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2章 心里的一根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烈歆甜看着米雪,她忽然觉得自己已经不认识米雪了。

或许,她从来没有认识过她。

“歆甜,我只有你这么一个朋友,这个世界上只有你对我最好,你知道吗?我爸妈的烧烤摊,因为瑾昂一句话,就迎来了整个转

折,还有我当年出国留学,仅仅是一句话的事情,就可以改变一个人的一生。”

米雪太羡慕那种可以把别人的命运操控在自己手里的感觉了。

她不想操控别人的命运,她只想操控自己的命运,再也不想过着看着别人脸色生活的日子。

“正因为如此,所以你借着皇甫家的势力,来做你自己的事业?这就是你所谓的爱着我哥?你口口声声说爱他,可我怎么听着,

你都是爱他的钱,爱皇甫家的势力呢?”

烈歆甜的语气非常平静,她从自己的包里掏出了一份文件,“这些是我收集的资料,米雪,你自从不做作家了,便开始在直播间

里带货,你打着皇甫家未来少奶奶的名号,把自己的价钱抬得很高,你赚粉丝的钱,赚商家的钱。

你从来不顾商品有没有问题,便卖出去,只要给钱,你什么都做,出了质量问题,粉丝投诉你,你又以皇甫家的名义去恐吓,

让商家来买单。”

烈歆甜摇了摇头,“米雪,我从来没有想过你有一天会变成这样。”

米雪的脸色一阵白一阵红的,她无言以对,因为烈歆甜说的都是事实。

她自从直播卖货,就开始飘起来了,她只要一说自己认识皇甫家的人,那些商家就给她超低的折扣,甚至亏欠也要让她卖,甚

至还给她高额的提成和广告费。

那些商家都想要和皇甫家扯上点儿什么关系,米雪后来甚至谎称会帮商家牵线,收了商家不少的钱,一些商家早已经意识到不

妥,甚至开始找米雪的麻烦了。

“是,都是我做的,我假装是瑾昂的女朋友,总要有点儿好处吧?”

“我听说我姨给了你一条钻石项链,那条钻石项链价值连城。”烈歆甜直勾勾地盯着米雪,难道这条项链还不够吗?

“你马上收手吧,我告诉你,这些事情一旦被皇家集团知道,你这辈子就完了。”

米雪忽然变得恐慌起来,她急忙拉住了烈歆甜的手,“所以,我一定要和瑾昂在一起,歆甜,我求求你,你就让我们在一起吧,

只要你离开他,你离开他,他心里是有我的,我不想坐牢,事情已经这样了,只有你可以救我。”

烈歆甜用力把自己的手抽了出来,“米雪,你太贪心了。”

米雪错愕得看着烈歆甜,以前的烈歆甜如同一只小白兔一样,自己说什么,她就信什么,可如今她发现她没有那么好糊弄了。

“这些事都是你自己做出来的,倘若你出国好好学习,别走这些歪门邪道的,以你的能力,回国找一份像样的工作,成为公司里

的精英,一点儿问题都没有,可你偏偏不满足。”

“成为精英又怎么样?还不是要看着别人的脸色生活?”米雪倔强地说。

烈歆甜发觉自己说什么都没用,她陷得太深了。

“我现在都不知道,当初和你做朋友是对还是错。”

以烈歆甜的家世,其实和米雪没办法成为朋友的,可她偏偏和她成了好朋友,让她见到了自己的生活,或许也正是如此让米雪

沦陷了。

烈歆甜站起身来,“你好自为之吧,反正,该说的话,我都说了。”

说完烈歆甜转身离开。

“你别忘了我曾经怀过皇甫瑾昂的孩子。”

身后传来了米雪的声音。

烈歆甜停下了脚步,这件事始终像是一根刺一样扎在烈歆甜的心里。

她什么也没有说便离开了。

回到家里,烈歆甜心情很不好,她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一方面因为米雪的变化,让她觉得很难接受,她把米雪当成最好的朋友

,可是她却为了一己私利,一直在欺骗自己。

还有一方面,那就是米雪和皇甫瑾昂的过去,不管怎么说,他们之间有过一个孩子,烈歆甜做不到当这件事不存在。

这天家里没人,皇甫瑾昂来的时候,只有烈歆甜一个人在家,他直接上楼去了烈歆甜的房间。

烈歆甜躺在床上不吭声,听见门开的声音,瞄了门一眼,“三天之期还没有到呢!你过来干嘛?”

“我不能看看我未来的女朋友吗?”

“我还没答应你呢。”烈歆甜抱着自己的小白兔翻了个身。

皇甫瑾昂坐在了床头,“你早晚会答应我的。”

“呸!你哪儿来的自信啊?”烈歆甜翻个白眼儿。

皇甫瑾昂推了推烈歆甜,“你说你还考虑什么啊,其实你心里早就有答案了,今天我干妈问我,你怎么了,说你这两天吃不下饭

去,就考虑这个事,至于这样啊?”

烈歆甜这才坐了起来,“哥,如果我有过男朋友,你会介意吗?”

她一本正经地看着皇甫瑾昂。

“你什么时候有过男朋友?我怎么不知道?大学里找的?我妈怎么没跟我说过呢?还是说你瞒着家里来着?”

皇甫瑾昂一副审问的姿态。

“我是说如果!如果!你介不介意我和别人好过,牵过手,接过吻,嗯……上过床……”

皇甫瑾昂看着烈歆甜,敲了敲她的脑袋,“说实话吗?”

“嗯,说实话,不可以骗我。”

“你要说完全不介意的话,那肯定是假话,多少心里还是有点儿别扭的,但是吧,我觉得也可以理解,对吧?你只要以后都跟我

就行了。”

烈歆甜显然不怎么满意这个答案,“可是我介意。”

“你介意什么啊?我又没谈过恋爱!”

皇甫瑾昂那叫一个冤枉,“我在部队里,哪有机会谈恋爱啊,对吧?你放心,哥清清白白的。”

说着皇甫瑾昂凑近了烈歆甜的耳朵,“没牵过手,没接过吻,没上过床……”

说的皇甫瑾昂自己都有点儿不好意思了。

“那米雪呢?”

皇甫瑾昂一愣神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