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0章 策反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看着米雪那双憎恶的眼睛,烈歆甜知道,米雪真是恨极了自己。

米雪轻蔑一笑,扬长而去。

烈歆甜也不免担心起来,她现在正处于危险当中,和组织联系不上了,米雪又时刻威胁着自己,九头蛇对自己虎视眈眈,她现在其实最好的办法就是退出。

可是,她逃走的话,肯定就暴露了,下次再想要将九头蛇的组织一网打尽,肯定会更难了。

而且她还不一定能逃走,米雪肯定不会那么容易让自己逃走的。

烈歆甜必须马上想出办法来。

回房间的时候,烈歆甜觉得无聊便出去走走,没想到碰见了九头蛇的两个手下,这两个手下知道烈歆甜的身份,九头蛇看上了她,他们这些手下自然不敢惦记着。

烈歆甜朝着他们笑了笑,“都这么晚了,不休息吗?难道还要守夜?”

“当然要守夜了。”一个手下对守夜这种事似乎不太满意,大半夜的谁不想睡觉呢。

“要我说蛇哥就是胆子太小了,警方哪有那么厉害啊,还能杀到这儿来?”

“小心点儿说话。”一个手下看了看烈歆甜,“大半夜的不能睡觉,发发牢骚罢了。”

“这很正常,如果是我,我也不满意的。”烈歆甜索性坐下来和这两个人聊了起来,“哎,我看蛇哥好像挺怕嫂子的,他们两个是怎么认识的啊?”

“那还得从几个月前说起来呢,嫂子救了蛇哥一命,蛇哥把她当成救命恩人一样,而且呀,这嫂子长得那么好看,照顾人又很细心,这一来二去,两个人就在一起了呗。”

“我听说嫂子还是第一次跟的蛇哥呢,嘿嘿嘿。”

烈歆甜第一次知道,都说女人八卦,男人们也挺喜欢八卦的。

“蛇哥就喜欢处,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想当初蛇哥还是个小喽喽的时候,身边就有一个女人了,和蛇哥一起长大的,蛇哥喜欢的不得了,蛇哥那个时候跟眼珠子似的盯着,结果这当时蛇哥的老大看上了蛇哥的女人,把蛇哥的女人给糟蹋了。

当时蛇哥的老大,吃干抹净,还说是个处,味道不错,还给了蛇哥,蛇哥的女人直接跳了海,蛇哥当时忍辱负重,终于找机会把他的老大给杀了,他自己成了老大,成立了火凤。”

“我也知道这事,蛇哥从那以后换过不少女人的,只可惜没有一个处,蛇哥也不怎么喜欢,无非是有个人作伴罢了,唯独现在这个嫂子,还真是个处,蛇哥稀罕的不得了。”

烈歆甜静静地听着,心里早已经乐开了花。

米雪如果是处,才怪呢!

自己的把柄在米雪手上,那米雪的把柄也在自己手上,这样很好。

“时候不早了,我先回去睡了。”烈歆甜打了哈欠,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两个手下继续聊着,“你说这个甜甜会不会把嫂子取而代之啊。”

“说不好,我看蛇哥对她痴迷的不行,据说连恋爱都没有谈过,嘿嘿。”

第二天烈歆甜找了一个机会,和米雪一起去了洗手间,米雪在洗手间里补妆,“你找我有什么事就直说吧。”

烈歆甜眯着眼睛笑了笑,“其实也没什么大事,就是蛇哥最近挺喜欢跟我聊天的,结果一不小心说漏嘴了,他知道咱俩是同一个学校的了,你说这可怎么办啊?”

米雪猛地看向了烈歆甜。

烈歆甜的新身份其实和她之前的差不多,上过的学校都是一样的,这也是为了真真假假,让对方调查的时候难以找到漏洞。

“要不咱俩先套个话吧,什么事能说,什么事不能说,你先告诉我,我不告诉他就是了。”

米雪看着烈歆甜脸上的笑容,她知道今天的烈歆甜早已经过去那个单纯可爱的姑娘,她三言两语就能欺骗的了了。

“烈歆甜,有你的。”

“彼此彼此。”

“好吧,你想怎么样?”米雪当然不敢和烈歆甜撕破脸了,烈歆甜的身份曝光,顶多就是她赔上一条命,可是自己呢?

她这好日子刚开始,可不想再回到从前了,俗话说得好,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

她现在的包随便拿出来一个都是十几万的,再也不想背山寨的包了。

“我不想怎么样,米雪,多行不义必自毙,九头蛇肯定会被警方抓捕的,即便是我这次任务失败了,他也活不了多久了,你跟着他不会有多少好日子的。”

“所以呢?”

“所以回头是岸,如果你帮我,我愿意帮你减刑,尽我最大的能力。”烈歆甜坚定地说,“我相信你和九头蛇的相遇绝对不是偶然。”

从烈歆甜听见手下们谈论这件事的时候,她就猜到了,米雪是个心机叵测的人,她可能早就把九头蛇摸得透透的,然后制造了一场偶遇,否则她不可能提前做好准备,让九头蛇误以为她是第一次的。

所以烈歆甜断定,这绝对是一场阴谋,米雪从一开始就是奔着九头蛇来的。

米雪的眼神闪过一丝飘忽,她现在必须做出一个选择了。

如果九头蛇知道自己欺骗了他,他绝对不会放过自己的,恐怕自己会死的很惨。

可是如果和烈歆甜合作,米雪也要面临坐牢,减刑,呵呵,能减多少呢?即便是很快就能出来,她还不是一样回到从前。

这还真的是一个难题。

“你好好想想,坏事永远做不长久的,你不考虑自己,最起码要考虑考虑你的父母,想想你父母当初为了你有多难。”

提起米雪的父母,米雪的眼睛里终于闪过一丝柔和。

“好,我帮你。”

烈歆甜对米雪的点头喜出望外。

“你应该是在找九头蛇的犯罪证据吧?我手里有全部。”米雪叹了口气,“当然了,我是为我自己考虑的,如果有一天真的出了事,我还可以自保。”

烈歆甜是真的没有想到,米雪的心思竟然深到了如此地步。

“九头蛇最近的这一批货实际上是个幌子,他还有一批更大的货在后面,而且是一场非常重要的交易,他最近不敢行动,就是担心会出事,他必须确保万无一失,否则整个火凤就完了。”

“时间,地点,你要都和我说清楚。”烈歆甜急忙追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