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9章 你一定会死的很惨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烈歆甜去找自己的通讯设备,结果发现竟然没有了!

她翻遍了整个地方,就是什么都没有!

这下她彻底慌了,老实说,看见米雪的那一刻她都没有这么慌张。

不知道这通讯设备是被谁拿走了,她藏的很隐蔽,不可能是打扫卫生的人拿走了,那东西除非仔细翻找,否则是找不到的。

那么就只有两种可能,第一种就是九头蛇派的人搜查她,可是如果是九头蛇派的人,刚才九头蛇就不会对自己那样了,恐怕早就把自己抓起来了。

那么就只剩下唯一的一种可能,米雪。

米雪知道自己的身份,她肯定知道自己藏着通讯设备,所以她才可以轻而易举地找到并拿走,她拿走自己的通讯设备目的就是为了和上面断绝联系。

但愿米雪只是拿走了通讯设备,并没有想到利用通讯设备发送假消息。

烈歆甜也只能这样默默祈祷了。

回到房间里,九头蛇有些懊恼,他的确是有点儿心急了,一开始是想跟这这个小丫头好好玩玩,可是她在他身边晃来晃去的,他这心里就开始痒痒了。

所以今天才会那么心急,可是他能明显看出来,烈歆甜对他十分防备,尤其是现在米雪回来了,烈歆甜挨了米雪一巴掌,这就更害怕了。

米雪走了进来,看见九头蛇脸色不好看,便急忙打趣说:“在小丫头那里碰钉子了吧?”

九头蛇抬头斜了米雪一眼,“我和甜甜的关系很纯洁的,你不要瞎想。”

其实米雪在他心里的地位已经不算低了,以前他左拥右抱的,身边好几个女人,谁也不敢争风吃醋,谁敢吃醋,那就是挨打被抛弃的命。

可米雪不一样,九头蛇有点儿怕她,她的能力十分出众,才来了几个月,就把这几年的条条框框摸的清清楚楚,而且她左右逢源,把手下们管理的服服帖帖,上次发现一个女卧底也是她的功劳。

九头蛇遇见这么强的手下还是头一次,所以一些重要货物全都是米雪在负责,而且米雪来了之后,竟然凭借她之前留学的经历,还帮着打开了另外的国外市场。

九头蛇已经离不开米雪了,无论是床上,还是事业上,他都太需要这个女人了,所以他是有点怕她的。

米雪但凡吃醋,九头蛇都会哄她。

“纯洁?我还从不相信男人和女人之间有纯洁的关系呢,尤其是你这个色痞子!”米雪说着就坐在了九头蛇的大腿上,“你是不是看上她了,想玩玩?”

九头蛇笑了起来,“知我者夫人也,我还没见过这么嫩的呢。”

米雪戳了一下他的脑袋,“你是看上她那清白的身子了吧?女大学生,没跟人谈过恋爱,什么都不懂,全都由着你。”

九头蛇拿起米雪的手亲了一口,“你最了解我了,我是想要她,可我想让她心甘情愿地跟着我,你有什么办法没有?”

米雪把脸一歪,“你如果敢要她,我就跟你玩命!”

“你放心,任谁也动摇不了你在我心里的位置。”九头蛇说着拿起米雪的手亲了一下。

米雪却直接把手收了回来,“不行!谁都可以,就是她不行!”

九头蛇有些懊恼,“为什么啊?我之前不也玩过女人,你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就过去了吗?”

“我就是看她不顺眼行了吧?就这样的女孩子,最能装了,总之,就是不行!”

米雪像是在下最后通牒,九头蛇拿她没办法,只好不再继续这个话题,抱着米雪滚床单去了,脑袋里想的却是烈歆甜。

因为米雪的存在,让烈歆甜束手束脚的,甚至一些问题都不敢当着米雪的面问,而自从米雪回来了,一直缠着九头蛇,让烈歆甜和九头蛇都没有单独相处的机会。

这天吃过饭之后,米雪去了洗手间,烈歆甜坐在了九头蛇的身侧,“蛇哥,我们这批货什么时候出手啊?”

“怎么了?有点儿等不及了是不是?”九头蛇伸出手来摸了摸烈歆甜的手。

烈歆甜炮烙似的缩了回来,“是有点儿等不及了,想赚钱嘛,我看上了一个包,还挺贵的。”

“什么样的包?我送给你,发给我看看。”九头蛇一脸不怀好意。

“那就不必了。”

九头蛇一只胳膊伸过来,将烈歆甜搂在了怀里,“客气什么?”

“蛇哥,你别这样。”

九头蛇说着就想要亲吻烈歆甜,烈歆甜拼命躲闪。

“别怕,你怕什么啊?蛇哥会好好疼你的,不用害怕米雪,她就个纸老虎,不敢把你怎么样的,到时候我护着你。”

“别这样,蛇哥,嫂子看见不合适的,放开我,蛇哥,别……”烈歆甜拼命挣脱。

“哟,两个人这是干什么呢?”米雪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从洗手间里出来了。

九头蛇松开了手,朝着米雪笑笑,“我和小妹妹开个玩笑。”

“是开玩笑吗?”米雪斜了烈歆甜一眼,烈歆甜急忙退到了旁边的椅子上,米雪顺势坐在了两个人中间,“我看甜甜不怎么乐意呢,玩笑开大了,可就不好笑了。”

九头蛇急忙陪着笑,“就是个玩笑,没什么大不了的,你看你又当真了不是?”

“你那点儿花花肠子,我还不知道吗?我可告诉你,别打妹妹的主意,从今天开始我就把甜甜当成我的亲妹妹看待了,你如果敢打她的主意,我饶不了你!”米雪说着拧了九头蛇的耳朵一把。

这两个人看似在打情骂俏,实际上对方的心思,两个人都心知肚明。

“不敢,不敢。”九头蛇笑着端起酒杯,看来这个烈歆甜是真的让米雪吃醋了,想要把烈歆甜弄上床,他还得过了米雪这一关才行。

烈歆甜看了看米雪,不知道米雪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吃过饭,回酒店房间的路上,米雪才道出了事实,“你知道我为什么帮你吗?”

烈歆甜摇了摇头。

“他越是得不到你,就越是想要得到你,等到哪一天他发了狂失了性,那才是最恐怖的。”米雪的唇角带着胜利者的笑容,“还有你的设备,是我拿走了,你现在孤立无援了吧?烈歆甜,你等着看吧,你会死的很惨,而我就眼睁睁地看着你——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