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3章 我不要听见痔疮这两个字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皇甫怀谦在手术室外一直等着,手术的时间是漫长的,说是不担心,那是假的,这毕竟是一次手术。

他在手术室外一直来回踱步,按照手术安排,应该很快就出来的,结果这么久了竟然还没有出来,皇甫怀谦的心悬在半空中,

始终落不下来。

就在这个时候穿着手术服的烈逍走了出来,他和家属正在说着手术情况,结果一转脸就看见了皇甫怀谦。

“怀谦,你怎么在这?”

皇甫怀谦千算万算,没有算到会在这里遇见烈逍,原本烈逍并不是这家医院的。

“哦,我,我那个……一个朋友做手术。”

“朋友?叫什么名字,我帮你打个招呼。”

“不,不用了。”皇甫怀谦尴尬地笑了笑。

烈逍看着皇甫怀谦神色异常,也不好多问什么。

“二叔,你怎么在这?”皇甫怀谦虽然和烈婧可结婚了,但是称呼还是保留着之前的。

“我们医院和这家医院有合作,我过来做个手术,那我先回去了。”

“好。”皇甫怀谦如释重负,就在这个时候,手术室喊了了烈婧可的名字,皇甫怀谦急忙上前走去。

“医生怎么样?”

医生摘下了口罩看了看皇甫怀谦,“你是烈婧可的家属?”

“对,我就是,我妻子她怎么样?”

“手术中她的出血挺多的,术后应该注意多补补血,其它的没什么问题,好好休养,这几天的注意事项,护士会和你说的,来这

里签个字。”

“好。”皇甫怀谦签了字,烈婧可刚好也被推出来了,麻醉药还没有完全过去,她虽然被唤醒了,可意识还完全清醒过来。

“好疼……”她迷迷糊糊地说了一句。

“可可,是我。”皇甫怀谦急忙帮着护士一起将烈婧可送回了病房里,护士和他讲了一大堆的东西,他逐条记下了。

病房里只剩下他和烈婧可了,烈婧可只能趴在床上,皇甫怀谦蹲在床边和她讲话,“可可,现在好点儿了吗?”

“好痛啊,老公……”说着烈婧可就像是小孩子一样痛哭起来。

皇甫怀谦心疼地抚摸着她的头,因为她这特殊的姿势,还不能抱着她,也只能这样安抚她了。

护士过来给烈婧可打了一针,烈婧可便沉沉的睡去了。

等她再一次醒过来的时候,情况就已经好转了许多,只不过这姿势仍旧是只能趴着。

吃东西也只能吃流食,皇甫怀谦正蹲在地上,手里捧着一碗粥,给烈婧可一根粗一点的吸管,让她喝粥。

结果就在这个时候,突然有人说了一声,“就是这个病房!”

当时烈婧可趴着都能感觉到房间里进来了乌泱泱的人,首当其冲的就是她的二哥烈逍,“我就说吧,怀谦还骗我,说是什么朋友

,多亏了我去看了一下手术记录。”

烈逸也来了,“可可,做手术这么大的事情,你怎么不和家里人说呢?”

“是啊,可可,哎呀,是不是那天咱们两个去吃麻辣香锅惹的祸呀,你这孩子,你有痔疮,怎么不和嫂子说呢?”

大家七嘴八舌地说着,皇甫怀谦蹲在地上都要石化了。

烈婧可只感觉自己的脸马上就要滴血了!

她稍稍抬起头来看向了皇甫怀谦。

“我没有说!”皇甫怀谦觉得自己实在是有点儿无辜,他的确没有说啊!

“怀谦啊怀谦,这可就是你的不对啊,你瞒着我们干什么?这可是手术,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万一出什么事怎么办?”烈逸一

通数落。

“就是,这手术我就可以做,干嘛不找我?非要来这边?这边的技术还不如我们医院呢,你们两个这不是舍近求远吗?”烈逍也

一通批评。

“好了,好了,你们别说了,烦死了!”烈婧可捂住耳朵,她除了想找个地缝钻进去之外,什么也不想做。

什么也不能做!

烈逍蹲了下来,“可可,我看了你的手术情况了,那个医生做的挺好的,把你的菊花做的还是挺漂亮的。”

皇甫怀谦在一旁憋着笑。

烈逸和黎嫣也笑了起来。

“二哥!我不要面子的吗?你们不要这个样子好不好?”烈婧可痛苦的嚎叫着。

一屋子的人大笑起来。

好说歹说,总算是把他们弄走了,烈婧可趴在床上,一脸的生无可恋。

皇甫怀谦走过来,端着水给她喂水,“好了,知道了就知道吧,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十人九痔,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我觉得我没脸见人了,老公,你给我个痛快吧!”

看着烈婧可的样子,皇甫怀谦没有同情,只想笑,还不能笑出声来,只能憋着。

熬过了最痛苦的那几天,烈婧可终于可以躺下了,又熬了几天,她终于可以出院了。

出院的这一天,烈逍特意过来接她,要知道烈婧可最不想见到的人就是烈逍!

她这个二哥是个医生,在这方面真的是口无遮拦!

很讨厌!

“怀谦,我让你买的东西,你买了没有?”

烈婧可看了看皇甫怀谦,“让你买什么?”

“成人尿不湿。”

烈婧可猛地转头看向烈逍,“二哥,买这个东西干什么?我还没有老呢,要老也是你先老好吗?我已经好了,好了!”

“二哥还能骗你?这东西有大用处的!你出院之后,会有一段时间大便失禁的,这东西刚好可以派上用场。”

“我不要听!”烈婧可经历了手术恢复期,现在力气也有了,嗓门也有了,终于可以和她家二哥吵架了,“我不要听,我不要听,

二哥,我真的不想看见你!”

“这孩子,又不是我让你得痔疮的,对吧?”烈逍从小就喜欢逗着烈婧可玩儿,早就对烈婧可这样的态度司空见惯。

“我不想再听见痔疮这两个字了!老公,走!不要理这个男人!”

烈婧可大步流星地走了出去,皇甫怀谦赶紧追了上去。

出院之后,烈婧可仍旧在家,她画漫画基本上不需要出门,只是偶尔需要去出版社,刚好这段时间手术,漫画就拖了一段时间



皇甫怀谦也去工作了。

这天烈婧可等着皇甫怀谦回来,听见门响就立即去迎接。

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