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0章 到头来是一场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听见这个声音的时候,冯栀冷甚至怀疑自己出现了幻听。

这声音是——

冯栀冷看向这个声音的来源……

“妈!”冯栀冷错愕得看着眼前的女人,那是一个看不出年龄的女人。

她看上去背有些微微的陀了,可是仔细看她的眉眼,却十分精致,让人不禁猜测她年轻的时候,一定是个沉鱼落雁的美人儿。

只是她的鬓边已经有了白发,皮肤粗糙,皱纹也很多,看上去五十多岁,可实际上她只有四十出头而已。

她就是冯栀冷的母亲——姚姗姗。

姚姗姗踉踉跄跄来到了冯栀冷身边,她做梦都想要看到冯栀冷穿上婚纱的样子,只是没有想到会是在此情此景下,见到自己的

女儿穿婚纱。

“妈!”冯栀冷抱住姚姗姗,“你没死……你没死……”

她一直想要给母亲报仇,却发现母亲还活在这个世界上,这是多么讽刺的一件事啊。

姚姗姗摇了摇头,说不出话来,她从来不想欺骗女儿,可是她也是没办法啊!

“爸,你为什么要骗我?为什么?!”冯栀冷心里最后的防线彻底被击垮了。

她没有想到原来自己真的是父亲报仇的工具,为了报仇,父亲甚至不惜欺骗自己母亲被杀。

丰朗面无表情,似乎并没有什么触动,只是把脸别了过去。

姚姗姗看着他,“从你出现在无人岛的时候,我见你风度翩翩,总是坐在海边,眼神里充满了忧郁,我就爱上你了。无人岛的人

,只是活着,从来没有生活,我以为我会和所有无人岛的人一样,却没有想到你竟然会出现在我的生命里。”

姚姗姗的眼泪扑簌簌地掉了下来,“后来我嫁给了你,后来我知道你心里有人,我还是一如既往地爱着你,过去的终将会成为过

去。我以为我们有了冷冷,日子会好起来,我也的确看到你的脸上有了笑容。

你教她英语,教她画画,教她一切你所学会的东西,可是我从来没有想过,原来从她出生的那一刻开始,你就是想把她当成你

复仇的工具。”

说到这里的时候,姚姗姗捂住胸口痛哭起来,“她是你的女儿啊,丰朗,不管你爱不爱我,可冷冷是无辜的,她是你的女儿,她

的身体里流着你的血,你怎么可以这么对她呢?”

姚姗姗把冯栀冷搂在了怀里,当姚姗姗知道,丰朗为了让冯栀冷报仇,甚至不惜撒谎骗她说自己被杀了,姚姗姗再也坐不住了



她必须要过来,必须要揭开丰朗的真面目,然后皇甫家就找到了她。

“冷冷,对不起,都是妈不好,妈不该爱上这个冷血无情的男人,更不该生下你,让你受了这么多的罪。”

姚姗姗把冯栀冷抱在了怀里,紧紧地拥着。

突然她推开了冯栀冷,给楚凌熙磕了一个头,“皇甫太太,对不起,是我没有教育好女儿,可是冷冷她真的是无辜的,求求你们

放过她吧,好吗?她犯下的一切错误,都有我来承担,好不好?”

冯栀冷悲痛欲绝,她本以为自己一家三口是那么的幸福,却没有想到她的家里从来没有爱,有的只是利用和报仇。

丰朗突然大笑起来,所有人都看向了他。

他的笑声听上去充满了滑稽,让大家都不是很明白他究竟在笑什么。

丰朗笑着看向了自己的妻子和冯栀冷,他爱过自己的妻子吗?

他自己都不知道,只知道她是无人岛上最漂亮的女人,她一定可以给他生一个漂亮的女儿,当她靠近他的时候,他就察觉出这

个女人喜欢自己。

所以想到要报仇的时候,他就想到了她,之后便开始了和她二十多年的夫妻生活。

他们夫妻话不多,但是这么多年也早就形成了夫妻间的默契,看着苍老的妻子和稚嫩的女儿,丰朗是内疚的。

楚凌熙说的没错,他真的是愚蠢至极,他害了自己的妻子和女儿,倘若不是他执迷不悟,她们现在应该有更好的生活。

丰朗突然起身,抢夺了保镖手里的枪,只听见“砰”的一声——

世界安静了。

因为太突然了,谁都没有反应过来。

“朗哥!”

“爸!”

姚姗姗和冯栀冷一起奔向了丰朗,鲜血从丰朗的心脏不断冒出血液来。

“朗哥,你怎么这么傻?”姚姗姗抓住了丰朗的手。

楚凌熙和皇甫澈都知道,救人也没有用了,那一枪正中心脏。

“朗哥,你把我害得好苦,你竟然想着一走了之,你赔我,赔我!”

丰朗只是微笑着看着姚姗姗,轻轻地抚摸了一下她的脸,“带着冷冷……好好过。”

说完丰朗又看向了冯栀冷,他只是笑,只是笑,什么也不说。

最后他是死在了姚姗姗的怀里,姚姗姗悲痛欲绝。

人都死了,如今也没有继续追究下去的必要,可怜了姚姗姗和冯栀冷母女,如果没有遇见丰朗,他们的生活可能会不一样。

“带下去吧。”皇甫澈抬了抬手,示意保镖们把丰朗的尸体带下去。

楚凌熙蹲下身子,轻轻地拍了拍姚姗姗的后背,“我知道他的家乡在哪儿,在那里,他是那么的单纯,所以还是把他送回家乡安

葬吧。”

姚姗姗点了点头。

丰朗的尸体被抬了出去,姚姗姗一直跟着。

冯栀冷留在那里,像是被人抽走了灵魂一样。

楚凌熙看向了自己的儿子,皇甫怀谦自始至终都没有说一句话,他像是一尊雕像一样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儿子,剩下的事情就交给你处理了。”

说完楚凌熙给皇甫瑾昂和皇甫伊依使了个眼色,他们就全都走了出去。

偌大的礼堂就只剩下皇甫怀谦和冯栀冷了。

安静的空气里,还弥漫着血腥味,冯栀冷还沉浸在爸爸的死中,没有回过神儿来。

冯栀冷雪白的婚纱上被鲜血染红了,是那么的醒目和刺眼。

皇甫怀谦转过身来看着她,冯栀冷终于肯抬头了,她抬起头来看着皇甫怀谦。

她知道自己对不起他,辜负了他对自己的一片深情。

“栀冷,我只想问你一句话,我们相处这么久,你可曾有那么一点点爱过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