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8章 幸福的早晨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餐厅里

楚凌熙已经在开始吃早饭了,皇甫澈已经吃完去公司了,因为这段时间烈婧可怀孕,在楚凌熙的要求下,他便继续工作一段时

间,好让皇甫怀谦能有更多的时间照顾烈婧可。

皇甫瑾昂首先来到了餐厅里,楚凌熙一眼就看出儿子似乎不太开心。

当然开心不起来了,因为结婚都很久了,可是还没有洞房花烛夜,皇甫瑾昂觉得自己很惨,原本今天早上就准备和烈歆甜亲热

的,可是谁知道还没有开始,烈歆甜就吓得不行,只好作罢。

“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楚凌熙急忙关切地问。

“没事。”皇甫瑾昂坐了下来,拿起一个烧饼就吃了起来。

“吵架了?”楚凌熙哪有那么容易就放过他呢,自然会追问一下,可不能让皇甫瑾昂欺负了烈歆甜。

“都说了没事的,你就别问了。”皇甫瑾昂显得有些不耐烦地说。

楚凌熙立即把筷子丢在了桌子上,“豆包,我可警告你啊,你可不能欺负巧克力!你如果欺负巧克力的话,我可饶不了你,我可

不管你休假多少天。”

皇甫瑾昂看着自己家亲妈真是欲哭无泪,“妈,我是你亲儿子,还是你上门女婿?你怎么胳膊肘往外拐呢?”

“就你这样的上门女婿,我早一脚把你踹出去了!”

正说着烈歆甜走了过来,“妈,早上好。”

楚凌熙仔细观察了一下烈歆甜的表情,似乎带着一些羞赧,有点儿不好意思似的,“巧克力,你哥没有欺负你吧?”

烈歆甜的脸顿时就红了,她有点儿不太明白楚凌熙的这一句“欺负”是什么意思,急忙摇了摇头,“没有,妈。”

他也的确没有“欺负”她。

“没有就好,他如果你欺负你,你告诉妈,妈来给你撑腰。”楚凌熙说着还瞪了皇甫瑾昂一眼。

“知道了,妈。”

皇甫瑾昂为了缓和气氛只好说:“我说妈,你这偏心的是不是有点儿过了,怎么说我也是亲生的,对吧?”

“你怎么知道你是亲生的?”

母子俩这一唱一和的,把烈歆甜直接逗笑了。

三个人开心地吃着早餐,就是烈歆甜觉得怪对不住皇甫瑾昂的,她其实早就应该和他同房了,只是她还真的没有做好心理准备



三个人吃饭快吃完的时候,皇甫怀谦和烈婧可才下来,两个人还是手牵着手,一副你侬我侬的模样。

“过分了啊!你说你们两个,明明是我和巧克力新婚,你们两个反倒是比我们还起得晚。”皇甫瑾昂忍不住调侃一番。

烈婧可吐了吐舌头,便都是成年人了,这样的玩笑自然也差不多明白是什么意思。

楚凌熙在一旁笑而不语。

皇甫怀谦冷哼一声,“那要问问你自己了,是不是哪里有问题。”

“噗嗤”烈婧可一个没忍住,大笑了起来。

“哥,不带你这样的啊!别在我的伤口上撒盐了行吗?”皇甫瑾昂感觉自己的心在滴血,亲妈亲哥对他的态度是不是有点儿太差

了!

吃饭的时候,烈婧可一直眼巴巴地看着皇甫怀谦,看的皇甫瑾昂都觉得不太好意思了,“行了,我吃饱了,吃了一肚子狗粮,你

们慢慢吃吧。”

随后皇甫瑾昂给烈歆甜使了个眼色,两个人就一起离开了餐厅,楚凌熙见小两口这么恩爱,也急忙离开了餐厅。

皇甫怀谦觉得怪不好意思的,“你老这么看着我干什么?”

烈婧可把小嘴巴一撅,“老公,我觉得你好可怜啊。”

想到她的老公一向是英明神武,竟然会自己用手解决,烈婧可的心就开始抽搐了,是她这个老婆的责任!

“好了,别闹了,家里人都在呢。”皇甫怀谦可不想在公开场合讨论这个。

“老公,我以后一定会对你特别特别好的,我发誓,我再也不和你发脾气了。”烈婧可一副信誓旦旦的样子。

只可惜皇甫怀谦压根没当回事,因为她这样的誓言实在是太多了,下一次该发脾气的时候还是会发脾气。

“好,你答应我别把这件事说出去就行了。”

“这种事我怎么可能会说呢?我发誓我绝对不会说的!”烈婧可举起手来,还真的做发誓的样子。

皇甫怀谦把她的手拿下来,“快吃饭!肚子的宝宝都饿了。”

“好!”烈婧可开开心心地和皇甫怀谦吃饭。

想到皇甫怀谦宁肯自己用手,都绝不背叛自己,烈婧可心里那叫一个甜啊,老天爷真是对她太好了,给了她一个这么完美的老

公!

皇甫瑾昂和烈歆甜就显得有点儿尴尬了,昨天晚上烈歆甜提前睡着了,结果早上又没成功,烈歆甜心里很不是滋味,皇甫瑾昂

也很不是滋味,可他实在无能为力。

两个人之间的气氛有点儿尴尬,好像说什么做什么都显得不自然。

早饭之后,皇甫怀谦就去公司了,皇甫瑾昂找了个理由出了门,家里烈婧可和烈歆甜在一个房间里。

“巧克力,我看你和大魔王好像状态不对呀,是不是有什么问题啊?”烈婧可八卦地凑近烈歆甜,“昨天洞房花烛夜,是不是他表

现的不好?”

烈歆甜的脸瞬间就红透了,她家小姑怎么可以问人家这么**的问题呢?

“小姑……”

“没事,大家都是成年人了,你跟小姑说,我跟你讲,这个夫妻之间,这种事是很重要的,这是维系夫妻关系很重要的一环,如

果两个人那方面不和谐的话,那两个人的关系会越来越差的。你跟小姑说,小姑帮你,保证给你保密。”

烈婧可俨然一个过来人的姿态。

烈歆甜的确有点儿苦恼,“我们两个到现在也没有……那个。”

说这话的时候,烈歆甜把头低的很低,脸也是红扑扑的。

“啊?大魔王不行?是不是部队里训练太辛苦了,导致他出现了问题了,不行,这得抓紧时间看医生的,我跟你说,年轻还好治

,年纪大了,就更不好了。”

“不是不是,小姑,你想到哪儿去了,是我……我……”烈歆甜有点儿说不出来。

“你?你怎么了?”烈婧可狐疑地看着烈歆甜。.