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9章 迎宾晚宴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一眨眼的功夫,皇甫怀谦和烈婧可的婚礼就到了,这场婚礼在忆熙岛举办,这是皇甫澈当年买来送给楚凌熙的礼物。

这些年这座私人岛屿除了接待很少的旅客之外,就不对外开放了,所以岛上浓浓的原始气息,很多不同种类的海鸟栖息在岛上

,别有一番自然风光。

参加婚礼的宾客们被一批一批送往了这座岛屿,没办法,因为在海岛上举办婚礼,宾客们的接送是个大问题。

另外因为要招待很多的宾客,所以岛屿上也临时安排了一些临时的工作人员,不过这些人员都是从皇家酒店等几个地方临时抽

掉的。

一冯栀冷穿着服务员的制度混在了所有的服务员中间,站在最前面的女人正在讲话。

“这次参加婚礼的宾客都是非富即贵的,你们一定要打起十二分精神,绝对不能出错,听见没有?”

“听见了!”大家异口同声地喊着。

“好,岛上有规定,为了确保安全,我们每个人都要佩戴徽章,没有徽章的人,就不是正式的服务人员,是要被赶出去的。所以

这徽章,你们都保存好。”

女人说着开始给每个人佩戴徽章,终于轮到冯栀冷了,冯栀冷低着头,似乎有些紧张。

“你抬起头来。”

冯栀冷只好慢慢地把头抬了起来。

“我怎么没有见过你?你是哪家酒店的?”

皇家酒店一共有两家,最近因为业务需要新开了一家。

“我是滨海路店的,最近新来的。”

“怪不得呢,你们店也真是的,这么重要的场合不派点老手来,派个新人过来。”女人十分不情愿,把徽章给冯栀冷戴在了胸口

,“别丢了,凡事谨慎一点,有不懂的记得问,出了事我可不保你。”

“是是是。”冯栀冷急忙点头。

这女人把徽章发放完毕又叮嘱了几句,这一批服务员就登船了。

站在甲板上,冯栀冷看着远处的小岛,心里充满了神往。

皇甫怀谦和烈婧可也到达了岛屿上做为主人,他们自然要迎接各自的朋友。

到达海岛的第一天有一个迎宾宴会,这天晚上的烈婧可穿了一件火红色的低胸礼服。

烈歆甜在一旁看着她,“小姑,你的衣服选的都是这样的吗?”

“怎么?不好看吗?”烈婧可站在镜子前欣赏着自己。

“好看是好看,就是有点儿……有点儿……”

“有点儿什么?”烈婧可不开心地看向烈歆甜,她绝对不允许别人说自己半点不好。

“有点儿太性感了,你看看这衣领都低到胸口了,不太合适吧?怀谦哥会不会生气啊?”烈歆甜身为一个女人都觉得有点不好意

思,更别说那些男人们了。

“你是山顶洞人吗?这都什么年代了啊?难不成我要裹的严严实实的才行?”

烈婧可不服气。

“我就是觉得怀谦哥可能不太愿意……”

“管他愿不愿意,我开心就好!”烈婧可瞄了烈歆甜一眼,“你看看你自己,穿的像是个儿童一样,本来就胸小,去了特种部队都

没了!”

烈歆甜被怼的没话说,毕竟人家说的也是事实。

就在这个时候,皇甫怀谦进来了,“还没好吗?”

这女人化妆打扮的时间未免也太长了一点,等的让人心焦。

“催什么催啊,我是新娘子,叫他们多等一会儿没关系的。”

烈歆甜刚好看见皇甫怀谦的脸色,“我先撤了。”

皇甫怀谦走到了烈婧可面前,“你是不是应该换一件衣服?”

“我这衣服怎么了?不好看吗?我觉得很好看啊,就这样的衣服,也就是我这么完美的身材才驾驭的了得!”

烈婧可说着一只手插腰,摆了一个模特的姿势。

“我就是觉得这衣服,有点儿,有点儿……”皇甫怀谦的脸微微泛红,不知道该怎么说出口。

“有点儿什么?”

“乖,咱们换一件吧?”

“到底有点什么啊?你能不能把话说清楚?”烈婧可有些着急了。

“有点儿太暴露了!”皇甫怀谦不好意思地说出来,连耳朵都红了。

烈婧可先是一愣,然后捂嘴笑笑,“暴露吗?”

“怎么不暴露?你看这里,这里……”皇甫怀谦不好意思地指了几个地方,实在是不敢看,“我还没看过呢,就给别人看了!”

男人嘛,当然心里不痛快!

烈婧可捂着嘴大笑起来,“原来你不喜欢这样啊?”

“废话,哪个男人愿意自己的女人被别人乱看,乖,去换掉。”

烈婧可想了想说:“好吧,那我就换一件。”

她凑近皇甫怀谦的耳朵,“我还买了特别性感的内衣哦。”

这话一出,皇甫怀谦的脸更红了!

看着皇甫怀谦脸红的样子,烈婧可别提多开心了。

她换了一件米白色的长裙礼服,挽着皇甫怀谦的胳膊,这才出现在了迎宾宴会上。

宾客们都纷纷对他们表示祝贺。

角落里,冯栀冷穿着服务员的制服,看着他们出双成对,锦衣华服,多么登对啊!

“新娘子好漂亮啊,新郎也很帅!真羡慕!”

“说的也是,据说新娘家里是赫赫有名的烈家呢,烈家也就仅次于皇甫家吧。”

“郎才女貌,太般配了,我听说还是女的追的男的,然后男的又追女的,也挺有意思的。”

冯栀冷在一旁听着这些话,看着烈婧可在那边朝着宾客们幸福地笑着,心里真真是嫉妒极了。

想当初如果她能把握住机会,哪里轮的到她呢?

“你们几个还在这里聊天呢?没看见那边需要人吗?赶快过去,别墨迹!”

管事的人急忙催促着。

几个服务员吐吐舌头,急忙去做事了,冯栀冷最后瞄了一眼烈婧可和皇甫怀谦,也离开了。

迎宾晚宴很早就结束了,宾客们都是自己家亲戚朋友,都很为他们着想,毕竟明天还有真正的婚礼和晚宴呢。

大家四散而去,回到各自房间休息去了。

烈婧可也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皇甫怀谦把她送回了房间。

“好兴奋啊,我今天会开心地睡不着的,怎么办啊?”

“睡不着就会有眼袋和黑眼圈。”皇甫怀谦毫不留情地拆穿。

烈婧可顿时瞪大眼睛,“那我哪怕吃安眠药也要睡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