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7章 无以回报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别开灯!”

听到这个声音,冯栀冷的心便安定下来了。

她当然认得这个声音,是丰朗的,她的父亲。

冯栀冷慢慢地走了过去,“爸,你怎么会来的?”

黑暗中,有一丝月光洒在了丰朗那张黝黑粗糙的脸上。

“逃出来的。”丰朗并不想多说,“事情准备的怎么样了?”

冯栀冷坐在了丰朗的旁边,“还好,都已经妥当了,皇甫伊依把一些证据都拿到给我了,那里面有很多证据,甚至可以把他们送

进监狱。”

丰朗这才露出了微笑,“干的很好。”

“爸,我妈她……”冯栀冷最爱的人就是妈妈,她和爸爸总显得有那些一些疏远,只是没想到离开无人岛,那是她和妈妈最后一

次见面了。

“她……走的很难堪。”丰朗说,“是被活活打死的,身上连个好地方都没有。”

冯栀冷的心被生生撕扯着一样,“怎么会……”

他们怎么可以那样残忍,她的妈妈又做错了什么事。

“所以,冷冷,你要为妈妈报仇,一丝一毫都不能出错,明白吗?”丰朗紧接着说。

冯栀冷用力点了下头,“我会的,爸爸,我一定会的。”

丰朗轻轻地抚了抚冯栀冷的头发,冯栀冷轻轻地靠在了丰朗的肩膀上,“爸爸,等我们报了仇,你有什么打算吗?”

丰朗心里“咯噔”一下,他心里只有仇恨,只有报仇,从来没有想过以后的生活。

“等报了仇再说吧。”丰朗站起身来,“我不能留在你这里,先走了,有事你就给我打电话,但是不要迫不得已,千万不要打电话

,懂吗?”

“好。”

丰朗没有多说什么,从窗户跳了出去,然后便离开了。

冯栀冷的心慢慢下沉,报仇的日子马上就要到了,为什么她的心会这么慌吗?

第二天早上起来,冯栀冷一打开门就看见皇甫怀谦站在门口,手里拎着早餐。

“哥哥,你怎么不进来,不是有钥匙吗?”

“我怕吵醒你,反正估计着时间,你也快醒了。”皇甫怀谦走进了门,直奔餐厅,“我去买了你最爱吃的灌汤包,快趁热吃,凉了

就不好吃了。”

说着皇甫怀谦把灌汤包放到了盘子里,还有两碗粥,他把一切摆放好,等着冯栀冷过来吃东西。

“哥哥,这家灌汤包我记得每天都是限量供应的,你是怎么买到的?”

冯栀冷也吃过一次而已,这家灌汤包的确好吃,整个帝城都十分有名气,还上过电视,据说有的人四点就起来去排队了。

“我早上四点钟就起来排队给你买了!”皇甫怀谦捏了捏冯栀冷的鼻子。

“那么早……”

冯栀冷的心暖暖的,皇甫怀谦竟然因为她一口吃的四点钟就起来去排队。

“可不是,这几天因为忙着婚礼的事情,都没有好好陪你,算是给你补偿吧。”

冯栀冷说不出话来,拿起灌汤包塞进嘴里,结果里面的汤汁流进嘴里,不小心烫着了。

“小心!”皇甫怀谦立即抽了一张纸递给冯栀冷,“烫着没有?”

冯栀冷拿纸巾擦了擦嘴角的汤汁,“没事。”

“真的没事吗?”

看着皇甫怀谦一脸紧张的样子,冯栀冷的心在慢慢动摇着。

“没事,哥哥。”

“你这个小馋猫也真是的,灌汤包也不是第一次吃了,不知道里面有汤汁的吗?”皇甫怀谦摇了摇头,“看来以后要多给你买几次

,吃得多了,你就记住了。”

“不用了,哥哥,买这个东西太麻烦了,还要起那么早,下次别去了。”冯栀冷急忙劝说着。

“没关系,只要你喜欢。”

冯栀冷却怎么也吃不下去了,皇甫怀谦对她实在是太好了,他把他所有的温柔都给了她,可是她呢?

“怎么了?怎么不吃了?”

冯栀冷摇了摇头,“没事。”

说着冯栀冷拿起灌汤包就吃了起来,然后对着皇甫怀谦笑了笑。

吃过早饭,皇甫怀谦又出去忙了,婚礼还有一大堆的东西等着他呢,其实原本也不需要他亲力亲为,可他坚持要每件事都自己

做,因为这是给冯栀冷的婚礼。

他不允许有丝毫的差错。

冯栀冷看着皇甫怀谦开车离开,心在不断撕扯着,是那样的疼。

晚上皇甫怀谦早早地打过来电话,他不回来吃饭了,要冯栀冷自己点外卖,也不要等他睡觉了,他可能会很晚才回来。

冯栀冷锁上自己的家门,去了皇甫怀谦那里。

夜里十一点,皇甫怀谦终于回来了。

一开门,看见冯栀冷裹着浴袍在卧室里,皇甫怀谦也吓了一跳。

“栀冷,你……”

冯栀冷走了过来,轻轻地抱住了皇甫怀谦,把脸贴在他的胸口。

“想我了?”皇甫怀谦轻轻地抚了抚她的后背,“这几天实在是太忙了,不过没关系,婚礼就剩下最后两天了,婚礼一结束,我就

带你去旅行,度蜜月,好吗?”

冯栀冷抬起头来凝视着皇甫怀谦。

他真的是她见过的最英俊的男人,尤其是笑起来的时候,那温润的目光从眼角溢出来。

她轻轻地踮起脚尖,吻上了皇甫怀谦的嘴唇。

这还是她第一次投怀送抱。

以前皇甫怀谦总觉得冯栀冷像个小孩子,在这方面还不太开窍,所以他也不强迫她,他们甚至接吻的次数都少之又少,掰着一

只手能数得过来的,原本想等结了婚,好好调教她一番,谁知道……

皇甫怀谦将笨拙的冯栀冷搂在怀里,轻轻地吻着她。

房间里的温度开始慢慢升高,两个人的呼吸也越来越急促。

皇甫怀谦到底是个血气方刚的男人,哪里禁受得住这个,不一会儿他便把冯栀冷抱到了床上。

冯栀冷只穿了一件睡袍,他们之间也只有一件睡袍的距离而已。

最开始和皇甫怀谦在一起的时候,冯栀冷原本是想要抵抗的,可是皇甫怀谦对她实在太好了,她没有什么好报答他的,所以就

把自己这身子给了他吧。

就当是回报他了。

冯栀冷静静地等待着这一刻的到来,她是有点儿害怕的,毕竟她没有经历过这种事。

她的衣服慢慢地退了下来。

皇甫怀谦始终都是温柔的。

突然!

皇甫怀谦停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