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0章 你为什么要来这里?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不会是你的情哥哥吧?”宋凝立即嗅到了一丝暧昧的气息。

“不不不,我不太敢确定,我只是说感觉很熟悉。”烈歆甜急忙否认,她的确不太敢确定。

“还说什么呢?不想睡觉就出去跑步!”外面一声吼。

女兵们立即不说话了,急忙钻进自己的被子里。

烈歆甜躺在床上眨巴着眼睛,她心里一直回想着那个声音,究竟是不是皇甫瑾昂啊。

她希望是,又希望不是。

另外一个帐篷里,一个皮肤黝黑的男人将一沓资料放在了桌子上,“队长,你是不是看看这些资料,了解一些这些女兵?”

翘着二郎腿的皇甫瑾昂眼睛都没有睁开,“有什么好看的?”

“有合适的不是可以解决一下个人问题吗?”皮肤黝黑的男人代号疯子,和皇甫瑾昂是同岁,还没有女朋友,来队里年头也不短

了,就想找个女孩子解决单身问题。

“那你看吧。”

“那我可看了啊,哦,对了,我忘了,你小子有女朋友了。”

皇甫瑾昂的脑海中浮现出了烈歆甜那张脸,不知道她现在在做什么,据说考上研究生了,还是个学生,长那么漂亮,不知道被

多少学长惦记着。

想到这里,皇甫瑾昂就浑身不舒服。

“我睡会,四点的时候,记得叫我,把那帮女娃娃们也叫起来。”

“四点?你也太不懂怜香惜玉了吧,队长,那都是女孩子,这距离四点也就剩下四个小时了。”疯子不可思议地看着皇甫瑾昂。

“我们当初不是也有三点就起床的时候吗?”

“我们是男的!那能一样吗?”疯子反驳道。

“到了战场上,敌人会因为她们是女人就手下留情?多让她们睡一会?多给她们一口饭吃?”

疯子哑口无言,如果是女人真的上了战场,恐怕会比男人更惨,男人如果落在敌人的手里,肯定是收到非人折磨,可女人能遭

受的折磨就更多了,比如说……

“明白!”

皇甫瑾昂找了个地方睡觉去了。

四点钟,警报声准时响起,所有女兵们都被惊醒了,有的因为换了地方睡不着,甚至还没有睡呢!

这就要起来了。

“马上集合!十公里越野,速度!”外面的声音响起来。

女兵们哪里敢怠慢啊,纷纷带上装备出发了。

外面的天黑乎乎的,女兵们就出发了。

这里的十公里越野那可不是闹着玩的,这里都是山路,蜿蜒崎岖,没有一个好走的地方,一些女兵半路就放弃了。

中午的时候,终于回来了,一个个身上泥泞不堪。

“现在准备去吃饭,吃完饭集合,队长要讲话!快!你们吃饭的时间只有十分钟!”

所有女兵终于意识到这里是特种兵的训练营,这绝对不是普通的地方,她们必须正视这个问题了。

烈歆甜累的要命,用力在嘴里塞着东西。

哨子声音响起的时候,所有人放下手里的筷子去门外集合。

皇甫瑾昂站在最前面。

“介绍一下,这位是我们的队长,他叫……”

“没有必要知道我是谁,叫我队长就好了,因为任何名号都无所谓,你们只会叫我魔鬼,或者给我起各种各样的外号。”

当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烈歆甜险些哭了出来。

是他。

真的是他。

这次她听清楚了!

皇甫瑾昂站在最前面,环顾了一下这些狼狈的女娃娃,手里拿着的是她们的履历表。

“我没有什么好说的,这里就是一个魔鬼训练营,或许你们已经尝到了一些魔鬼的滋味,可是我现在要告诉你们的是,这仅仅是

一个开始!从今天开始的每一天,只会比前一天更加残酷。”

皇甫瑾昂几乎不带着任何的情绪,烈歆甜静静地看着他,原来他穿上军装是这个样子,原来他在军队上是这个样子。

她好像更加崇拜他了。

“我不想跟你们说太多,都是废话,你们能不能成为我的人还不一定呢,现在开始点名。”

皇甫瑾昂拿起花名册开始进行点名,念到的人都要去领新的衣服,当穿上训练营衣服的那一刻,她们就成为训练营的一员了。

当一个名字出现在皇甫瑾昂眼前的时候,他整个人都愣住了。

点名戛然而止。

疯子在一旁不知道他怎么了,还以为是碰上了生僻字不认识,他凑过去一看,“烈歆甜。”

疯子小心翼翼地提醒着。

下面的人也非常奇怪,不过大家的反应和疯子是一样的,肯定是有字不认识。

皇甫瑾昂抬起头来,在队伍中寻觅着,他终于看到她了。

恍如隔世。

上一次离开的时候,他都没有看见她,她也没有去送他。

所有人都在窃窃私语,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队长,什么情况你?那个字不都告诉你了吗?”这可是第一天啊,如果出了什么错,还怎么在这群女娃娃中间立威呢?

疯子急的直想跺脚,但是忍住了。

皇甫瑾昂径直朝着烈歆甜走了过去。

烈歆甜的心跳快极了,她有预感,皇甫瑾昂是冲着自己过来的。

可是她要说什么呢?要做什么呢?

烈歆甜忽然间有些害怕,不知道该以什么样的姿态面对皇甫瑾昂。

皇甫瑾昂走到了烈歆甜面前终于停下了脚步。

所有人都看着他们,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皇甫瑾昂狠狠地盯着烈歆甜,烈歆甜一开始只是害怕,最后勉强地咧开嘴笑了笑。

她差点就忘了这里是特种兵的选拔,这里是被命名为魔鬼训练营的地方。

“有什么好笑的?”皇甫瑾昂质问着。

烈歆甜急忙把自己的笑容收了起来。

“你为什么要来这里?”皇甫瑾昂的声音平静至极,就好像他们完全不认识一样。

烈歆甜咬了咬嘴唇,“我……我……”

“回答长官的问题要先喊报告!”那震耳欲聋的声音,吓得烈歆甜缩了缩鼻子。

“我只是吼你两句,就害怕成这个样子,还当什么特种兵!”皇甫瑾昂继续怒吼。

其他人都噤若寒蝉,连大气都不敢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