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0章 我就是你活着的意义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哥哥,我妈妈去世了……”

电话传来的是冯栀冷的声音。

皇甫怀谦有那么一瞬间没有反应过来。

“你说什么?”

“哥哥,是你吗?我妈妈……我妈妈她去世了,她走了,连她也不要我了,就剩下我一个人了,你说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冯栀冷在电话那端哭的泣不成声。

皇甫怀谦停下脚步,“栀冷,你现在在哪儿?你千万不要做傻事。”

“我在医院,哥哥这是我给你打的最后一个电话,对不起,我知道你没办法原谅我。”

“嘟嘟嘟……”电话挂断了。

皇甫怀谦把电话拨过去,竟然打不通了。

他一边向外跑,一边给烈婧可打电话,“喂,可可,我这边有点急事,来不了了!回头再和你解释!”

说完她不等烈婧可回复就立即挂了电话,匆忙跑了出去。

烈婧可还不知所措中,“喂,怀谦!你在哪儿啊?你不是快到了吗?”

可是电话已经挂断了。

她立即又给皇甫怀谦把电话打了过去,可是皇甫怀谦把电话挂断了。

那一瞬间,烈婧可心灰意冷。

陈云已经等不及了,又跑过来催促,“烈小姐,开始吧,再不开始,粉丝们都要炸了!”

烈婧可却心灰意冷,这场签售会本就是给皇甫怀谦的惊喜礼物,如今皇甫怀谦不来,她还有什么理由坚持下去呢?

“不办了。”

“什么?”陈云有些不明白烈婧可的意思。

“我说不办了,签售会不办了,你听不懂吗?!”烈婧可大吼一声,匆匆离开了。

陈云急忙追了上去,“烈小姐,这可是你的首场签售会啊!你怎么能说不办就不办呢?你要对粉丝负责任啊,这么多的粉丝可都

等着你呢?如果你今天不出现的话,那你的前途可就要毁了!”

“毁了就毁了吧,我无所谓!”烈婧可丢下这句话扬长而去。

留下陈云一个人在风中凌乱。

这还是她第一次见到这么不负责任的人,助理跑过来,“主编,怎么办啊?粉丝那边已经压不住了,得赶紧开始!”

“开始什么开始啊?人都走了!”陈云大喊起来。

“啊?那现在怎么办?我们这要开天窗了!”

陈云咬了咬牙,她这个主编做了这么多年了,头一次看见这么任性的漫画家。

“封杀!封杀她!”陈云怒吼着。

皇甫怀谦开着车来到了医院里,询问了一下住院部的护士,冯栀冷的妈妈的确去世了,护士见他是问冯栀冷的妈妈,急忙说:“

这尸体还在太平间里呢,这停放尸体的费用挺贵的,你是她的家属吗?还是抓紧时间把丧事办了吧?”

“好的,我知道了!”皇甫怀谦又急忙询问:“那你看见死者的女儿了吗?”

“哎,刚刚还在呢,现在不知道去哪儿了。”

皇甫怀谦急忙开始寻找,一个人如果不想死了,那肯定是要去楼顶啊!

他抱着试试看的心态跑到了楼顶,果然看见冯栀冷一个人坐在天台上发呆。

“栀冷!”皇甫怀谦叫了一声。

冯栀冷慢慢地转过头来,看见皇甫怀谦地说话,她笑了一下,“哥哥,你来了……”

“别想不开!”皇甫怀谦慢慢靠近,“快下来吧,先把你妈的丧事给办了,你妈只有你一个亲人,难道你要让她一直待在太平间里

吗?”

冯栀冷却没有任何触动,“我是个不孝的人,我没办法救妈妈,等我一会儿跳下去,到了那边再和妈妈解释吧,我妈妈疼我,她

不会怪我的,我一个人撑了这么久,真的好累啊,不想撑下去了。”

冯栀冷的声音轻飘飘的,好像一阵风都可以吹走。

“别犯傻!栀冷,我可以帮你。”

“帮我?哥哥,你现在已经有了烈婧可,你已经不是我的哥哥了,你怎么帮我呢?哥哥,我真的好爱你,可是我还是把你丢了…

…”冯栀冷坐在天台上痛哭起来。

“不,栀冷,你没有把我丢了,我这不是来找你了吗?你先下来,有什么事我们慢慢聊好吗?”

冯栀冷摇了摇头,“晚了,太晚了,哥哥,为什么命运对我如此不公平呢?我真的好羡慕烈婧可啊,她一出生就是大小姐,那么

多人爱她,而我呢?我本来就是我爸复仇的工具,现在我妈也死了,我活着真的没有任何意义了。”

“不是的,不是这样的,栀冷,你活着怎么就没有任何意义了呢?你还有我,你还有我啊,你不是说你爱我吗?那我就是你活下

去的意义,对不对?”

皇甫怀谦把手伸向了冯栀冷,“下来吧,我们一起把你妈妈的丧事办完,然后再一起规划以后的路。”

“以后的路……我们还有以后吗?”冯栀冷眼泪汪汪地看着皇甫怀谦。

“当然有了,栀冷,其实我一直都是喜欢你的,只是过不了心里那个坎,其实我一直都在找你,我心里还是爱你的,只是不愿意

承认罢了,我是个男人,可是我的心也会痛的,栀冷,我们重新开始,好吗?”

冯栀冷的眼睛里终于露出了光芒,“真的吗,哥哥?我们真的可以重新开始吗?”

“真的,栀冷,把手给我,这一次我不会再松开你的手了!”

皇甫怀谦慢慢靠近,冯栀冷看着皇甫怀谦终于把手伸了出来。

紧接着皇甫怀谦用力一拉,将冯栀冷拉进了自己的怀里。

冯栀冷扑进皇甫怀谦的怀里大哭起来,“哥哥,我爱你,我真的爱你。”

皇甫怀谦轻轻地拍着冯栀冷的后背,他心里的石头总算是落了地。

“哥哥,为了你,我会好好地活下去的。”冯栀冷微笑着看着皇甫怀谦。

皇甫怀谦伸出手来擦干了她脸上的眼泪,“先把你妈妈的丧事办了吧。”

“好,都听你的。”

另一边烈婧可已经开车来到了天鹰集团,她闯进了总裁办公室,结果里面空无一人。

助理吴宇跑了过来,“烈小姐,你怎么在这儿啊?”

“你们总裁呢?”

“总裁说下午有重要的事情早就走了啊!”

“走了?”烈婧可不可思议得盯着吴宇。

吴宇正准备说什么的时候,手机响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