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1章 终究是她一厢情愿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吴宇瞄了一眼烈婧可,烈婧可立即察觉到了什么。

她把吴宇的手机抢了过来。

看见上面的号码,立即选择了接听。

“吴助理,你先去找一块墓地,冯栀冷的妈妈去世了,现在需要把丧事操办一下……”

听见里面皇甫怀谦的声音,烈婧可只觉得自己的心被掏空了一样。

他说过不会再和冯栀冷联系了,为什么却还是为她的妈妈操办丧事,他现在应该和冯栀冷在一起吧。

他早就走了,原来是去找冯栀冷了。

“听见没有?”电话里传来了皇甫怀谦暴躁的声音。

烈婧可急忙把手机还给了吴宇。

吴宇接过手机急忙回答:“总裁,您刚刚说什么,我没有听清楚?”

烈婧可失魂落魄地离开,她来到地下停车场,坐进自己的车里,眼泪哗啦啦地掉了下来。

她努力了那么久,她那么爱他,终究敌不过他曾经爱的那个人。

原来一切都只不过是她一厢情愿罢了。

她以前觉得男人追女人,女人追男人,这种事没什么所谓,现在知道了,女人追男人,付出的太多了,也没有人会珍惜。

烈婧可忽然觉得自己就是一个笑话,一个大笑话!

她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家的,她想要喝酒发泄一下,却连一个可以说话喝酒的人都没有,她打开家里的酒柜,拿了几瓶

酒就回了自己的房间里。

佣人发现烈婧可的时候,烈婧可晕倒在了自己家里,急忙把她送去了医院,她之前就因为喝酒急性胃炎,需要慢慢地调养,结

果又喝了这么多酒,老毛病又犯了。

在医院了输液的时候,烈婧可盯着头顶的输液瓶发呆,想起她当初输液的时候,和皇甫怀谦的点点滴滴。

带着眼泪笑了笑,其实那个时候皇甫怀谦只不过是被逼出来的吧,毕竟他们两家的关系摆在那里,倘若自己不姓烈,他可能根

本不会理会自己。

烈婧可终于承认了,皇甫怀谦从来没有爱过她,从来没有。

在医院里输了几天液,烈逸把烈婧可接回了家,他这个大哥当然是心疼妹妹的,关键是输液这好几天,烈婧可一声不吭,皇甫

怀谦也没有来。

烈逸立即给皇甫怀谦打了电话,电话接通了。

“怀谦,你究竟是怎么回事?你和可可发生了什么?可可病了你知道吗?”

“可可病了?怎么回事?”皇甫怀谦忙着帮冯栀冷的妈妈办理丧事,冯栀冷坚持要把妈妈的骨灰带回老家里,所以多耽误了几天



“你都不知道吗?她喝了很多的酒,晕倒在家里,如果不是因为发现的早,她……你们两个是不是吵架了?”

“我马上过去!”

皇甫怀谦挂了电话。

此时的皇甫怀谦和冯栀冷在一起,冯栀冷就坐在皇甫怀谦的副驾驶位置上,“哥哥,是不是烈小姐出事了?”

“嗯。”皇甫怀谦应了一声。

冯栀冷却表现的出奇的淡定,“你去找她吧,我知道我配不上哥哥,我知道哥哥那天说的话,无非是不想让我死罢了,是哄我的

,我都懂的,你放心吧,我不会再寻死了,我会好好活着的,哪怕这个世界上只剩下我一个人,我也要好好活着。”

皇甫怀谦转过头去看向了冯栀冷,“栀冷……”

“哥哥,我真的没事,我知道我从一开始就配不上你,能和你在一起那么短暂的时间,已经是我的荣幸了,你快去吧。”

说着冯栀冷解开了自己的安全带,打开车门准备下车。

“我先送你回你住的地方,有什么事你再给我打电话。”皇甫怀谦把冯栀冷拉了回来,锁上了车门。

他看的出来冯栀冷的状态不太对,谁知道他这一走,冯栀冷会不会再一次想不开呢。

皇甫怀谦把冯栀冷送回了家,然后开车离开了。

冯栀冷看着皇甫怀谦的车子渐渐远去,脸上终于露出了狡黠的笑容。

皇甫怀谦直接开车来到了烈家,他来烈家也不是一次两次,轻车熟路就来到了烈婧可的房间里。

烈婧可躺在床上,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天花板。

他慢慢地走了过去,“可可……”

烈婧可毫无反应。

“你病了?”皇甫怀谦看着烈婧可憔悴的脸,毫无血色,蜡黄蜡黄的,一看就是刚从医院里出来,她的手上还有好几个针孔,一

片淤青。

皇甫怀谦心疼地拿起烈婧可的手,烈婧可仍旧毫无反应。

“对不起,我应该陪你去签售会的,但是冯栀冷的妈妈去世了,你知道冯栀冷没有亲人,她只有这么一个妈妈,她当时又想寻死

,所以我就……”

皇甫怀谦也不知道从何解释,也只能把事情的真相告诉烈婧可,“等这个漫画家下一次开签售会的时候,我再陪你去,好吗?”

烈婧可仍旧是盯着天花板看,“皇甫怀谦,我们分手吧。”

以前烈婧可闹着玩儿的时候,无数次地说过分手,皇甫怀谦都没有当回事,但是这次,他感觉到烈婧可说的是真的。

“可可,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这次帮她办完了妈妈的丧事,我就不会再和她联系了,我发誓,不会了。”

“皇甫怀谦,我们分手了,这次是真的。”烈婧可的声音虚无缥缈。

“可可……”

“你走吧,我不想再看见你了。”

“可可!”

“你听见没有?我不要你了!我们分手了!皇甫怀谦,当初是我追的你,我现在不要你了!”

烈婧可猛地起身朝着皇甫怀谦大吼道。

皇甫怀谦知道这一次烈婧可是动真格的了,“走啊!”

说着烈婧可拿起自己的枕头朝着皇甫怀谦砸了过去!

看着烈婧可的样子,皇甫怀谦有些不知所措,他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个样子的烈婧可。

“那你先冷静冷静,回头我再和你解释。”说完皇甫怀谦就立即转身离开了。

烈婧可痛哭起来,她蜷缩成一团哭的泣不成声。

即便是她闹成了这样,皇甫怀谦都不会哄哄她。

终究是她一厢情愿,终究他从来没有爱过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