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0章 我来解救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皇甫怀谦拍了一下烈婧可的脑袋,“胡说什么?新娘子吃安眠药,像话吗?”

“也是哦,万一明天起不来就糟了。”烈婧可抱住了皇甫怀谦的腰,“那我睡不着怎么办?”

看着烈婧可楚楚可怜的模样,“你睡不睡得着不知道,但是你一定起得来。”

烈婧可大笑起来,“我兴奋地一下子就醒了,嘿嘿。”

她抱着皇甫怀谦的腰不松手,“我好想你今天晚上陪着睡。”

皇甫怀谦拉着她的手,把她的身子转正,“过了今晚,今后的每个夜晚我都陪你睡。”

烈婧可甜甜地笑了,“那……你今天晚上一定要养精蓄锐,要不然明天晚上的洞房花烛夜可就……”

她的话没有说完,而是朝着皇甫怀谦俏皮一笑,皇甫怀谦是真的拿她没有办法,别的女孩子都不会提起那件事,唯独他们家这位,那是经常把那种事挂在嘴边。

说起来,他们两个从谈恋爱到现在,接吻的次数都少得可怜,更被提上床了。

“我回去了,好好睡觉,晚安。”

烈婧可却闭上眼睛,仰起脸来。

皇甫怀谦十分会意地在烈婧可的嘴唇上亲了一口。

烈婧可这才满意地放他走。

烈婧可迅速地卸妆,躺在床上,想到明天就是自己的婚礼,她是根本睡不着。

皇甫怀谦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虽然他是男人,少了女孩子的那些情怀,可他也是很期待明天的婚礼,以及从此以后的婚后生活的。

打开门,他顿时皱起眉头来,生人的气息。

“谁?”

这香气肯定不是烈婧可的,他对烈婧可习惯用的香水以及化妆品的品牌简直不要太熟悉。

皇甫怀谦迅速开了灯,看见冯栀冷站在了房间里,她穿着服务员的制服。

“好久不见了。”

皇甫怀谦以为自己这辈子再也见不到冯栀冷了,却没有想到竟然在自己的婚礼前夕,在自己的房间见到了她。

对于这个女人,他已经没有了半分情谊。

“你来做什么?”

冯栀冷保持着微笑,“你的婚礼为什么不邀请我呢?好歹我们相识一场,而且还差一点儿就结婚了,我也曾经为你披上了白纱,难道不该邀请我吗?”

皇甫怀谦并不想和冯栀冷纠缠,“你想要干什么?”

“你对烈婧可还真是好啊,想当初我们结婚就只在皇家酒店里举办,而今天你和她结婚,就是大费周章地来海岛上,这岛屿布置起来比酒店费劲多了吧?”

冯栀冷对皇甫怀谦的问题置若罔闻。

“我们已经结束了,我不知道你来找我还有什么意义。”皇甫怀谦也同样不理会冯栀冷的话,他觉得自己实在没必要和她解释那么多。

“我们之间难道就只剩下这些话了吗?”冯栀冷脸上的笑容是那么的苦涩。

皇甫怀谦叹了一口气,“该和你说过的话,我已经说过了,冯栀冷,我们真的结束了,你马上离开这里,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混进来的,但是不好意思,明天是我的婚礼,我不允许任何人毁掉,我必须送你离开这里。”

说着皇甫怀谦就准备打开门,冯栀冷快步冲了过来,一下子抱住了皇甫怀谦。

“哥哥,不要这么对我,你知道我真的好想你吗?”

“松开!”皇甫怀谦怒斥一声,“你要我说多少遍,你才明白,我们结束了!”

“可是我的心里,我们从来没有结束,我仍旧爱着你,我是爱你的,哥哥,难道你不觉得我很可怜吗?那是我的爸妈,我只能选择他们,你让我怎么样?”

冯栀冷哭喊着。

“我知道你有很多为难的地方,但是这也恰恰证实了,你对我的不信任,倘若你对我的信任多了一分,我们就不会变成这样。”

皇甫怀谦的眼神里满是冷漠,他用力掰开冯栀冷的手,“我会偷偷地让人把你送走,算是给你留下最后一点面子吧。”

冯栀冷却没有动,她伸出手来去解自己的衣服,“我什么都没有了,还要什么所谓的面子有什么意义呢?”

“你……”皇甫怀谦这个时候才察觉到自己的心跳开始加快了。

那跳的速度让他觉得难受的很,他捂住胸口,感觉自己的体温在不断升高,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很抱歉,我要毁了你的婚礼,然后毁了你的婚后生活,我知道你从来没有碰过任何女人,我要成为你的第一个女人。”

皇甫怀谦想要出门,冯栀冷却抢先一步挡在了他面前,然后站在门口继续脱自己的衣服,那一片肌肤展露在面前,皇甫怀谦觉得自己的呼吸都在加快。

他迅速挪开了眼睛,不,他不能这样下去,他决不能做出背叛烈婧可的事情。

“还真是可笑啊,你知道吗?我曾经觉得你对我太好了,我不能这样欺骗你,想着用自己的身体去偿还,让自己心理多少舒服一些,可没有想到你竟然不要。

结果到了现在,我竟然还是主动送上门来,皇甫怀谦,你说我怎么就那么贱呢?”

冯栀冷说这些话的时候,眼泪顺着她的脸颊不断流淌下来,可她的唇角却始终带着笑。

“得不到的东西,我就要毁掉,我告诉你,我就是见不得你和烈婧可好,哪怕你找别人,我可能心里还舒服一点,可偏偏是和烈婧可。

烈婧可是个千金小姐,她一出生的时候就什么都有了,而我呢,我从来什么都没有,她已经拥有那么多东西了,至于你,那不要也罢了吧。”

皇甫怀谦发觉自己浑身无力,他的呼吸越来越急促,身体也越来越热。

冯栀冷趁着服务员倒酒的时候,已经把药加进了皇甫怀谦的酒里。

“你知道吗?我就在你身边给你倒酒,来来回回好几次,你竟然都没有看我一眼,你的眼里全都是烈婧可,你不用挣扎了,我在你的酒里下了足足的分量,今天你休想离开这个房间。”

皇甫怀谦愤恨地看着冯栀冷,“我当初真是看错了你。”

“是,你的确看错了我!我从来都不是你喜欢的样子,那还不都怪你自己看错了,怪我吗?”冯栀冷露出得意的笑容,“你现在很难受吧?是不是身体像火烧一样,没关系,我来解救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