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5章 我发现我更崇拜你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烈婧可的话一下子把皇甫瑾昂和烈歆甜都逗笑了。

这女人说话也太直白了吧?

“那我就把他交给你了啊。”皇甫瑾昂准备出去。

烈歆甜还站在房间里。

皇甫瑾昂给她使了个眼色,“你还愣在这里干什么啊?赶紧走吧!”

“哦……”皇甫瑾昂拉着烈歆甜走了出去,烈歆甜走了两步,又停了下来,“我去帮帮我小姑,怀谦哥喝多了,她一个人怎么弄得

过来啊,万一怀谦哥吐怎么办啊?”

“哎呀,你是真傻还是假傻?我哥没喝多。”

“嗯?”

“装的,不这样那帮人能放过他嘛?这是我和他想出来的对策,怎么样?是不是连你都骗过去了?”皇甫瑾昂洋洋得意。

留在洞房里的烈婧可看着皇甫怀谦的样子,是又心疼,又失望,洞房花烛夜,他喝的不省人事,真是的!

可是他们都结婚了,她也不能不管他啊,于是烈婧可拍了拍他的脸,“怀谦,怀谦……还真是喝的不省人事了。”

烈婧可却解皇甫怀谦的领带,解下领带,又开始解衣服,谁知道皇甫怀谦突然一个翻身,将她压在了身下,把烈婧可吓了一跳



烈婧可反应过来,在皇甫怀谦的胸口捶了一下,“你没喝多啊?”

“这么重要的日子,当然不能喝多了!”

“骗人!大坏蛋!”烈婧可把头转向一边,唇角却忍不住轻轻上扬。

“是不是很失望啊?”

“什么失望啊?我恨不得你喝多了呢!这样今天晚上省事了。”

“这可不像是你的风格。”

皇甫怀谦的话让烈婧可涨红了脸,她平时在皇甫怀谦心里的形象就是这样的吗?

皇甫怀谦轻轻地抚摸着烈婧可的脸,”对不起,可可,今天吓着你了吧?”

烈婧可抿嘴笑笑,“还好。”

“对不起,其实我应该一早就和你把这件事说清楚的,不过,我应该谢谢你,可可,谢谢你对我的信任。”

“我知道你不是那样的人,但是我还是挺生气的。”

“嗯?”

“你昨天都被下了药了,就自己一个人忍着,竟然都不来找我……”烈婧可嘴里嘀咕着。

皇甫怀谦却听得真真切切的,“是,是我大意了,我应该过来找你的……”

两个人相视一笑,“我爱你,可可。”

烈婧可搂着皇甫怀谦的脖子,“我也爱你,好爱,好爱。”

皇甫怀谦的吻落了下来,烈婧可的睫毛在颤抖着,她是害怕的。

“我……我害怕……”当皇甫怀谦的吻下移的时候,烈婧可还是忍不住说出了口。

“当初的勇气呢?”

“当初是当初,现在是现在啊!”烈婧可委屈巴巴地看着皇甫怀谦。

皇甫怀谦伸手关掉了灯,“没关系,你只需要紧紧的抱着我就好了。”

……

皇甫瑾昂和烈歆甜在沙滩上散步。

突然皇甫瑾昂拍了一下脑袋,“你说咱俩跑出来干什么?”

“不跑出来干什么?”

“去听墙根啊!走走走,回去听墙根去!”

烈歆甜急忙拉住了他,“你哪儿来的这种低俗趣味啊?”

“怎么了,不都是这样闹洞房的吗?我们战友结婚的时候我们都去闹洞房了!”

“不行!你还是给他们一点自由时间吧。”

“好吧,那就听你的,我看你小姑挺着急的,你们家是不是都这样啊?”

“哪有?!”烈歆甜极力反驳,“我们家都是哪样的?”

“都是你小姑那种急性子,哈哈……”皇甫瑾昂大笑起来。

“才不是呢!”烈歆甜追着皇甫瑾昂打闹起来。

夜晚的小岛显得那么安静,月亮很圆很大,静静地照耀在海面上,泛起粼粼波光。

“好美啊……”烈歆甜面带微笑看着眼前的美景。

皇甫瑾昂也停下了脚步,将烈歆甜搂在了怀里,“像我们能欣赏到这样的美景,真不容易。”

烈歆甜深吸一口气,她明白皇甫瑾昂的意思,他们的休假马上就要结束了,明天他们就要收拾东西离开家,回到他们应该在的

地方。

“还真有点舍不得呢。”烈歆甜吸了吸鼻子。

“怎么,后悔了?”

“我才没有呢!”烈歆甜撅起嘴巴看着不远处的月亮,“我就是有点舍不得,哥,等咱们去了部队,是不是就要接任务了?”

“你以为你现在能接任务吗?你们的路还长着呢,要学习的东西还有很多,之前那只不过是一个初步的测试罢了,回到部队才是

真正的开始。”

烈歆甜撇撇嘴,“那我们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参加任务啊?”

皇甫瑾昂看向烈歆甜的眼神破有深意,烈歆甜不太明白他这眼神是什么意思。

“如果可以,我希望你永远不要参加任务。”

一来,他希望永远太平,永远没有人需要他们,二来,他希望她不要受到任何伤害。

烈歆甜听了皇甫瑾昂的话微微一笑,靠在他的肩膀上笑了。

“哥,我觉得我真的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皇甫瑾昂的脸上却没有任何笑意,离开家就意味着他们不再是家里的孩子,不再是儿子女儿,而是战士,时刻准备冲锋陷阵的

战士!

“巧克力,你要答应我,如果有一天我牺牲了,你就退役,然后找个人好好过日子,好吗?”

“你在说什么丧气话?”烈歆甜刚刚还觉得两个人很甜蜜,结果现在皇甫瑾昂就说出这样的丧气话。

“我说的是真的,可能你还没有意识到我们是会流血牺牲的,我亲眼看见大熊倒在了我面前,那是我第一次经历死亡,我还去了

烈士陵园,发现太平年间,牺牲的战士要么是特种兵执行特殊任务,要么是边疆战士,巧克力,我们从入队那一刻,就注定我

们的命已经不属于自己了,明白吗?”

烈歆甜第一次从皇甫瑾昂的语气里意识到自己肩膀上的责任。

她也开始重新认识了皇甫瑾昂,他不再是当年那个混世大魔王,而是一个有些责任感,使命感的真男人。

“哥,我发现我越来越崇拜你了!”烈歆甜一下子扑进了皇甫瑾昂的怀里。

“我没有跟你开玩笑,你听见没有?”

“没有,没有,没有,我听不见,听不见!”烈歆甜捂着耳朵大喊,似乎在故意和皇甫瑾昂做对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