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7章 用我的命护她周全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烈歆甜沉浸在深深的自责当中,烈家孩子不多,她始终都是很受关注的那一个,如今她竟然和家里一声招呼都不打,直接去了特种部队。

这家里人今后就只有为她担心的份儿了。

她好难过,好想哭。

心里的委屈不知道和谁诉说,于是就给皇甫瑾昂打了电话。

“怎么了?”

“哥,我们家里人知道我去特种部队的事了。”烈歆甜话还没有说完就开始哭了起来。

“你别哭,别哭啊,这不是早晚都会知道的吗?别哭了,好好和他们说,他们会理解的,我当初不也是瞒着家里了吗?”

“不一样……”烈歆甜哭的更厉害了。

她直接挂了电话,蒙着被子大哭起来。

皇甫瑾昂迅速来到了烈家,黎嫣坐在沙发上生闷气,她当初支持烈歆甜去当兵,可并不代表,她不反对她去做特种兵,那是有本质区别的。

她到底还是亲妈,那太危险了。

皇甫瑾昂一进门就看见了黎嫣,“干妈!”

黎嫣瞪了皇甫瑾昂一眼,终于找到了一个突破口,“你小子你还敢来啊你,都是你,你好好地当什么特种兵啊?如果不是你当了特种兵,巧克力也不至于傻到去特种部队!我告诉你,我可就这么一个宝贝女儿,你给我拐到那种地方去了,要是丢了,你赔我!”

说着说着黎嫣哭了起来。

皇甫瑾昂还是第一次看见黎嫣哭,在他的印象中,他的干妈那始终都是威风八面,风风火火的女人。

看着她这样哭起来,皇甫瑾昂忍不住笑了起来。

黎嫣生气的拍了拍皇甫瑾昂的脑袋,“臭小子,你干妈我都哭成这样了,你还笑得出来?!你有没有良心啊你!”

“干妈,我知道我不该笑,但是我看着你哭,我真的好想笑。”皇甫瑾昂用力憋着笑,怎么看黎嫣的哭都像是在假哭似的,尽管她真的掉了眼泪。

黎嫣被皇甫瑾昂气笑了,“臭小子!”

“干妈,不哭了,巧克力现在是我手底下的兵,你放心,我向你和我干爸保证,我一定会保护好她的,我会用我的命来护着她,你说你只有她这么一个宝贝女儿,可我也只有她这么一个宝贝媳妇儿,对吧?”

黎嫣看着皇甫瑾昂的样子,忍不住笑了出来,“什么时候学的这么油嘴滑舌了?”

“说的都是心里话!我发誓!”

“你说心里话的时候,我怎么都觉得像是逗着玩儿似的。”黎嫣瞥了皇甫瑾昂一眼,“行了,木已成舟,这也改变不了什么,巧克力从小就不喜欢女孩玩的那些,我早就知道她呀,不是个普通女孩子,那就这样吧,就是你干爸那边,你自己去说。”

“行!”皇甫瑾昂上了楼,站在书房门口,下定决心敲了敲门。

烈逸在书房里正在看着烈歆甜从小到大的照片,他整整好几本相册,全都是他整理的,烈歆甜不在家的这段时间,他都是靠着这些照片过日子的。

他多么想,烈歆甜像是别人家的女儿那样,做自己贴心的小棉袄,每天在家里陪着自己,和自己说说工作上的事情,聊聊最新的电视剧什么的,逢年过节都能陪在他的身边。

只要她在身边就好,没想到她当兵还不算,竟然还做了特种兵。

他真的没办法接受,他本以为熬过了这两年,烈歆甜退役就可以回家了,到时候他们一家三口可以团聚,可谁知道竟然是这样的结局。

烈逸的眼泪流淌出来,听见敲门的声音,他急忙擦了擦眼泪,“进来。”

皇甫瑾昂走进来,他看见烈逸那张脸就知道烈逸哭过,他心里也不好受。

“干爸。”

烈逸原本对皇甫瑾昂和烈歆甜的婚事都是反对的,看见皇甫瑾昂过来,他这心里更是不痛快,“你来干什么?”

小时候觉得自己没有儿子,有个干儿子,看着他调皮捣蛋的,也觉得挺好的,可是当知道皇甫瑾昂和烈歆甜谈恋爱的时候,他真的越看皇甫瑾昂越不顺眼。

“干爸,我是来向你道歉的,对不起,是我太冒失了,我和巧克力谈恋爱也没有提前和你们报备,巧克力去做了特种兵,也没有和你们说。”

提到这件事,烈逸这气就不打一处来,“都是你!你还说呢!都是因为你!我告诉你,我是不会同意你们两个在一起的,豆包,你有哪点儿配得上我们家巧克力,你从小学习成绩又不好,还总是闯祸,你说说你……”

烈逸气得说不出话来。

“干爸,我知道你舍不得把巧克力嫁给我,可是,我是真心的喜欢她。我在一线做任务的时候,我的好兄弟永远离开了我们,我在前一天还和他说,等我休假回家,我要和我妹妹表白,我要和我妹妹在一起的,结果第二天他就没了,在我眼前断了气。

那个时候我才知道原来我们这些人一直走在悬崖边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掉下去了,粉身碎骨,你说我这样的人,又何必成家呢,何必耽误人家姑娘一辈子,所以我就不想着这件事,可我知道巧克力对我的心思。

所以我想了个办法,我让别人假扮我的女朋友,让她死了这条心,我也好回到部队里,继续做我的特种兵,可我真的没有想到我离开之后,巧克力就进了部队,甚至还进了我的部队。”

烈逸认真地听着,他对皇甫瑾昂有了一些改观,他好像也不是个不负责任的人。

“我真的是千方百计地想要把她弄走,后来我为了逼她一把,给了她两个选择,她留下的话,我就不和她好,她如果退出,我就可以和她好,结果她毫不犹豫地选择了放弃我,选择了留在部队里。

干爸,或许我们都不了解巧克力,她有她自己的理想和抱负,我们作为她最亲最近的人,应该支持她,我比你还难以接受她在特种部队,因为我比任何人都知道特种部队有多危险,可是我已经接受了这个现实。

既然已经这样,那我就用我的命护她周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