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7章 你真当我眼瞎吗?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皇甫瑾昂猛地站起身来,所有人都看向了他。

“卧底有危险,必须马上撤回来!”

张钊诧异地看着皇甫瑾昂,“怎么回事?”

“这个女人叫米雪,她和烈歆甜曾经是好朋友,而且她们之间有过节。”

就在这个时候,画面突然变得断断续续,能明显感觉到摄像头动了位置,似乎是掉在了地上,只能拍到脚,不停有人踩在上面。

没一会儿就什么也拍不到了,画面暗了下来。

“不行!我必须去救她!”皇甫瑾昂不淡定了,他也没办法淡定,天知道米雪如果暴露出烈歆甜的身份,九头蛇会怎么对待烈歆甜。

“你先冷静一下,我们现在都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张钊呵斥着。

“我不是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吗?米雪知道烈歆甜是特种兵,这难道还不够清楚吗?”

张钊和特警队的队长面面相觑,他们之所以选择烈歆甜,一来因为烈歆甜漂亮,二来因为她从未出现过任何地方,没有任何履历,他们给她做了一份假的履历,很容易就能蒙混过关。

千算万算,算错了米雪。

“我现在要立刻去那边把她救出来!”

“你坐下!坐下!”张钊做了一个手势。

“去晚了就来不及了。”

张钊也站起身来瞪着皇甫瑾昂,“你现在怎么救?带一队人马去,和对方正面抗衡,哪怕你真的抓到他了,你能怎么样?你能杀了他吗?你有他的犯罪证据吗?这帮人的狡猾程度不是你能想得到的!再者说,恐怕你都见不到他,等你到了,他们早就跑了。”

这些年来,这个火凤组织能一直和警方周旋,也是有他们的过人之处的,所以警方才会如此头疼这个组织。

特警队长也点了下头,“之前我们为了营救一个卧底,也是出现了这样的情况,把对方抓到了,但是犯罪证据不足,没几天就把人给放了,结果我们的卧底回来之后,还是被报复了,家破人亡,这是血一样的教训。”

听见“家破人亡”四个字的时候,皇甫瑾昂的心一抖。

他当初真的应该不同意烈歆甜去做卧底,这真的太危险了。

“我理解你的心情,我也很着急,烈歆甜是我们好不容易培养出来的,我们要保护她。”

皇甫瑾昂这才坐了下来。

“现在我们对现场的情况并不清楚,我们只能派人暗中观察,看看烈歆甜同志能不能挺过这一关吧。”

现场弥漫着悲伤的气氛。

“我们还有线人在那边,如果有情况,对方会及时通知的,你先不要着急。”特警的队长安抚着,“我可以向你保证,如果线人来报,卧底有危险,哪怕我们牺牲掉这次机会,也要把卧底营救出来。”

米雪走上前来给了烈歆甜一巴掌,这一巴掌直接把烈歆甜的发卡打掉了。

但是很快米雪就镇定下来了。

九头蛇看见烈歆甜挨打,顿时板起脸来,“米雪!你疯了吗?”

烈歆甜委屈地哭了起来,然后躲在了九头蛇的身后。

米雪仰着头看着九头蛇,“我才走了半个月,你这就勾搭上新人了?”

烈歆甜急忙解释说:“这位小姐,你误会了,我和蛇哥……只不过是旅行的时候认识的,不是你想的那样的。”

“误会?”

九头蛇脸色沉了沉,“好了,这次你立了功,先给你接风洗尘。”

烈歆甜也没有想到米雪竟然成了九头蛇的女人,也是在吃饭的时候,她才知道九头蛇的手下对米雪毕恭毕敬,一个个全都给她叫“嫂子”。

吃饭的过程中,米雪的眼神时不时地就朝着烈歆甜这边瞥过来,烈歆甜也始终保持着笑容。

米雪拿着酒杯走到了烈歆甜面前,“我怎么觉得你长得那么眼熟呢,好像我以前一个朋友,我们是不是见过?”

一边说着米雪把手搭在了烈歆甜的肩膀上。

“是吗?可能是因为我长了一张大众脸吧。”烈歆甜仍旧保持着微笑。

“哪有这么漂亮的大众脸啊?”

所有人都笑了起来。

不过米雪也没再继续下去。

晚上九头蛇和米雪一起回了酒店里,烈歆甜也回了自己的房间。

九头蛇和米雪那叫一个缠绵,还记得米雪刚刚出现在九头蛇面前的时候,九头蛇对她痴迷得很,天天缠着她,索求无度,可时间久了,偶尔分开一段时间,九头蛇对她也就没有那么迷恋了,无非是有个女人在身边罢了。

米雪办事能力很强,又很会哄九头蛇,所以九头蛇十分器重她。

平时九头蛇也会在外面找女人,米雪全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偶尔吃吃醋,倒也能让九头蛇有那么一点儿新鲜感。

不得不承认,米雪在驾驭男人方面,真的是老手,把九头蛇吃的死死的。

米雪躺在九头蛇的身边,“有没有想我?”

“你说有没有想你?”九头蛇捏了捏米雪的脸蛋。

“我看你是口是心非,我才走了多久,那个贾甜甜是怎么回事?”米雪戳了一下九头蛇的胸口。

“我就是尝尝鲜,哪有你味道好,不过她对我来说有大用处的,她是个大学生,我决定开发一条大学生的路线,你觉得怎么样?”

米雪的眼珠转了转,“这倒是个好主意。这个贾甜甜什么来历?你查清楚了没有?”

“放心,全都查清楚了,干干净净的。”

米雪坏笑着看着九头蛇,“真的查清楚了?我看是里里外外都查清楚了吧?”

九头蛇立即明白米雪的意思,“我现在只想把你里里外外查个清楚。”

说着再一次把米雪压在身下。

两个人一直奋战到了十二点多,九头蛇睡着了,米雪蹑手蹑脚地下了床,走到了烈歆甜的房间门口。

烈歆甜打开门,看见米雪站在门口,保持着自己的笑容,“原来是……嫂子,这么晚了还不睡吗?”

米雪直接走进了烈歆甜的房间里,“就只剩下咱们两个人了,还有必要装下去吗?”

烈歆甜却一副懵懂的样子,“嫂子,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还装,烈歆甜,你真当我眼瞎吗?”

“嫂子,你可能记错了,我叫贾甜甜,不是你说的什么烈什么甜。”烈歆甜仍旧微笑着。

米雪却冷哼一声,“需要我把你特种兵的身份告诉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