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4章 真的分手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皇甫怀谦开着车离开了,只留下冯栀冷一个人站在原地。

她输了。

如果说以前的皇甫怀谦对她还有那么一丝同情和怜悯,那现在,就连那么一点点的同情和怜悯都没有了。

她输的彻彻底底。

皇甫怀谦开着车一路追到了烈家。

烈婧可直接回了家,直到这一刻她才发现自己竟然一个能去的地方都没有,以前除了爱情,她一无所有,现在她连爱情都没有

了。

真是悲哀啊,她把爱情和皇甫怀谦看的太重了。

皇甫怀谦很快就追了过来,刚一打开烈婧可房间的门,一个玩偶就丢了过来。

“出去!没看见我很烦吗?!”烈婧可趴在床上暴躁地吼着。

皇甫怀谦将那个玩偶捡了起来,“见到我也很烦吗?”

烈婧可听见皇甫怀谦的声音,立即起身,“你来干什么?我们已经分手了!”

皇甫怀谦直接坐在了烈婧可的身侧,“可是分手是两个人的事情,你单方面分手,我这边还没有同意呢!”

烈婧可看着皇甫怀谦脸上那带着几分戏谑的表情,只感觉自己被戏弄了一样!

“你皇甫怀谦对于我烈婧可来说,那就如同一件衣服,一个包,一双鞋子,我当然是单方面说丢了就丢了!”烈婧可狠狠地瞪着

皇甫怀谦。

皇甫怀谦突然搂过她的脖子,一下子吻上了她的嘴唇。

他们虽然谈恋爱已经很长一段时间了,可是从一开始皇甫怀谦就说过不许动不动就脱衣服,以至于烈婧可从来不敢造次,除了

牵手和抱抱,他们连接吻的次数都少的可怜。

烈婧可一下子就愣住了,这还是皇甫怀谦第一次这么主动!

在这场爱情里,她一直是主动的那一个。

可是缠绵悱恻的吻并没有持续多久,烈婧可直接推开了皇甫怀谦。

“我一直都觉得你是个正人君子,没想到你在这个时候还占我便宜!”烈婧可狠狠地瞪着皇甫怀谦。

皇甫怀谦却笑了笑,“你刚刚不是还挺享受的?”

“我……”烈婧可承认,第一次被自己深爱的男人主动亲吻,她的确很享受。

两个人彼此沉默了一会儿。

“我……”

“我……”

两个人几乎是同一时间说出口。

“你先说吧。”皇甫怀谦很有绅士地说。

“好,那我就说了,怀谦,我想我们还是分手吧。”

皇甫怀谦的笑容僵在了脸上,他本以为烈婧可顶多就是和之前一样闹闹脾气而已,没想到她还是说分手。

“可可,你知道我不是那样的人,如果我想要和冯栀冷在一起,我肯定会很果断地和你说分手,绝不会脚踩两条船的。”

烈婧可回来也仔细想了一下,皇甫怀谦绝不是那种见异思迁的人,所以很有可能是冯栀冷策划了一切。

听见皇甫怀谦这么说,烈婧可也就更加肯定了自己的判断。

“是,你说的没错,你不是这样的人,可是,你好好想想,如果不是因为你心里还有冯栀冷,你能被他算计,被他利用吗?”

这话说的皇甫怀谦无言以对。

烈婧可叫皇甫怀谦沉默了,深深地叹了口气,“我想我也不太成熟,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没有想那么多,现在发现自己真是欠考

虑,所以我们还是分开吧,我累了。”

烈婧可是那么的平静,没有像以前那样发脾气,也不是在赌气说气话。

这样的她让皇甫怀谦觉得恐慌。

“我一开始觉得你心里有冯栀冷正好说明你是一个重情重义的人,如果你那么快就忘掉一个人只能说明你也会很快忘掉我,可是

我后来才发现,你心里有一个人,就不会爱上另一个人了。”

烈婧可的眼睛湿润了,这场爱情里她终究是付出多的那一个人,陷得深的那一个,所以她太累了。

“我们就这样吧。”烈婧可抬起头来看着皇甫怀谦。

皇甫怀谦看着烈婧可,“我现在如果马上告诉你,冯栀冷在我心里已经没有了半分位置,我想你也不会相信,这也是对你不够负

责,所以,好吧,按照你说的,我们分手吧。”

女人总是这样,做出的每一个决定都希望被对方推翻。

她多希望皇甫怀谦此时此刻就告诉她,他已经不爱冯栀冷了。

可是他没有。

他同意分手了。

“好,好聚好散。”烈婧可挤出一个笑容来。

皇甫怀谦点了下头,准备出门的时候停下了脚步,“漫画我看了,很好看,可可,你是个很有才华的人,不要浪费了自己的才华

。”

烈婧可一愣,他知道了。

说完皇甫怀谦就直接离开了。

烈婧可坐在自己的床上,她忽然有点后悔了,她是不是应该不同意分手啊!

可是这种一味付出的感觉真的很不好,她不想继续下去了。

烈婧可以前是个敢爱敢恨的女孩子,直到喜欢上皇甫怀谦,她发现自己变了。

变得软弱,变得婆婆妈妈,变得不像是烈婧可了。

皇甫怀谦和烈婧可分手的消息,在两个家族里都传来了,毕竟是世交,分了就分了,也没有影响双方的感情,日子仿佛又回归

到了从前。

烈婧可无事可做,便想重新开始画漫画,这个时候她才发现自己被封杀了,整个网络上都是在骂自己的人!

骂的未免太难听了吧?

她好像也没有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怎么就成了十恶不赦了?

烈婧可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她立即给主编陈云打电话,“喂,陈主编,我想……”

“哟,大小姐,这是怎么了,那阵风不对,把你给吹来了?”

陈云阴阳怪气的声音让烈婧可很不舒服,可这件事毕竟是她有错在先。

“陈主编,对不起啊,上次的事情的确发生的比较突然,我没有想到会造成那么严重的后果,我先和你道个歉吧。”

“我可承担不起,你是谁啊,烈家的大小姐哎,你当然是说做就做,说不做就不做,凡事随着你的心情来。”

“陈主编,我真的……一切损失我来承担好吗?”

“我还有事,没空陪你扯!”陈云挂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