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8章 你伤了我的心,绝不原谅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烈婧可说完这些的时候,感觉自己变成了女超人一样,牛比哄哄的。

空姐走了过来,“小姐,麻烦你回到座位上系好安全带。”

“你一边去。”

刚说完,飞机突然晃动了一下,烈婧可一个没站稳,“吧唧”一下摔在地上,来了一个狗啃屎。

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皇甫怀谦想要去扶她,结果被她甩开了手,她从地上爬了起来,乖乖地坐在了座位上,系好了安全带,便把头转向了窗外。

皇甫怀谦整个人都是蒙的,他该不会是听错了什么吧,所以烈婧可的意思是喜欢自己?

所以才唱了这么一出?

良久,两个人之间都弥漫着尴尬的气氛,谁也不说话。

烈婧可别着脸,越想越伤心,刚刚摔下去的那一刻,她的手肘擦破了皮,还挺疼的,可真正疼的是心里。

自己真的已经很努力了,他怎么就连那么一丝丝都没有觉察到呢?

太过分了!

难道她还不够明显的吗?

从她跑到公司的那一刻开始,他就应该能揣摩出自己的心思来啊。

皇甫怀谦也无心工作了,他把电脑收了起来,然后转头看向了烈婧可,发现她的手肘破了皮,应该是刚才摔倒的时候擦破的。

他按了铃,立即有空姐走了过来,“请问先生有什么需要吗?”

“帮我拿一点消炎杀毒的外伤药。”

“好的。”

没过一会儿,空姐再次回来,手里拿着药。

皇甫怀谦碰了碰烈婧可的手臂,结果发现一滴眼泪顺着烈婧可的脸颊流淌下来,看来她是真的。

那一刻皇甫怀谦有些触动,他想了想,还是用棉签沾了一点儿药给烈婧可开始上药。

烈婧可吓了一跳。

“别动。”皇甫怀谦用棉签轻轻地擦拭着伤口。

烈婧可撇撇嘴,仍旧倔强地不想理会皇甫怀谦,等上好了药,她说:“你以为你给我上个药,我就原谅你了?”

皇甫怀谦一愣,原谅?他做错了什么了?

“我告诉你,我绝不原谅!”烈婧可仍旧是气鼓鼓的,“你伤了我的心。”

“那怎么办?”皇甫怀谦不知怎么的,看着烈婧可的样子,总想笑,可是他觉得这个时候笑太不礼貌了,强装镇定地看着烈婧可



“凉拌!”烈婧可赌气的说完,又怂怂地转过身来,瞪着皇甫怀谦,“那个冯栀冷有什么好的呀?不都是过去式了吗?值得你这么

留恋吗?”

听见冯栀冷的名字,皇甫怀谦的心顿时一沉。

这段时间真的没有人敢在他面前提起冯栀冷,那个名字从事情揭晓的那一天开始就已经成了一个禁忌。

“忘掉一个人最好的办法就是重新接受另一个人,我是真的很喜欢你的,所有人都觉得我在开玩笑,可我知道我自己,我不是玩

玩而已,我很早就喜欢你了,只是那个时候不适合跟你表白。”

烈婧可抽了抽鼻子,“反正我不会放弃的,我一定要把你追到手。”

最后那一句真的是又怂又霸道。

皇甫怀谦这么被一个女孩子表白,也真是有些招架不住。

“可可,你是开玩笑的吧?”

烈婧可痛苦地抓耳挠腮的,“我说了我不是开玩笑,不是的!我要怎么说你才会相信啊?”

“我一直把你当个小妹妹,我可是比你大了七岁呢。”

“七岁算个狗屁啊,你爸你妈不也是差了快十岁的吗?”

皇甫怀谦不知道该如何反驳,反正自己爸妈那边算是把一切理由堵死了。

烈婧可终于认真起来了,“怀谦哥,你究竟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啊?冯栀冷那样的?”

皇甫怀谦坐好,整张脸都绷得很紧,冯栀冷的一颦一笑在他的脑海中闪过。

烈婧可知道自己可能触到了禁区,马上又变了一个问题,“你究竟不喜欢我哪儿啊?我改还不行吗?我说改一定改!”

“我们不合适,我从来都只把你当成个妹妹看。”皇甫怀谦的话像是下了最后通牒,“回公司以后,你收拾一下东西回去吧,公司

不是你玩乐的地方。”

看着皇甫怀谦那张冷冰冰的脸,烈婧可也不想再去触他的霉头,只好把自己的目光收了回来。

她究竟要怎么做,才能让皇甫怀谦喜欢上自己呢?

下了飞机,皇甫怀谦本想送烈婧可的,但是被烈婧可拒绝了,烈婧可自己打车离开了。

皇甫怀谦没有强求,既然两个人没有可能,那就当这一切都没有发生过好了。

烈婧可坐在车里,没有回家,而是直接去了烈逸家。

家里只有烈歆甜一个人,烈歆甜还是头一次看见烈婧可这么失魂落魄的样子,以前的她永远像是一只斗鸡一样充满了激情和活

力。

“你怎么了,小姑?”

烈歆甜知道烈婧可去天鹰集团工作的事情,早就从烈逸那里听说了,也是real佩服自己家这个小姑啊。

“我失恋了。”

“啊?”烈歆甜被这个词吓到了,“你和怀谦哥……谈恋爱了?”

烈婧可瞥了烈歆甜一眼,“你是不是就是喜欢在我心上插刀子啊!明知道我俩没好!”

“是你自己说你失恋的,失恋了肯定得先谈恋爱啊。”烈歆甜嘀咕着。

“我单方面失恋不行?!”

烈婧可推了一下烈歆甜的脑门,烈歆甜也不敢吱声。

“你说我脱光了站在他面前,他都不碰我,我有那么差吗?”

烈歆甜瞪大眼睛看着烈婧可,这太恐怖了吧?她家小姑胆子未免也太大了吧?

“别这么看着我,对,就是我干的,我喝多了,我也不是故意的。”烈婧可清了清嗓子,也觉得怪不好意思了,对于一个女孩子

来说这终究不是什么好事,“别跟我大哥说啊,我嫂子也不能说!”

烈歆甜小鸡啄米一样点点头。

“巧克力,你说我究竟哪点儿比不上那个冯栀冷啊?啊?怎么他就连正眼看我一眼都不看呢!我的人生从来就没有这么挫败过!

太特么丢人了!”

烈婧可那叫一个气啊。

烈歆甜沮丧着垂着头,是啊,她到底哪里比不上米雪,怎么皇甫瑾昂心里全都是米雪呢?

“你怎么了?”烈婧可敲了敲烈歆甜的脑袋。

“你如果这么说的话,那我也挺失败的。”

“你失败个屁?哦,你也挺失败的,都没谈过恋爱!咱们俩是不是太给烈家丢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