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2章 痔疮犯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皇甫怀谦觉得不太对劲儿,便敲了敲洗手间的门,“可可,你没事吧?”

烈婧可在里面的声音有些怪异,“我还要一会儿,你用客房的洗手间吧!”

“你没事吧?”

“没事,没事。”

皇甫怀谦没有说什么,便坐下来玩了一会儿手机,结果又过了十分钟,还是不见烈婧可出来,他又走到了洗手间门口,“可可,

你真的没事吗?”

“我……没事。”烈婧可抿了抿嘴唇,“我可能……有事。”

“怎么了?”

“我流血了……”烈婧可哭了起来,皇甫怀谦直接开门走了进去。

烈婧可一脸痛苦地看着他,“你出去,好尴尬的!”

“怕什么?我们是夫妻,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烈婧可委屈巴巴地看着皇甫怀谦,“我可能痔疮……犯了。”

皇甫怀谦立即带着烈婧可去了医院,烈婧可一直都有痔疮的毛病,只是之前症状轻一些,偶尔用一点儿药就没事了,她总是喜

欢吃辣的。

很久没有发作了,她以为自己没事了,可结婚之后,她食欲大好,每天就这么吃吃吃的,早就忘了自己还有“难言之隐”这回事



结果就出事了。

烈婧可趴在诊疗床上哼唧着。

医生坐在了自己的办公桌前,“痔疮发作了,这次还挺严重的,我的建议是做手术。”

“那就尽快安排手术吧。”

皇甫怀谦忧心忡忡地看着烈婧可,烈婧可羞得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她年纪轻轻竟然就做痔疮手术,这也太尴尬了吧?

而且还是在自己最爱的男人面前。

皇甫怀谦立即签了字办了手续,给烈婧可办理了住院。

烈婧可属于急性发作期,影响并不大,烈婧可住进了医院里,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

她整个人没办法躺着,屁股绝对不能挨着任何地方,因为那会疼的要命的,她趴在床上看着皇甫怀谦。

“老公,这件事你一定要替我保密。”烈婧可撅着嘴巴可怜巴巴地看着皇甫怀谦,“千万不要告诉任何人。”

真是风水轮流转啊,皇甫怀谦微笑着看着烈婧可,“那可不行,结婚的时候,你妈可是千叮咛,万嘱咐,要我照顾好你的,你这

都要做手术了,我能不和家里人汇报吗?”

“别别别别,千万别,我爸妈年纪大了,他们如果知道了,心理上肯定受不了的,而且呀,你想啊,他们知道我做手术,肯定会

说是你没有照顾好我,我才这样的,对不对?”

烈婧可说的条条是道的。

“那不对,吃东西是你自己吃的,又不是我喂的,你想吃什么,我就给你吃什么,结果是你自己吃坏了,他们肯定不会怪我的,

而且以后还会让我多管着你一点,不让我这么惯着你了。”

“老公,我的好老公,你千万不要告诉我爸妈,谁也不要告诉,咱们就悄悄地把这个手术做了,行不行?”

“那这样多不合适啊?我得在家族群里说一声,你是家里的宝贝,这么大的事,我得汇报。”

“别!”烈婧可急忙求饶,“我求你了,老公,别说,千万别说,都要丢死人了!”

烈婧可都要哭了,虽然家里人都很宠着她,可是这种事未免也太丢人了吧,这不得让家里人笑话她好几年?

“老公,你千万不要说,我真的知道错了。”烈婧可撅着嘴巴可怜巴巴地看着皇甫怀谦。

“要我不说也可以,但是你得答应我,以后吃什么东西都要问过我,不可以再这样乱吃东西了。”

“好,我答应你,一定答应你,我发誓,我再也不吃麻辣火锅,麻辣香锅,麻辣烫等等等等。”

皇甫怀谦摇了摇头,“可是你做手术还要住几天医院,这也瞒不住啊。”

“瞒得住,你不说,我不说,没人知道的。”烈婧可顿时紧张起来,“然后群里我该怎么回复,就该按照往常那样,肯定能瞒住的

。”

“我如果几天不去公司,我爸就会知道,我爸知道了,我妈就会知道,我妈知道了肯定会问,你让我怎么解释?我妈这边知道了

,你嫂子那边就会知道,然后你们全家就会知道。”

烈婧可第一次觉得两家关系太好也不是什么好事。

“那你正常去工作,不用管我!”

“那怎么行?算了,我和秘书那边交代好,等我爸问起来我再想办法圆过去。”

皇甫怀谦也只能这么做了,打了一个电话交代了一下,然后就开始在医院照顾烈婧可。

烈婧可的手术安排在了第二天早上,这天早上烈婧可很早就睁开了眼睛,眼巴巴地盯着天花板发呆。

皇甫怀谦就睡在病房里另外一张小床上,烈婧可看了他一眼,“老公,老公……”

皇甫怀谦被叫醒了,他揉了揉眼睛起身走到了烈婧可这边,“怎么了?需要喝水吗?”

“我今天要做手术了。”

“嗯,医生说不能吃东西,你忍一忍吧。”

“你说我会不会死掉?”烈婧可瘪着嘴巴,可怜巴巴地看着皇甫怀谦。

“不会的。痔疮手术只不过是个小手术。”

“可是任何手术都是有意外的呀,阑尾炎手术都那么多年了,医生都不敢保证百分之百的,老公,万一我醒不过来怎么办啊?”

烈婧可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

皇甫怀谦拿她一点儿办法都没有,估计她这一次算是长了记性了,再也不敢乱吃东西了。

“老公,我再也看不见你了,我多难过啊,你会不会娶别人啊?你一定不能找比我漂亮的,不然我心里会不舒服的,我在你心里

必须是最漂亮的。”

皇甫怀谦抚摸着烈婧可的脑袋,“不会有事的,相信我,我就在手术室外面,等你出来就能看见我了。”

“可是,可是……”

皇甫怀谦突然垂下头来,吻上了烈婧可的嘴唇,烈婧可被吻的猝不及防,整个人都是懵的。

一大早上这小脸蛋顿时红润了不少,“放心,有老公在呢。”

烈婧可甜甜的笑笑,“讨厌!就会搞突然袭击!”

医生很快就过来了,让皇甫怀谦签了字,然后讲了手术的一些风险。

随后烈婧可就被送进了手术室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