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0章 结婚申请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皇甫瑾昂硬是把烈歆甜拉了出去

望着偌大的训练营,皇甫瑾昂有点儿怅然若失,“咱去哪儿?”

“你叫我出来的,你还问我去哪儿?”烈歆甜瞥了他一眼。

皇甫瑾昂想了想,“要不咱俩开飞机转一圈去?”

这是皇甫瑾昂能想到的最浪漫的事情了,别人顶多去了电影院、游乐场,他们可以去天上!

“行。”

两个人走到了停机坪,皇甫瑾昂突然停下了脚步,烈歆甜看着他,“怎么了?”

“有规定,作为训练使用的战机在非训练时间是不能开的。”皇甫瑾昂一脸尴尬地看着烈歆甜。

烈歆甜翻个白眼儿,“那没有咱们可以去的地方了。”

飞机不能开,那别的东西也不能动。

皇甫瑾昂对着这么大的训练场地长叹一口气,谈个恋爱怎么这么难呢?

最后两个人就只能去了小河边了,小河边的青草长得很高了,还记得烈歆甜刚来的时候,小草刚露头,下了几次雨之后,明显

窜了一头,这样也好,两个人坐在那里,几乎没人看得见他们。

“对了,我忘了告诉你了,我小姑怀孕了。”

“我去,我要当叔叔了,我哥可以啊,这么快?”皇甫瑾昂坏笑着,“看来我们家的男人都挺厉害的。”

烈歆甜伸出手来在皇甫瑾昂的脑袋上拍了一下,“没个正经!”

“我说的是实话,你要不要试试?”皇甫瑾昂凑近烈歆甜的耳朵。

烈歆甜的耳朵瞬间就红了,“不理你!”

“脸红什么?”皇甫瑾昂指着烈歆甜的脸蛋儿说,“你脸皮这么厚,还会脸红呢?”

“我没有脸红!太阳晒的!”

“你就是脸红了!”

两个人打闹了一番,随着小河流水的潺潺声,慢慢也安静下来。

烈歆甜倒在皇甫瑾昂的怀里,“哥,你说咱们什么时候能有任务?”

“你还盼着有任务?我希望永远不要有任务。我刚入队的时候和你一样,总盼着早点儿有任务,然后可以一展拳脚,可是第一次

做任务之后,就不想再有任务了。”

皇甫瑾昂说这话的时候像极了一个老大爷,十分沉稳,像是历经沧桑了一样。

“巧克力,我和队上申请了。”

“申请什么?”

“咱俩结婚的事儿。”

“啊?”烈歆甜一下子起来了,瞪大眼睛看着皇甫瑾昂。

“啊什么啊?我不是都和你说了吗?肯定要娶你的,你这么惊讶做什么?”

“我我我我……就是觉得有点儿突然,太突然了。”烈歆甜是想过和皇甫瑾昂结婚,可是没想到会这么快。

“一点儿都不突然,审核很复杂的,而且队上也会有队上的考量,不知道会不会让咱们继续留在一个队里,也可能会调岗,毕竟

夫妻两个在同一个部队的人很少,会担心夫妻关系影响工作,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烈歆甜听见皇甫瑾昂这么说,“那如果要调岗的话,我就不想结婚了。”

“别呀,不结婚怎么行呢?”

“结了婚要分开,我才不干呢,还不如天天在这里被你骂,最起码还能每天都能看见你。”烈歆甜委屈巴巴地说。

皇甫瑾昂笑了笑,“那么不想和我分开吗?”

烈歆甜斜了皇甫瑾昂一眼,“难道你想和我分开?”

“我当然不想了,可是如果我们结婚的话,部队上会给我们安排住的地方的,我们也就会有别的假期,像我这样立过功的,职位

也摆在那里的,不管怎么说,都会有优待的,即便是给你调岗,也一定离我很近,到时候说不定天天能睡在一起呢……”

烈歆甜喜出望外地看着皇甫瑾昂,“真的吗?”

“假的。”

烈歆甜的笑容瞬间就僵在了脸上。

皇甫瑾昂急忙伸出手来捏了捏她的脸,“逗你玩儿的,当然是真的,部队上会综合考量,我也会尽力申请的,到时候我们会有属

于我们自己的小家,没有任务的时候,说不定能一起做做饭,看看电视什么的,多好。”

烈歆甜小鸡啄米似的点点头,她太期盼能和皇甫瑾昂有个属于他们自己的小家了,不需要多大,只是提供给他们一方小小的天

地就行。

她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马上结婚了。

“这件事急不来,需要等着,明白吗?”

“明白,我等。”烈歆甜挽着皇甫瑾昂的胳膊。

这天晚上,皇甫瑾昂被叫走了,是他的上级大队长张钊。

“张队,你找我?”

“你的结婚申请我看见了,已经提交上去了,上面的意思是,让我问问你,还有没有什么特别的要求?”

皇甫瑾昂顿时笑了出来,“要求嘛,还真是有。”

“你小子!行,说说吧。”

“我先问问上面什么意思,烈歆甜是不是需要调岗?”

张钊摇了摇头,“上面进行了综合考虑,如果把你们分开,可能确实也不太合适,或许你们夫妻在一起工作,也是一件好事。”

皇甫瑾昂开心地只搓手,“谢谢,谢谢。”

“行了,那现在说说你的要求吧。”

“我就是想尽快结婚,没别的要求了。”皇甫瑾昂笑的像个二傻子。

皇甫瑾昂是被张钊一手训练和提拔上来的,他太了解他了,“你小子,不错!给我建功立业不说,还给我拐了个女特种兵回来,

给你记一个大功!”

“哈哈,那你回头请我吃饭,你自己亲手做!”

“行!没问题,等你们结婚的时候,我让部队给你们准备婚礼,我亲自掌勺!”

皇甫瑾昂一拍手,别提多高兴了。

“但是,我对你也是有要求的,你们两个都是特种兵,要明确自己身上肩负的责任和义务,关键时刻,要舍小我,为大我,明白

吗?”

皇甫瑾昂迅速起身敬礼。“是!”

等皇甫瑾昂一走,张钊叹了口气,“这次终究是对你不住了。”

因为当时已经很晚了,女生宿舍那边都熄了灯,皇甫瑾昂没能及时告诉烈歆甜,他兴奋地一晚上都没有睡觉!

第二天起来的时候,他准备去告诉烈歆甜这个好消息,结果又被叫去开会了。

会议室里,大队长张钊也在,还有特警队的人,皇甫瑾昂瞬间打起精神来,有种不祥的预感。

只有特别重大的情况,特警队才会和他们一起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