他吃不吃的好,

不知道他穿的暖不暖,不知道他有没有生病,有没有受伤……

这几年的惦念此刻变成了愤怒,楚凌熙四下里张望了一下,拿起一个鸡毛掸子朝着皇甫瑾昂挥了过去,“我打你这个不孝子,混

蛋儿子!叫你不听话,不回来!”

楚凌熙追着皇甫瑾昂打了起来,皇甫怀谦就在一旁看热闹。

“妈,我错了,错了!我以后给你打电话!我也没办法啊,我去别的部队了!”皇甫瑾昂呲哇乱叫着,一边跑一边解释,“哥,来

的时候不说好了吗?你帮我劝咱妈的!”

“你活该!谁让你电话也不打一个!”皇甫怀谦坏笑着。

冯栀冷站在一旁,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个外人,她也的的确确是个外人。

“你也不劝劝吗?”冯栀冷看向了皇甫怀谦。

“不用劝,我妈舍不得下手,再说了,就豆包那一身腱子肉,打不坏。”

闹腾了许久,楚凌熙累了,把鸡毛掸子朝着旁边一丢,“兔崽子,回头再收拾你,我先去做饭。”

“我要吃土豆牛肉!”皇甫瑾昂还不忘点个菜。

“美得你!”楚凌熙嘴上虽然这么说,可心里美滋滋的,她一来到厨房,就开始通知所有人,她得让大家都知道自己家儿子回来

了!

餐桌上,气氛十分融洽,皇甫怀谦不断给冯栀冷夹菜,皇甫瑾昂吃着菜,那叫一个享受。

“部队上也有这个菜,就是没有妈做的好吃!我今天得吃五碗饭!”皇甫瑾昂立下豪言壮志。

“对了,豆包,你不是说你换部队了吗?你被调到哪儿去了?”

皇甫瑾昂一个劲儿地给皇甫怀谦使眼色,皇甫怀谦也领会了,可话都我出来了。

“是啊,豆包,你被调到哪儿去了,怎么连你爸爸都查不着了。”楚凌熙也一脸关切地问。

“那个……没调哪儿,就别的地方,和以前一样的。”皇甫瑾昂打着马虎眼。

“妈,部队上调动是很正常的事情,可能要有程序,所以爸那边查不到。”皇甫怀谦急忙打掩护。

皇甫瑾昂眨了眨眼睛,皇甫怀谦没有在意。

冯栀冷看着这兄弟俩使眼色,也只能乖乖吃饭,但是她大概也能猜到了一些什么,这个皇甫瑾昂调去的部队不简单。

不过从他的军服上看不出什么,他也把徽章什么的全都去了,实在难以辨别。

如果能知道皇甫瑾昂的部队的话,倒是也可以利用一番,可现在什么都不知道,冯栀冷也不敢造次。

而且冯栀冷看着这身军装怕怕的,甚至不敢抬头看皇甫瑾昂。

楚凌熙没再继续问,“既然是平调,那就干脆退役吧,省的在部队上吃苦。”

这话差点把皇甫瑾昂给呛着,他好不容易留在了特种部队还刚刚立了功,以后可以开飞机了,还是最酷炫的战斗力,他才舍不

得退役呢。

“妈,我这当兵当的好好的,干嘛退役啊,再说了,人家部队上也不放人啊。”

“你一个混世魔王,部队上估计早巴巴地盼着你退役呢吧?”楚凌熙瞥了皇甫瑾昂一眼。

“妈,现在部队要求很严格的,退役都有时间限制,而且确实有部队不放人的,没那么随便。”皇甫怀谦继续打掩护。

“我哥说的对!”

楚凌熙也是无奈,也只能叹口气“,你如果还没有当够的话,那就继续当着,过两年说什么也得退役,该娶媳妇了。”

说到娶媳妇,皇甫瑾昂看了一眼冯栀冷,冯栀冷对上了皇甫瑾昂的目光,她又迅速低下头去。

皇甫瑾昂眉头一皱,便说:“我小嫂子好年轻啊,比我还小吧?”

“人小辈大,比你小,你也得恭恭敬敬的,别没大没小的。”楚凌熙生怕皇甫瑾昂对冯栀冷不够礼貌。

“小嫂子倒是挺漂亮的,哥,你有福气啊。”

冯栀冷低着头面带微笑,却始终不敢抬头看皇甫瑾昂。

这让皇甫瑾昂越发怀疑。

“对了,豆包,你和巧克力联系过吗?”楚凌熙关心的问。

“我连给你打电话都没有时间,哪有功夫联系她呀。”皇甫瑾昂倒是经常会想起那小丫头,还有另外一个女孩,不知道她在国外

过的好不好。

“回头你买点东西,去你干妈家看看去。”

“行,我知道了。”

晚上皇甫怀谦没有在家里留太久,便带着冯栀冷回去了,冯栀冷觉得皇甫家的家庭氛围真的很好,一家人都没什么架子,嘻嘻

哈哈的,很热闹。

可是她呢?

她再也见不到她的妈妈了。

想到这里,她对皇甫家又多了几分恨意。

“栀冷,明天我陪你去选婚纱,好不好?”

“啊?”冯栀冷一愣神儿。

“怎么?傻了?哪有新娘子不穿婚纱的,时间太赶,可能给你的选择不多,就委屈你了。”

婚纱,那也曾是冯栀冷的梦。

晚上皇甫澈回来,把皇甫瑾昂叫进了书房里。

“你怎么突然回来了?你的事没说漏嘴吧?”皇甫澈当然知皇甫瑾昂被调去特种部队的事,只是瞒着楚凌熙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